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大宋新朝 > 第一百零四章 灭亡高丽
 
金军拿下保州之后便一直按兵不动,期间曾派出使者前往开京劝降,以李资谦为首的权臣们觉得不宜再打了,接受金人的条件方为正道,毕竟即便是高丽覆灭了,他们仍旧能够过他们的贵族日子。

然而以姜成延等保皇党和皇帝王楷为首的一帮人则认为高丽应当誓死抗衡金人,否则没有颜面去见列祖列宗。

况且,王楷乃是皇帝,而王氏皇族如若被去掉权柄,那便是任人宰割的羔羊,什么时候死的都不知道。

而在金人与高丽僵持的这一段时间内,赵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拿下了大晟越,并通过一场歼灭战打掉了高棉国的主力大军,再施以恩威,高棉皇室便选择了臣服,整个高棉国成为了大宋的附属国。

将高棉收为附属国的做法,遭到了朝廷之上不少文人的反对,言说什么有失华夏大国,礼仪之邦之威德,应还政于高棉皇室,最多将之列为藩属,要其每岁进贡便可。

这些东西在赵旉看来全是伪君子的做法,既想要人家臣服,又想让人家主权完整,这不是做梦呢嘛。

收服这两个国家之后,赵旉即刻传下命令,让锦衣卫北镇抚司尽全力保证高丽皇族的安全,将之分批次送到大宋,日后北伐可为一重要的棋子。

半个月后,身在开京的锦衣卫千户左石常得到了来自北镇抚司府衙镇抚大人的亲笔命令,随即开始准备相关事宜。

大金天眷元年九月,巫康曾亮大军终于失去了耐心,不愿再与高丽人扯皮,毕竟再过不久,寒冬就要来临了,北方的严冬可不比南方,那可是真的能够冻死人的。

是以,巫康曾亮领着得到再一次增援的四万大军一路攻城拔寨,势如破竹的打到了开京城下。

李资谦等权臣商议一番,决定谋反,毕竟在他们看来,自家家族的繁荣昌盛远比什么国家荣誉来的要实际一些。

于是乎,他们派人假传王命,让守城军士撤回皇宫,并在各处要道安排上了自家的私军驻守,以防止任何一个保皇党逃脱,再者能够在第一时间打开城门,迎金人入城。

就在李资谦率领私军朝着皇宫冲去的时候,城内不知何处高喊了一声:“朝鲜国公造反啦!大家快去皇宫,保护陛下!”

这一声喊犹如巨石入水激起千层浪,开京城内的百姓每日沐浴皇恩,有人要造反,这他们如何答应,一个个男人拿着刀枪棍棒便冲了出来,满城尽是诛杀反贼的喊声。

保皇党们也被这喊声震动,一个个纷纷冲向皇宫,他们形单影只,没几个私兵,毕竟私兵多了,有造反的嫌疑。

来到皇宫之内,只见王楷身边侍立着两百余精壮汉子,原本的皇宫禁卫则是将他们护在正中间。

原来,高丽皇帝的皇宫禁卫军将军便是锦衣卫开京千户所千户左石常,整支禁卫军已经被他牢牢掌控,可以说现在的高丽皇帝就是他手中的棋子。

但王楷此刻却仍旧不知道左石常就是锦衣卫千户,只知道那两百精壮汉子是宋国皇帝王楷见保皇党的人都来齐了,便下令道:“人都齐了,那便随朕离开吧。”

众人一愣,离开?去哪?再者自家家小都还在城内呢,这如何可以走。

“众位卿家,如若愿意随朕南下大宋的,便随朕走,如若不愿的,便回家吧,皇宫之中的金珠宝器随意去拿,只要能够让你们能在金人入城后保住一家性命,如何都行。”

一群保皇党大臣你看我我看你,最终还是有一半的人选择放弃家小,跟着王楷南下,其余人有人选择入宫拿些保命用的财物,有些选择直接扭头离开,这些便不是现在的王楷能够管得了的了。

“走!”

一声令下,一行人近千人浩浩荡荡朝着北门而去,北门是金人大军前来的首要之地,李资谦在彼处的布防最为松懈,左石常带人突破北门防御之后,护着王楷和四个皇族成员离开了开京,随后转向朝西南而去,在仁川港,有一支大宋水师装扮的商船队伍在等待他们。

开京城内,王楷离开之后,城内传出了消息,说是皇帝已经被李资谦杀了,城中前去勤王的百姓和忠于王氏皇族的大军立时手忙脚乱,不知如何是好,恰在此时,献宗皇帝的儿子王哲跳出来执掌大权,他以为王楷死了,这皇位也该轮到自己了。

是以全城忠于皇室的两万多人便归入了王哲麾下,这两万多人随即便与李资谦等人的私军打成了一片,交战半日,王哲终究是抵挡不住,兵败被擒。

大金天眷元年九月二十日,巫康曾亮抵达开京城下,李资谦率领一众投降派出城而降,随行的还有他们从全城百姓家中搜刮出来的无数钱财,更有数百名女子被抓来献给金人,以满足金人的兽欲。

巫康曾亮见李资谦懂事,便没有过于为难他,命令大军在城外驻扎,只带了军纪最佳的三千铁浮屠大军进了开京城。

在向皇宫行进的路上,巫康曾亮道:“李资谦,怎么说你也是个国公,为何会选择投降?”

