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大宋新朝 > 第一百零六章 进军蒲甘
 
大宋圣武二年五月底,前后不过相隔数日,蒲甘王朝和占婆王国的使者便带着自家国王的信物来到了临安,占婆王国的国王更是携一家老幼一同来到了临安。

赵旉接见了占婆王,并册封他为南越王,定居临安,虽然只是个毫无实权的王爵,但占婆王已经很满足了,相比于高棉两国的皇室来说,自己的命运简直好的不能再好。

六月初,赵旉一纸调令发到了大理府,段和誉这个大宋镇南王接受了调令,而且还感动的热泪盈眶的。

赵旉在诏令之中,命他为主帅,昔日大理军元帅张明宇为副帅,统领一支万人的大军南下蒲甘王朝,在此过程中,务必要做到秋毫无犯,军纪严明,务必获得当地百姓的支持。

赋闲在家的张明宇本以为此生便是老死家中了,可没想到赵旉并不食言,竟是真的重新启用了他,且是毫无顾忌的将自己安排在了昔日的大理皇帝身边。

段和誉和张明宇对着东北方向遥遥躬身下拜,赵旉的信任无以为报,二人只能以最好的状态前去蒲甘王朝,完成赵旉的战略部署。

诏令之中要他二人获得当地百姓的支持,无疑是在告诉他们,大宋此番驻军蒲甘,很有可能就不走了,便是要潜移默化的将彼处的百姓也都变成大宋的子民,蒲甘王朝很有可能就要变成历史了。

收到诏令的第二日,他们便挑选军士,整备军资,准备等蒲甘王朝的使者自临安来到大理之后一同前往蒲甘王朝。

另一边,驻守往日的大晟越,如今的交趾府的禁军将领曹诚也在紧锣密鼓的筹备着进驻占婆王国的相关事宜,五千兵马并不算多,从现有的驻军之中选派就可,万事俱备,就等着占婆使者从临安赶来了。

同一时间,德里苏丹国的三万百战精兵已经开进了他们的边域曼尼普尔,原本的历史轨道上,德里苏丹国并未染指蒲甘王朝,二十一直致力于南亚次大陆,可惜终究是没能一统。

这三万军队的主将名叫阿普杜拉·盖斯,是一个十足的伊斯兰信徒,他麾下的大军没有一个人不信仰伊斯兰教,所以这些人打起仗来都不需要像其他的德里苏丹军一般,除了要防备敌军之外,还要防备自己军中的异教徒时不时的偷袭。

德里苏丹于一年前称霸南亚次大陆,统一之后的德里国空前的强大,其苏丹穆罕默德·萨瓦纳卡的野心空前膨胀,而根据其分散在外的细作传回的报告做出分析,德里苏丹国如若想要继续扩张,那就只有向东。

因为西边是伊斯兰教徒的发源地,是为圣地,作为伊斯兰教徒,穆罕默德自不会去攻伐,北边是被喜马拉雅山脉阻挡住的吐蕃帝国,这个帝国在大唐帝国时期曾经打得印度北方毫无还手之力,穆罕默德并不认为自己的部队能够翻越山脉之后还能战胜这个强大的帝国。

由此,东边与之其后相近,而国力又不算强大的蒲甘王朝便进入了他的征伐版图之中,如若可以,他甚至想一路打到占婆去,但是细作传回消息,两地之间的高棉已经被强大的中原王朝占领了,他可不想与中原人为敌。

此番三万大军屯兵曼尼普尔,为的就是攻打蒲甘王朝的霍马林,以此来试探蒲甘王朝对于德里苏丹的态度,再者,霍马林是个水系交会的地方,一旦将此地占领,日后德里大军南征北战将会变得十分方便。

休整三日之后,阿普杜拉率领三万大军一路东进,自因帕尔-蓬耶尔一线直奔霍马林而来。

此时的蒲甘王朝的统治者乃是阿奴律陀,在蒲甘王朝的历史上,说他是最伟大的国王并不夸张,因为他完成了两百余年以来,蒲甘王朝想要统一缅人地区的夙愿,并且,此人为政宽容,包容各民族的文化,更是将上座部佛教立为国教,加强了其对国家的统制力度。

作为一个伟大的君王,他自然明白德里苏丹国的野心,但他一生的心血便是这蒲甘王朝,怎能轻易拱手相让。

以蒲甘王朝自身的军力是绝不可能战胜德里苏丹国的,而近来占领了高棉的宋国便成了他的首选求援对象,毕竟自家造在几十年前便已经向宋人朝贡了,再怎么说也好过被德里苏丹的暴力毁灭。

自从察觉到德里苏丹国的动静,阿奴律陀便派遣大将前往霍马林镇守,他比任何人都要清楚霍马林的重要性,一旦霍马林失守,整个缅人西部便会成为德里大军驰骋的地方,蒲甘只能望而却步。

而此番率领蒲甘大军进驻霍马林的将领则是在统一战争之中发挥了极其重要的作用的孟人将领叟林得耶,阿奴律陀交给他两万人马,这已经是如今的蒲甘能够拿的出来的军队的一半了,就这些人马,朝廷之中的一些缅人王公大臣还不同意呢,他们害怕叟林得耶这个孟人会拥兵自重,反过来威胁到他们的美好日子。

