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大宋新朝 > 第一百三十章 班师回朝
 
这一日,临安上空风和日丽,偶有几片白云飘过,也恰似那点缀一般,让这天空不至于太过单调。

一大片黄罗伞盖和大红军旗沿着临安南城门外的官道上一路向外延伸,每面旗帜下站立着一名衣甲鲜亮的大汉亲军,官道两侧则是闻讯赶来的万千百姓,这其中不乏前来看热闹的,也不乏真心实意迎接王师反朝的。

直到离城十里之处,旗帜方才不再向前延伸。

此处有一个新建的亭子,名曰归义亭,此刻,赵旉便是领着文武百官以及两位后妃在此处等待凯旋的安和公主大军。

“佳儿,你们说,朕的皇妹可有亲自上战场厮杀?”

看着赵旉一脸担忧的表情,上官佳回道:“玟怜终究是跟着陛下学出来的,战场自是会上的,但也不必担忧,徐韵怡可是翼虎卫指挥使徐韵颜的妹子,一身武艺足以护得玟怜周全了。”

一旁的孙婧闻言,笑笑道:“姐姐,只怕陛下不是担忧公主殿下是否会受伤,反而是担心她未有身先士卒,振奋军心吧。”说完,一双充满笑意的眼睛就这么盯着赵旉,好似赵旉的脸上能看出答案一般。

赵旉摇了摇头道:“朕这妹子自幼便喜欢舞刀弄枪,一身本事那也是少有人能出其右,就怕她上了战场被那血腥吓住,失了分寸,扰乱了大军呐。”

“对了,莽义,此番皇妹回来,你二人可得深入交流一番,皇妹可是把告状的家书都送到朕这里来了,说是你这个浑人就是个榆木脑袋,只会听朕这个大舅子的话,连封家书都不给写,也不知道是不是外边有人了,嘿嘿,到时候你可得小心安和的棍棒教育啊!”

赵旉一脸玩味的看着秦莽义,这个自自己还是太子便跟在身边的家伙,都成了自己妹夫这许久了,两夫妻却长久未能见面,他是打定主意要给二人放几日大假了。

秦莽义大囧,脸红的就跟那猴儿屁股似的。

好在安和公主的队伍并未让皇帝和文武百官等待太久,不过半刻,大军就已经出现在众人视线之中。

看到前来迎接的队伍就在前方,赵玟怜令徐韵怡领军前行,自个却是一拍战马屁股,直接冲了出去。

眨眼之间,赵玟怜便已是来到归义亭前,文武百官纷纷施礼,“臣等恭贺安和公主凯旋而归!”

赵玟怜摆了摆手,让众人起身,随后便来到赵旉面前:“皇兄,我回来啦!”

赵旉脸上笑得褶子都出来了,这妹子还是那么的跳脱,那战场好似没给她什么影响,这下赵旉终归是放心了。

“回来就好,你给朕的家书朕是收到了,你看,秦莽义这小子可就在此处,你若是想出气,现在就可。”

赵玟怜朝着赵旉身后看去,果然看到秦莽义涨红个脸呆呆地站在那里,当即她便冲上前去,一把揪住秦莽义的耳朵,道:“好你个浑人,这都多久了,你家娘子在外出生入死,你却跟着皇兄在临安享福,说,你居心何在!”

赵旉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了,心想:这妮子,怎的好似把我也给骂进去了。

秦莽义连连求饶,道:“诶诶诶,轻点轻点,娘子,再揪这耳朵可就掉了!这这这这么多大人将军看着呢,怪不好看的!”

赵玟怜闻言,手上的力气稍微松了一些,随即扭头看向众人,只见文武百官一个个扭头看向别处,那表情好似在说:啊呀!这亭子建的挺别致啊!这地方风水真好啊!没有一个人是眼瞎而盯着这边看。开玩笑,这都算是皇室内部的事儿了,古往今来身为大臣,掺和进皇家事务的能有几人善了。

赵玟怜见状,突然又加重了力气:“好你个秦莽义,都学会打岔了是吧!”

一帮人就这么看着秦莽义受欺负,却是没一个人出来规劝的。

终于,大军已经近在咫尺了,秦莽义也从苦海之中解脱了。

迎接大军凯旋的仪式在赵旉的指令下有条不紊的展开了,整个仪式并不繁琐,在宣读了嘉奖诏书之后,一行人便浩浩荡荡的朝着临安城走去,直到临安南城门处,聚集起来的百姓远远的看到大军行来,顿时兴奋起来,就连那些想要趁着此时人群密集的时候售卖一些自家物件的小摊贩都顾不上生意的加入了欢呼大军中。

自赵旉出现在大宋百姓的视野中之后,他带给宋人的不仅仅是安定的生活,还有各处战场上接连不断的捷报,借着这些年的善政和对外大捷,赵旉在百姓的眼里已是圣君了。

班师回朝的宋军一个个高昂着头颅,就连那些女军也不例外,甚至于她们更加高傲,身上穿着特别为女军打造的大红衣甲,头上戴着凤盔,眼眸中透露着一股子英气,她们步伐齐整,数千人踏在地上宛若一人行止。

此时的大宋尚未完全被程朱理学完全渗透,但自古以来的儒教思想便认为女子不应当上战场,而是应当在家中相夫教子,或是结交人脉,做夫家的助力,女军此等大规模的抛头露面,在一些人眼中仍旧是有伤风化的。

人群之中,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女孩旁边站着一名衣着华丽的老者,这老者浑身上下充满着文气,一副学问高深的样子。女孩的父亲站在另一边,道:“女儿啊,你可得好生学学女红,将来若是能嫁给跟随陛下打天下的这些军爷们,那你这一辈子就不用愁啦!”