他的话立刻有译者向李资谦翻译,李资谦脸色如常,道:“什么国公不国公的,为了我李家日后的发展,即便是当个庶民也无甚不妥,对了,大人,高丽皇帝跑了,但我们抓住了献宗皇帝的儿子王哲,您看如何处置?”

巫康曾亮看了李资谦一眼,若是这等人是大金的人,他一定一刀将之砍死,但如今大金统治高丽还需要此人,实在不宜处理他。

考虑了一番,巫康曾亮道:“将他交由我大金勇士看管,待日后我等凯旋回京,一并带走,让他也感受一番当年宋国钦宗徽宗所执行的牵羊礼。”

李资谦自然知道那件事,可以说那是皇族永远的耻辱,身为皇帝,竟是被人如此侮辱,换作是稍有骨气的皇族之人,怕是当场自裁了。

但他却并无什么想法,随后,又听得巫康曾亮问话:“高丽以开京为中,再往东南,那些地界朝鲜国公可有把握让他们归降?”

闻言,李资谦道:“大人,在下愧不敢当,那些地界上的城池守军皆是在下心腹之人所控制,只要在下下令,他们便会归顺大金。”

巫康曾亮这才重新审视了一番眼前这个谄媚的男人,能够将高丽半壁江山掌控在手中,也是个人物了。

芈辛却是在心中暗暗记下了这个人,此人若是不能为大宋所用,必杀之。

天眷元年十二月,在开京驻扎了两个月的巫康曾亮终于收到了高丽南方所有城池的归降书以及归降的献礼,在留下一支五千人的铁浮屠作为守军之后,他便带着剩下的三万五千人踏上了凯旋归国的路途。

天眷二年二月,东征大军终于回到了燕京城,得知大军凯旋回城的大金皇帝完颜宗峻和摄政王完颜宗弼带着文武百官出城相迎,巫康曾亮以及率军增援的啊撒和巴那无不感到额受宠若惊。

便是芈辛也只得装作十分高兴的样子,否则在一众人之中,他怕是就要成个另类了。

完颜宗峻沉浸在大军凯旋,大金又多了一块土地的喜悦之中,望着大军带回来的一车车金珠宝器,完颜宗峻乐的简直合不拢嘴。

完颜宗弼却是注意到了一群女真人之中身着宋服的芈辛,他走上前来,对着芈辛道:“阁下可是宋人?”

芈辛本要低头见礼回答,却是被巫康曾亮抢先说了,“摄政王啊,这就是我曾在军报之中说起过的芈辛先生,此番东征高丽,芈先生可谓出力颇多啊,单说在保州城外对高丽大军的毁灭性的一战便是出自芈先生之手啊,这封赏可不能吝啬了啊!”

完颜宗弼闻言,微微点头道:“那是自然,为了我大金出了力的,我大金自是不吝赏赐,只是,莫要有二心才好。”

芈辛道:“在下不过是为了博个功名利禄,在大宋,我不过是一介商人,再无出头之日,但是在大金,我却不用顾忌身份,有才能便能有所任,何乐而不为呢?”

芈辛直言自己所求,倒是让完颜宗弼少了几分戒心,脸上也多了几分和善,但毕竟芈辛是宋人,完颜宗弼不可能完全信任他。

天眷二年二月十五日,大金在皇宫大殿之内举行牵羊礼,高丽献宗皇帝之子王哲被赐予高丽哀宗皇帝之号,行牵羊礼后沦为大金皇帝完颜宗峻的奴仆,做起了往昔大宋钦宗徽宗曾做过的事来。

另一边,经过海上的长途跋涉,大宋圣武二年二月,高丽仁宗皇帝王楷一行终于抵达了大宋泉州军港,在此处编练水师的韩世忠奉赵旉之命护送王楷一行前往临安。

一路上,大军昼伏夜出,隐匿行迹,竟是在沿途百姓都毫无察觉的情况下将王楷送到了临安城。

赵旉当日便下令,要王楷及另外四名皇族成员在第二日文武百官散朝之后,来乾清宫赴宴,并商谈机密要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