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盛爱来袭:这位总裁有点黏叶栗陆柏庭 > 第2187章 我借调到这里上班,为期半年
 
而后,孙昕渺没说什么,安静的下了车,朝着公司大楼内走去。

她说明来意后。前台的工作人员显然是知道了,所以很快就给孙昕渺指引了方向。

孙昕渺也没吭声,很是安静的跟着工作人员朝着财务科所在的楼层走去。

一切又好似再正常不过。

一直到孙昕渺出现在财务科。

财务科的人看见孙昕渺,也知道孙昕渺是来支援,很快就把要做的事情都和孙昕渺交代清楚了。

孙昕渺安安静静的听着。

这里的工作量和在之前比起来,是大了很多。

孙昕渺也不是不能适应,只是很多程序和资料需要重新跑过。

所以孙昕渺是第一时间就进入了工作状态里。

这忽然空降的人,大家都有些警惕,生怕这人是什么人的亲戚或者带着什么背景来。

但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大家看见孙昕渺很好相处,做事的能力很快,最终倒是也没说什么了。

所以配合的还算默契。

而孙昕渺一直以为陆子羁会找自己麻烦。

可是陆子羁却也一直没出现在自己面前,就好似完全不知道自己在陆氏集团。

孙昕渺在这里也不是什么领导层,也不可能会出现在陆子羁的办公室。

这也让孙昕渺松了口气。

在这几天里,孙昕渺倒是在同事里面交谈后才知道。

是自己多心了。

“是总监把我给调来的?”孙昕渺一愣。

“是啊,你之前应该是在陆总原先的公司吧?之前总监去过,你们的财务总监对你赞不绝口,正好缺人,就直接把你要来了。”同事也有些意外。

孙昕渺没说话。

是怎么都没想到是这一层关系。

他一直以为是陆子羁把自己弄到这里的。

想到这里,孙昕渺也跟着放心了下来。

也好,这样的话,和陆子羁不会有任何的牵连。

而自己在这里,也就只是借调,半年后就能回去了。

“不过我们这里的工作很忙,现在还没进入最忙的时候,下半年的时候,决算也很多?”同事大概说了一下。

然后她都愁眉苦脸的:“最可怕的是年底。但是因为这个部门的特殊性,所以也不是很好招新人,大概是没办法才又这样借调的想法。“

孙昕渺嗯了声。

做财务的人都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忙得不可开交。

想到这里,孙昕渺也没应声,安安静静的听着。

一直到大家吃完饭,回到办公室,连午休的时间也没有,很快就投入了工作。

……

眨眼,孙昕渺出现在这里已经十天了。

对于这里的工作节奏也逐渐适应了起来。

这期间,孙昕渺也会抽时间和小安视频,但是随着加班越来越多,孙昕渺陪着小安的时间也越来越少。、

倒是小安就像是适应了苏黎世的一切,来找孙昕渺的时间也少了很多。、

毕竟孩子多了,总会有自己的空间的。

想到这里,孙昕渺无声的勾唇笑了笑,其实只要小安好,她就很开心。

现在小安在不在自己身边这个问题,孙昕渺也没那么坚持了。

等孙昕渺完成手中的工作,已经是晚上9点40分了。

孙昕渺关了电脑,周围的工作有的下班,有的还在加班。

她和剩余的同事打了招呼,而后就转身离开。

结果走到门口,孙昕渺却发现外面下雨了,而且雨还很大。

陆氏集团附近就有一个地铁站,若是小雨的话还可以冲过去。

而自己现在居住的社区,虽然小,但是方便,地铁站口也在附近。

可是现在这样的瓢泼大雨,孙昕渺根本不可能走。

她很清楚,只要出去,她全身就能淋透了。

更不用说还能安然无恙的离开这里。

孙昕渺有些无奈,叹了口气。

明明早上来的时候还是艳阳高照,恰好今天换了一个包,雨伞也不在包里。

想到这里,孙昕渺也没说什么,考虑回去问保全借一把伞,明天再拿来还。

在这么想的时候,孙昕渺也真的这么做了。

然后她转身,这下,孙昕渺就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了。

因为她看见了陆子羁。

陆子羁从专用电梯走了出来的,一旁还跟着徐秘书,两人大概是刚才会议室出来。

这下,孙昕渺尴尬了一下。

宋秘书是第一个反应过来。

显然也没想到,孙昕渺竟然会出现在这里。

这下,宋秘书被动的看向了孙昕渺。

“夫……孙小姐,您怎么在这里?”宋秘书问的直接。

差点没习惯过来,还叫孙昕渺为夫人。

但是想想,宋秘书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毕竟两人现在也不算离婚。

之前要去签离婚协议的那天,陆子羁去出差了。

最初的时候,宋秘书也认为是非常紧急的事情。

后来宋秘书才知道,陆子羁根本就不是很着急。

这件事,陆子羁去不去都无所谓,再说了,战总身为合作方已经过去了。

所以在这件事里,宋秘书忽然就知道了,他们陆总可能是故意。

故意不想去民政局签字离婚了。

而现在,孙昕渺却又忽然出现在陆子羁的面前。

这总不能是来追着要和陆子羁离婚吧?

这件事在宋秘书看来,陆子羁倒是变成了那个死缠烂打,非常不情愿的人。

孙昕渺倒是那个大大方方的人。

想到这里,宋秘书不敢开口。

孙昕渺还没来得及回答宋秘书的问题。

陆子羁的眼神已经阴沉的看了过来:“你为什么在这里?“

这口气,就像是孙昕渺要来找自己麻烦一样。

孙昕渺看着陆子羁的不讲道理,就只能无声的叹气。

但孙昕渺还是客客气气的开口:“我借调到这里上班,为期半年。”

这下,宋秘书都错愕了。

有些不敢相信自己听见的,但是下意识的,宋秘书就这么看向了陆子羁。

他直觉的认为,这是陆子羁故意的。

但是宋秘书没证据。

所以宋秘书什么都不好说。

“谁把你借调来的?”陆子羁沉声问着。

孙昕渺更是肯定,陆子羁完全不知道这件事。

但是她也没瞒着:“我们总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