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蘸血为画 > 第十八章 与众不同的路
 
  “咳咳!”

  听到咳嗽声的君子,惊喜的向后转过身去,看着这半月没见的无极子,内心那叫一个兴奋。原来在无极子表白过后,已明确的和晨曦确定了道侣身份。两人在长谈一夜后,第二日就去闭关转修了,此时无极子相比起之前,相貌及身材依然未变,感觉中仿佛少了几分生气,却又灵动了不少,这种感觉很是玄妙,乍看之下竟让的君子也有片刻失神。

  “为师抛弃你了?为师重色轻徒了?我呸!就你这鸟样子你还跺跺脚画心大陆抖三抖?呕~!”无极子说道最后居然还真比划了个呕吐的姿势出来。其实他也感到奇怪,无论门派内那位弟子,谁敢和自己师父这样?无极子自认为他平时也很稳健的,在说了,但凡能做长老的,又有几个不稳健?又有几个平日里是嘻嘻哈哈的?又有哪个不是整天都摆着一张脸?但是每次只要和这宝贝徒弟在一起,他总能莫名的接地气,总是严肃不起来。

  只见君子脸上的惊喜表情逐渐变冷道:“老东西,先抛开我是你亲传弟子不说,小爷我就是不乐意扫地,哪怕是让我出去采购也好,这树叶每天都有落的,我怎么扫的完,你让小爷我哪里来的时间修行?今天实话告诉你,换也得换,不换也得换,不然我不介意告诉大家我是怎样在我家院落里英勇救你的。”

  听到这里,无极子那装作呕吐的表情顿时一僵,随后毫不在意道:“怎么的?开始威胁老子?老子可是刚从你师娘哪里过来,你别以为你干的那些糗事老子不知道,大不了在给你换回去。”

  原来半月前,君子被威震天架出房间后,就安排执事带去造册登记了。虽然安排的住所不错,但也被告知第二天需要去抽签做杂役。由于是抽签决定因此什么种类都有,前一刻还在嘲笑前边一人抽到采灵石矿,当看清自己手持签里所写,顿时全身都颤抖了。后边一人眼尖看到居然大喊了出来:“快看呐!他居然抽中了挑粪。”顿时间全场哄笑,气氛瞬时间就到达了高潮。

  原则上来说,修士是不需要排泄的,但也仅限于开光期及以上,旋照期还无法做到辟谷,不能辟谷哪能不排泄?而一个大门派的旋照期何其多?

  只见在那人喊出后,君子瞬间赤红了双眼,他严重怀疑这是暗箱操作,是无极子故意打击报复他,越想越来气,恶狠狠的转过身,先是一脚踹翻了身后那位刚才读签的弟子,然后拔出狗腿子,扑向了签桌旁的执事,那一副你死我活的气势着实吓退了不少弟子。

  但能做执事的那个是简单角色?这次君子真可谓是踢到钢板了,当即被那位吴姓执事一通蹂躏,那惨叫声让听到的人无不色变,幸好被路过的晨曦看到,才算解救了下来,那位执事虽也是长老堂一员,但也不好不给晨曦面子,在晨曦好说歹说下终于给君子换了这个扫树林的工作。

  斜眼看着站在那里默不作声的君子,无极子又有些于心不忍,解释道:“你也胆子太大了,闹事前也不打听打听,那位吴长老可是出了名的严厉,门中有几个不怕他的?要不是哪天你师娘发现的早,他还不得打断你的腿?虽然给了我和你师娘几分薄面,可你就那么公然提刀挑衅人家,人家还不得给你点惩罚了?这扫树林看似辛苦,却好在没有任何安全隐患,难道你希望要一个看着不辛苦,但安全没有任何保障的?”

  看着君子还不言语,无极子几步走到徒弟身边道:“其实为师今日来,是准备带你去藏书阁挑选功法典籍的,怎么样?去不去?如果不去为师这就走了?”说罢就作势要转身离开。

  君子登时就急眼了,暗骂一声老狐狸,三并两步的扑上去抱住无极子腿,才嬉皮笑脸的道:“我最亲爱的师尊呐!徒儿怎么会到处说救你的事情,那可是咱们师徒的秘密呦!您老不妨说说我该选什么样的典籍合适。”

  无极子并未停身,而是就那么用腿拖着君子边走边道:“典籍并不似修为层次般有高有低,无论什么典籍皆有各自优势,没有更好的,只有最合适的。个人理解不同,所修习的典籍威力也不同,哪怕是百人修习同一功典籍,到最终也会有高有低,但由于仙修太过依赖法宝,反而导致肉身十分脆弱,为师也是此次失去肉身后才明悟过来,重法宝而弃本身,着实有些舍本逐末。为师吃了肉身弱的亏,不想你将来也这样,所以为师想让你走一条与众不同的路,一条在为师看来能以一敌百的路,在此为师建议你选择一部强身的典籍。”

  “强身的典籍?”君子缓缓松开无极子的腿,顺势倒在地上若有所悟般自语道。

  看到爱徒这幅神态,无极子缓缓弯腰提起君子后,破空向着藏书阁方向飞去…

  片刻后,君子看着眼前九层,门上挂着藏书阁匾额的高楼,似乎还有点回不过神来,他一路都在想无极子所说的那些话,他知道无极子不会害自己,况且这还是无极子用失去肉身换来的经验,这更加让君子重视起来,之所以回不过神是因为无极子所说的以一敌百,这句话让的君子无比着迷,咬了咬牙后坚定的踏入了藏书阁。

  刚踏入大门后,周遭场景一变,四周顿时成为了一片茫茫无际的海洋,此时他正站在一条小渔船上,只见一位老人身穿蓑衣,手持鱼竿正坐在船辕上垂钓,虽然他内心也很疑惑,但有了上次被吴长老教训的经验,所以这次君子也学乖了,没敢在造次,就那么静静的站在老者身后看着,他自己总结的经验,看不懂的、看不透的坚决不得罪。

  约莫过了两炷香时间,君子都昏昏欲睡的时候,忽听见猛地破风声,匆忙打起精神,眼看老者鱼线末端已中一条尺余长的青鱼,不禁出声叫了一个好字。

  那鱼挣扎着被老者摘下鱼钩放入了旁边鱼壶内,才缓缓开口道:“小伙子也喜欢钓鱼?”

  君子羞涩一笑才回道:“我出身在一个小寨,从小就以打猎为生,说不上喜欢钓鱼,但之前确是为了生存钓过几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