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大宋新朝 > 第七十七章 兴庆震动
 
由于岳飞此番闹出的阵仗有些大了,兰州府陷落的消息就如长了翅膀一般,以极快的速度传到了正德皇帝耳中。

一时间,朝野一片混乱,议论声中,皆是请求大夏大军直扑兰州,要将失去的地方夺回来,这些人直到现在都还不知道夏州也已经陷落了。

朝中能征善战的将领已然只剩下嵬名阿吴和仁多保中两名老将了,年轻一辈之中鲜少有善战之人,而两位老将军皆已是年近花甲的人了,若是让他们统兵征伐,恐怕这就是他们的最后一战了。

李乾顺坐在龙椅上,看着朝堂上的臣僚们打嘴仗,头痛欲裂。便是这么争个一天,也争不出个明了,是以李乾顺直接拍板,道:“诏令!”

闻得皇帝发声,殿内众臣皆闭上了鸟嘴,李乾顺终觉得耳根清净了些,“令嵬名阿吴为大将军,点兵十万,攻伐岳飞。另有消息自北方传来,金人携击败蒙古之气焰杀奔大辽而去,是以,令仁多保中为大将军,点兵十万,北上迎击金军。”

“陛下,我大夏自保方可,如何还要去管那辽人死活?”

“辽国本是我大夏宗主国,该有的忠义还是要有,至于结果,并非我等能够左右,尽力便可。”

这句话听在百官的耳中,意思就是咱们派人去意思意思便是了,除非金人攻伐大夏本土,否则夏军是不会帮助辽军全力抗金的。

李乾顺见文武百官皆没有异议了,是以站起身来,道:“此战关乎我大夏国生死存亡,望诸位同心协力,共抗强敌!”

“臣等遵旨!”

下朝后,两个年近花甲的老将军一同前往兴庆大校场,彼处正好能够容纳十万人,而整个兴庆府的总兵力也不过十五万人,两位老将军各带五万人离去,余下的五万人则是在沿途各城抽调丁口以做补充。

正当夏国朝堂正积极备战的时候,赵旉所统辖的大军又有了新的动作。

赵旉麾下此刻有骁龙卫、炎凤卫、玄武卫、大汉亲军以及半数编制的翼虎卫,另加两万可随时调配的新式禁军,计四万两千余人。

自攻克夏州之后,赵旉之处一直没有大的军事行动,直到岳飞连续攻下七城的消息传来,赵旉方才决定继续对夏国发动进攻。

宥州城外。

赵旉身披战甲,骑在战马之上,一众指挥使悉数围在周边,身后则是四万两千余人的大军列阵而待。

宥州之后再过不过数州之地便是兴庆府所辖之地,是以此处也可称之为夏国皇城的门户,极为重要。

夏国在宥州城部署了三万大军镇守,除了可用于防卫金军和宋军的进攻,在必要的时候还可作为进攻的先锋军,是以这三万人皆是精锐。

再加之宥州城城高池深,实为难以攻伐的坚城,赵旉麾下只带了四万余人,若是强行攻城,难免会陷入苦战,却也不一定就能打的下来,是以此刻正自烦恼。

周遭的指挥使们也皆可称为智将,也都知道想要拿下这座城池却是不容易的。

良久,新成立的翼虎卫的指挥使徐韵颜抱拳施礼道:“陛下,末将有一计,不知当讲不当讲。”

赵旉道:“但说无妨。”

“诺。末将以为,宥州城城高池深,若是以寻常攻城之法来打的话,我等至少要有守军之五倍,方有可能拿下。”

“然宥州城虽然高大,但其城墙却是夯土所制,这种城墙在投石机的攻击下也撑不过很久,是以末将以为,可集中大军中的一应重火器,轰击城墙,如若守军将领聪明,便当是知晓该如何做。”

赵旉闻言,细细思考之下,知晓了这计策的用意,一众指挥使也如茅塞顿开一般,那一双双眼睛中透露出佩服的神色,即便是李昊这个从一开始便跟随赵旉的将官也是如此。

徐韵颜之计策狠辣之处便在于,宥州城的夯土城墙虽是足够高大,但坚固程度比不得青石城墙,而大军之中,玄武卫乃是由义勇军改编而来,改编之后,军中裁撤了老旧的火炮,悉数换装了新式火炮,且数量达到了惊人的四百余门。

采用灰药激发的火炮之威力绝不是投石机可以比拟的,就连投石机都能击破这种夯土城墙,火炮自然也可,甚至所耗时间更短。

一旦城墙告破,宋军便能冲入城内展开巷战,而夏军在城内有相当一部分人是骑军,如若在城内作战,是极为不利的,是以若是城内守将稍稍聪明一些,也该知道绝不可让大军打塌城墙。

