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裴然毕钧夏 > 第32章 天堑
 
萧然懒得搭理他的臆想,快步走向屋内,酒气扑面而来。

茶几上,红的白的酒瓶七七八八倒在那。

“去洗个澡。”她随口说。

毕钧夏眼巴巴的看着她,摇摇头。

“不去,你趁我洗澡,跑了怎么办?”

萧然无所谓的皱眉:“那你冷着吧。”

“嗯,我这样挺好的。”他真的觉得一点也不冷,光是看着她就心头发热。

“可我不太好。”

他脸色变了,慌张的追问:“怎、怎么了?”

她手腕挣了挣,指着沙发说:“你这样抓着,我不舒服,去那边坐下。”

毕钧夏马上拖着她走过去,地板上流下一连串的水滴。

萧然站在那里,见他言听计从,干脆指着酒瓶,让他继续喝。

“喝了。”

他也真的听话,尽管一直没放开萧然,另一只手也去拿酒瓶,咕噜咕噜喝着。

酒真是个好东西,多喝点,能延长这个美梦吧。

萧然让毕钧夏喝多少,他都照单全收,言听计从。

自己这么听话,她一定会多留一会儿的。

见他喝得差不多了,萧然让他躺下。

毕钧夏身子一歪,讨好地笑道:“躺下了。”

他是真的喝醉了,竟然显现出一丝天真。

眼角不经意瞥到地板,他呆了呆,说道:“你有影子……”

再把视线转回萧然脸上,眼前竟然出现了好多个然然。

“你……不要走……”毕钧夏终于抵不过醉意侵袭,眼皮发沉。

等他半晌没动静,萧然费劲的抽出自己早已发红的手腕,毫不在意的离开。

这屋子,她一秒钟也不想多待。

至于毕钧夏,大不了得个感冒。

她不管,助理也会来找他。

反正死不了。

都说酒醉吐真言,也许毕钧夏真的后悔了。

但他们之间永远横着一个迈不过去的天堑。

曾经互相深爱的人,一个求而不得,一个唯余仇恨。

毕钧夏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次日上午,还是被不停响起的电话吵醒的。

“然然……”他猛地起身,头部一阵晕眩,又无力地倒了回去。

宿醉令他头痛欲裂,而且浑身没有力气,抬手摸了摸额头,体温滚烫。

毕钧夏一直不接电话,徐特助不放心赶了过来,吓了一跳。

送到医院后,医生说再晚点就会发展成肺炎了。

徐特助心情复杂的看着脸色苍白的毕总。

知道他每年这个时候就会失常,这次是最严重的。

刚才将昏迷的毕总抬起来的时候,发现他背部的衣服还有些粘腻,看样子是淋了雨。

徐特助在心里叹息,三年了,逝去的爱情没有褪色,反而更加深刻。

不是没有美女倾心,甚至倒追,可毕总的心似乎也跟着亡妻一起走了,任谁来,他都爱无能。

谁又敢说,再过三年,五年,甚至更久,能取代他亡妻的地位。

至少他这个离他最近的人,旁观者清。

毕钧夏打完点滴就离开了医院。

他不想待在医院无所事事,他需要工作来转移注意力。

也只有工作了。

徐特助习惯了工作狂的上司,日常就是忙得昏天暗地。

没有假日。

当然,五点准时下班是雷打不动的。

集团版图日渐扩大,又有谁知道那根本不是毕总的目的。

毕钧夏哑着嗓子说道:“下午的会议……”

徐特助忙打起精神:“是,下午萧然女士会过来,但我感觉她对我们的设计部门并不是很感兴趣。”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