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网坛之数据天王 > 第四百二十一章 重返赛场,威名不散
 
  “早,陈组长。我刚烧的水,一起来点啥?”

  “谢了,就来杯咖啡。”兰逸飞教练团队里的某位中层管理员随手拿了份杂志——汉语杂志,然后问道:

  “他们核心三组的组会是打算开一上午吗?”

  核心三组:兰逸飞团队经历扩编、精简之后,专门负责赛事参加前期工作的小组。其中,大多数人都是元老级别的欧美成员。

  顺带一提,核心级别的小组一共有4个,剩下的工作再由4个组分摊。当然,他们当中的大多数并不需要跟随兰逸飞环球旅行。

  听到这位组长问话,另一位华国助理耸了耸肩:“至少现在看不出来有短时间内结束的可能。”

  陈组长闻言只是点点头,端着泡好的咖啡便寻了个座位,翻看起手里的杂志。

  他似乎不是第一次关注这本杂志了,很快就找到了某位专栏作者的版面。

  ----------

  “……”

  “那么,以上就是笔者在卡塔尔给诸位带来的7天观赛日记,完结篇。”

  “作为最后的总结,我还有点心里话想跟大家唠唠。”

  “近来的几站比赛,我们确实欣赏了一些精彩的对决,也注意到几位新秀突然发力,显露出不小的野心——但无可否认,少了我们本国选手兰逸飞,总让人觉得看比赛都差点意思。”

  “尤其念及德约科维奇和兰逸飞也不比这些新秀们大多少……相信很多网球爱好者们跟笔者一样,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看看兰逸飞如今的英姿了!”

  “经历两次大满贯决赛的洗礼,又击败两位不同的顶尖高手,手握两座GS奖杯,如今的兰逸飞理应让任何对手感到难以处理。可是,他究竟成长到了怎样一种高度?”

  “难不成真的可以超出大多数球迷朋友的认知?”

  “反正我身边从来不缺少抱怨和好奇兰逸飞怎么不参赛的好哥们。”

  “难道遭遇了职业生涯以来最严重的的伤势?他们如是揣测着。”

  “好在,笔者拥有一些私人消息渠道,再结合我本人的分析,我们的本土希望应该有超过八成的概率参加下一站比赛,迪拜公开赛!”

  “被高额奖金吸引到的还有纳达尔,德约科维奇等人。也许大家的疑惑,就会在这一站巡回赛当中得到答案!”

  “管你什么伤病论,也都将不攻自破!”

  ----------

  “呵,有点意思。”

  陈组长没有继续看下去。对他而言,有关兰逸飞的信息才是有效信息。

  “这个专栏作者还不错,情商高。只不过上次通过邮件与我们简单聊了几句,便知道什么话该说、怎么说,什么话又要留一半。”

  他的组员表示赞同:“如果大家都这样彼此配合,我们完全可以实现不加班的目标。”

  “我可太反感明明手握资源还玩提前泄密那一套的家伙们了,哪天他们把备赛关键信息透露出去我都不奇怪。”

  “呵呵。”陈组长笑笑,感叹他手下这种想法的天真。

  “好了,支棱起来吧,想不加班,又想要加班费,看把你给美的。”他放下手中的杂志:“兰逸飞带着世界第二的位次空降迪拜,这正是咱对外宣传小组该发力的时候。”

  ......

  迪拜赛第一轮开打的前两天,迪拜某豪华度假村。

  “很难想象刚刚拿到另一座大满贯桂冠,摆脱掉‘幸运儿’标签的强者,也在私下如此苦练。”

  “不苦练,不就遂了某些人的意了?给我贴幸运儿标签的使他们,盼望我成为水货、昙花一现的也是他们。”

  “但是你理应给自己一些放松时间吧?比如一个小假期。”

  “嗯,抽空去打了个戴维斯杯比赛算吗?完全感受不到压力的那种,乱赢。”

  “额,行吧,算。”