但阿奴律陀独断专行了一把,坚决将大军交给了叟林得耶,两万人马在阿普杜拉的大军抵达前五日进入了霍马林,一到霍马林,叟林得耶便命令大军到城外的亲敦江边构筑防御工事。

作为一名驰骋疆场的老将,叟林得耶明白亲敦江的重要性,一旦让德里大军越过亲敦江,那便会使得防守战打得十分艰苦。

是以,叟林得耶下令,把亲敦江上方圆二百里之内的桥梁全部焚毁,所有渡船一律收缴,拉进霍马林城内,拆卸之后作城防之用。

在亲敦江边,叟林得耶以两万大军、城内的原五千守军以及尚未逃走的近万百姓之力打造起了无数的营寨,更是将江岸边的树林尽数砍伐殆尽,江堤更是被他们用农具削成了一个个竖直的平面,在营寨与营寨之间的空挡之中,更是设下了无数的陷阱。总之,一切能够加固防线的方式都被叟林得耶运用了起来。

等阿普杜拉率领三万人马来到亲敦江边时,着实是震惊了一把,大江这边一切如故,大江那边却是营寨林立,旌旗遍地,整个江岸宛如一个要塞一般,想要守住这样一条绵长的防线,非得要五万人不可。

可是细作传来的消息却并非如此,明明对面最多也就三万人,怎么会弄出这么个阵仗,更何况对面的将领是叟林得耶,他宁愿相信这是细作的情报有误,也不愿相信叟林得耶会犯下这么一个致命的错误。

出于谨慎,阿普杜拉命令大军就地扎营,砍伐营寨周围的树林,以防备蒲甘军的火攻。两军就如此僵持了将近十日,期间竟是并未有出兵相互试探,不过阿普杜拉的细作不断传回消息,言说蒲甘人正在组建援军,而挡在他们面前的只有两万五千蒲甘军。

接连数个细作传回的消息都是一样的,阿普杜拉不再犹豫,当即下达了进攻的命令。

十日时间,德里大军在没办法筹集到足够的船只的情况下,自行建造了三百余艘渡船,每船能载军士近二十人,一轮进攻发动半数船只,也就能派上去三千人,三千人听起来挺多,但是要是洒在整个江面防线上,那便是微不足道的力量,所以,两批渡船需要来来回回的不断运作方能使得攻防大军不至于陷入没有后援的境地。

命令下达,三万德里伊斯兰军整装待发,随着军士登船,渡船开动,战争正式打响。

叟林得耶得到军士的传信,说是德里人发起进攻了,他立时从营帐之中跳了起来,抄起战刀便上了前线。

守卫在防线寨墙之上的蒲甘军士皆是从蒲甘王城而来的百战精锐,皆是在统一战争的血与火之中摸爬滚打过来的,他们一个个视死如归,在密密麻麻的渡江大军面前,面不改色。

当叟林得耶来到寨墙上时,守军已经自发的向渡江进攻的德里军发起了攻击。

无数的羽箭高高飞起,随后落入大江之中,大量的羽箭落入江水又或是被德里军的盾牌挡了下来,只有少部分角度刁钻的羽箭从盾牌的空隙之中钻了进去,射翻了一个个德里军。

当德里军好不容易来到江岸边时,他们才发现,这江岸虽是被蒲甘人清理出了一片可以站立的地方了,可是再往前,那寨墙之下便是湿滑的堤岸,攻击的大军实在是难以凭借双手攀爬上去。

有的德里军士急得团团转,有的则是一手举着盾,另一手用手中的战刀在湿滑的泥土上掏出一个个洞,随后尝试着借着那些洞窟向上攀爬,可是毕竟是长时间被水侵泡的,即便是挖出了坑洞,也实在难以攀爬。

随着时间的推移,倒在堤岸之下的德里军越来越多,直到第二批进攻的队伍运来了攻城时才用得上的长梯,这场面才有所改善。

当长梯架起时,过长的梯子甚至都超越了寨墙的高度,沿着长梯攀爬进攻的德里军士不得不承受着巨大的伤亡往上进攻。

阿普杜拉见到这场面,立时下令弓箭手登船。在盾兵的保护之下,一千名弓箭手登上了渡船,在渡船行进到大江中心之时,盾兵撤掉了顶在头上的盾牌,早已引弓待发的弓箭手立时将羽箭射了出去,蒲甘军猝不及防之下,倒下了一大片,更有的蒲甘军竟是向前倾倒,落入了堤岸之下那些进攻的德里军人群之中。

堤岸上的德里军久攻营寨却不得战果,白白承受了巨大的伤亡,早已憋了一肚子气,那些个朝前倾倒的蒲甘军一落地,便有十几把战刀砍了上来,顿时没了生机。

叟林得耶眼睁睁看着德里人的残暴行径,暗自下定决心,无论日后孟人族人如何评说自己,自己也要将德里人挡在这霍马林之外。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