女孩闻言,出声反驳道:“我不,爹爹难道没见着那些女子吗?那是安和公主殿下亲自训练的大军,女儿日后也要像她们一样,跟着公主殿下为陛下打天下!”

那老者闻言轻哼一声,神色中充满了不屑:“女孩子家家的就应该呆在家中,抛头露面那是男人的事,不守妇道那是要被千夫所指的!”

“嘿!你这老头好无道理,看你穿的这般华丽,想来也是出身富贵人家,怎得说话如此不讲礼数?”

被女孩出言驳斥的老者丝毫不觉得自己有错,一脸猥琐的看向女孩道:“小姑娘,老夫看你长的不错,不若入了老夫内府服侍一二,也好让你父母安享一些轻松日子如何?”

“呸!无耻老贼!皓首匹夫!光天化日之下竟敢如此辱我女子清白,普天之下怎会有你这等人,我从未见过你这等厚颜无耻之人!”

女孩一口口水吐在老者脸上,又是一阵怒骂,直惹得那老者恼羞成怒,大声道:“来人!给我把这女子抓起来,扭送回府,老爷我要亲自施罚!”

顿时,一群穿着劲装的汉子从人群中冒了出来,不由分说便要抓人。

就在这时,一把长剑在众人眼前刷了个剑花,逼得众人不敢上前,百姓们见到此处竟然有人敢动刀兵,瞬间在此处让出了一大片空地。

“光天化日之下强抢民女,你等就不怕糟了天谴吗?”一个二十岁左右的青年男子长身矗立,护在那父女身前,而那女孩却又将双手打开,将自家父亲护在身后。此时只要仔细一看,便知道这女孩的父亲腿脚不便,就连站立都需要一根拐杖帮忙。

那老者见有人坏自己的好事,直接喝道:“哪里来的毛头小子,敢坏老夫好事的人,都不得好死!上,给我将之一并抓起来!”

只是在老者想象中这青年不出几招便会被自家护院拿下的画面并未出现,反倒是十多名护卫被这青年轻松击倒在地,再也爬不起来。

老者这才感到一丝害怕,道:“你你你...你知道我是谁吗?老夫是当今天子贵妃孙婧的大爷!你敢如此对我,我必叫你生不如死!”又见到此时凯旋大军已经来到近前,那老者一个踉跄就扑到了官道之上,堵住了大军去路,走在最前面的赵旉神色如常,只是紧随其后的孙婧脸色便不是那么好看了。

“草民参见陛下!有人趁着这大军凯旋,民众混乱之时袭击草民,还望陛下为草民做主啊!”

赵旉等人早已察觉到了此处的异常,只是他想不通临安城在自己治下已经算是路不拾遗了,怎么还会发生此等恶劣的事件,所以他决定要看看清楚再做决断。

孙婧悄然对赵旉表明了那老者的身份,赵旉这才想起来,当年在大理国的时候,见过这老头一面。

面对周遭百姓的指指点点,老者面不改色,道:“草民孙堂升,乃是孙贵妃的大爷,近日来到临安定居,却不想今日前来迎接王师凯旋,却是碰上了歹人,他打伤了老朽十数护院,还妄图攻击老朽,幸而陛下来到此处,否则老朽怕是难以见到陛下和婧儿了。”

孙堂升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诉着,仿若是黄花大闺女被人欺负了一般,看的赵旉一阵恶汗,此时,方才出手救人的青年长剑归鞘,领着父女二人来到场中,道:“草民辛弃疾参见陛下,方才这老者所言大多有误,还请陛下明察!”

父女二人等辛弃疾说完,也是跟着一同行礼,只是那汉子行的明显是军中之礼。

赵旉此时却已是被惊得呆滞了,虽然面上仍旧是那么处变不惊,但他的内心却是翻江倒海了,“难不成这个辛弃疾便是前世一直郁郁不得志的稼轩居士?他不应该才三岁吗?怎么都这么大个人了?难不成是自个穿越造成的蝴蝶效应?”

好在百姓窃窃私语的声音将赵旉拉回了现实,他道:“不管你们是谁,犯了什么错,又或者什么事也没犯,一切自有公允决断,婧儿,这个案子便交给你来办了,不可放过歹人,也不可冤枉好人,安和的女军随时听你调配,办的好了,朕重重有赏!”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