  结束一整段的训练,兰逸飞来到球场隔壁的休息室,见到的不是外人,赫然正是已经与自己建立起良好关系的南非选手,凯文·安德森。

  “的确,不过乍一听你邀请我过来一同训练,我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

  两位网球高手互相碰拳代替握手,继续聊着。

  “怎么,我给你当陪练还不满意?还是说担心咱们互相练完结果赛场上见?”兰逸飞小小地开了个玩笑。

  “哈哈哈,当然不是。从签表上看,我们二人想碰面只有可能在决赛,你能进我也很难打进去啊。”

  即使坐着也比兰逸飞高出一头的安德森继续道:“只是吧......我确实有些惶恐。”

  “哪方面的?”兰逸飞挑眉。

  “你看,自从去年你帮我走出了一个技术与心态上的双重瓶颈,你已经再次刷新了自己的最高排名,甚至从一满贯俱乐部里脱身而走。”

  “我呢,却仍然没有取得自己为之奋斗了两年的一级巡回赛生涯首冠。”

  南非人的语气虽谈不上低落,却也明显有些复杂。

  兰逸飞想了想,问道:“你是2007年转入职业的吧?”

  “对,理论上讲跟你同期。”安德森轻轻皱眉:“但是我在伊利诺伊大学参加了不少准职业比赛,光说经验肯定还比你强才是。”

  听到这里,兰逸飞点点头。虽然他想说转入职业两年也没能拿下一个冠军,确实有些慢了——不过话到嘴边还是变了:

  “然而你的ATP排名积分是不会撒谎的。”

  “看看吧,去年的这个时候,你勉强算个百大,哪怕出席个娱乐性质的友谊赛都被视为下等马。”

  “如今呢?已经逼近Top50,甚至可以获得迪拜赛的直接参加名额。”

  兰逸飞起身,将手里的球拍当做宝剑一般挥向前方:“来,不要想那么多,用赛场上过招的方式,体会自己的进步!”

  安德森跟着起身,几秒后终于坚定地点头道:“好,那这个陪练我当定了!”

  ......

  两天后,安德森的第一轮比赛,赛前准备室。

  虽然职业网球选手之间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尽量不在比赛结束之前有言语上的交流,以免相互影响竞技状态,但这无法阻止关系好的两个人互相加油鼓劲。

  也无法影响关系糟糕的两位选手互放垃圾话。

  “嗯?凯文,你怎么一副信心满满的样子?前天不还跟自己的团队说打算订今天的机票吗?”

  安德森面无表情地看向自己的对手,卡特,一个颇为讨人厌的大嘴巴。他们二人之间的恩怨甚至可以追溯到美国NCAA大学生网球联赛之中。

  尽管对手如今的排名低于自己,不过安德森确实也得承认一个尴尬的事实:他在h2h交手记录里是落后的一方。

  ——然而,如今事情发生了转变。

  “你大可尽情杜撰我未曾说过的话,反正这不会影响你今天就要回家的事实。”

  卡特的眼神明显变了:“谁给你的勇气?比我高不了多少的ATP积分?我会让你意识到那都是虚的。”

  “No,nono。”安德森罕见地笑着摇了摇手指,只说了句:“陪兰逸飞训练完得到的勇气够格吗?”,便不再搭理自己的对手,沉心调整状态。

  殊不知,自己这句话已然在他对手心里掀起轩然大波!

  “那个诸多媒体全联系不到的世界第二?竟然会专门找他,并且只找了他作为备赛活动?”

  那可是重返赛场仍然凶名显赫的硬地之王!

  很快,意识到自己可能中了对手心理战术的卡特冷笑一声,认为安德森在虚张声势。

  那可是在硬地大满贯正面击溃了费德勒、纳达尔、德约科维奇三人的高手,怎么可能瞧得上你。

  只是,瞅着安德森的背影,卡特总是抑制不住地胡思乱想:万一......他说的都是真的呢?

  能够让兰逸飞都另眼相看的技术环节,又会是什么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