而唯一能够阻止的方法便只有出城袭击,摧毁大军的炮阵,否则,破城只是早晚的事。

是以赵旉当即下令,玄武卫作为此战的主力,即刻准备向宥州城墙发起进攻,而其余各卫则是充当玄武卫的护卫,布下陷阱,等待城内守军冒险出战。

宥州城守将名叫穆勒,是个十足的党项人,在夏国年轻一辈中也算的是个人物了,但相比起与其同龄的宋金诸将便要逊色的多。

穆勒此刻正站立在城门之上,他将防御重心放在了城门处,毕竟自古以来攻城最主要的便是打破城门,随后大军掩杀进城,一举奠定胜利的基础。

是以城门之上,存放了大量的滚石雷木,火油金汁,此外还有大量的箭矢,更有近千支破甲重箭。

穆勒自认为防御部署做的十分稳重了,而宥州城也是固若金汤,谁人若是敢来进攻,定然叫他有来无回。

只是他却搞不懂,远远的列阵而立的宋军到底在搞什么,怎的这么久了,还不发起进攻。

片刻后,天空中响起的呼啸声给他带来了答案,城外宋军大阵上,两百门火炮分做四排,在每排的执旗兵的指挥下,一排排火炮发出了震彻云霄的怒吼。

每一轮轰炸都有五十发实心炮弹打在城墙上,有的炮弹却是飞得有些高了,砸在了城头之上,在守军之中犁出了一条空荡荡的血道。

一发发实心炮弹携带者巨大的冲击力撞击着那夯土城墙,一阵阵沙土从城墙上震落下来,脚下的动静使得驻守城上的夏军门心神不宁,毕竟那种震颤感是真实存在的。

谁也说不准这城墙还能坚持多久,毕竟在他们看来,宋军的火炮实在是过于凶猛。

半个时辰后,宋军的炮击停下了,宥州城的城墙已然是坑坑洼洼,有的地方甚至已然出现了裂纹。

阵阵白烟从宋军炮阵上升起,更从中传来一阵阵呼喝声,待白烟飘散,宋军炮阵便又开始了对城墙的狂轰滥炸。

原来,方才停下是因为火炮温度已然过于炙热,不是清水便能抑制的了的,是以将最初没有用上的两百门火炮换了上来,这才再次展开了对宥州城的狂轰滥炸。

穆勒虽是年轻,但曾经与吐蕃人打过仗的他也明白这城墙的重要性,一旦城墙被破,城池陷落便是迟早的事,而如今这种情况,如若不消灭宋军炮阵,城墙被破也只是时间问题。

穆勒在城头上等了许久,直到炮击结束了都不见宋军来攻,是以他转身下了城墙,回到了官府,与刺史商议对策。

这一下午的时间,宋军的轰击总是时断时续,这便是给穆勒以一个大军弹药不足的表现,让他能够更有胆量率军出战。

穆勒与宥州刺史商议了一阵,两人一致达成了由穆勒带领城内的所有骑军,力求一战而摧毁宋军的火炮,减轻宥州城的压力。

深夜,宥州城的城门被缓缓的打开了,吊桥也缓慢的放了下来,六千余骑军身后跟了近万步军,可以说此番夜袭,穆勒带上了宥州城半数的兵力,只因他想要毕其功于一役,彻底击退宋军。

当穆勒带着大军杀入宋军炮阵时,他恍然发现那些个日间喷吐炮弹的火炮如今却只是一些个泥土模本,而阵地上的安静让穆勒觉得心内不安。

果不其然,正在他要下达撤退指令的时候,周遭的四卫大军已然将这偷袭的万余夏军围了个水泄不通。

穆勒也是个有骨气的人,见到大军被围,很想要带着大军杀出一条通路,可四卫大军皆不是吃素的,包围圈之中的穆勒左冲右突,实在是力有不逮,终是没办法杀出重围。

不过片刻,出城夜袭的这一万多夏军便已死伤过半,赵玟怜此刻也是站在赵旉身边,手中端着一支特制线膛枪,枪弹也是她自个打磨的。

盯着阵中左冲右突,杀了不少大宋军士的穆勒,赵玟怜缓缓的扣动了扳机。随着弹丸入肉的声音响起,穆勒那稍显壮硕的身躯为之一振,随后便缓缓落马。

夏军之中,不知是谁喊了一声:“将军死了!快跑啊!”整个苦苦支撑的大军便在一瞬间变成了人尽可杀的羔羊。

赵旉下令大军掩杀,尽量抓活的俘虏,毕竟这可是免费的劳力,不要白不要啊。

城外大军全军覆没的消息随着第二日宋军依旧展开炮击而传遍了宥州城,刺史派出飞马向兴庆发去求援信息,指望着朝廷能够派人来与宋军交战。

刚刚才确定了对宋金作战战略的大夏国朝堂再次沸腾了,宋人竟然还有一路大军,但这一路大军不是已经撤回去了吗,如何又对自家发起了进攻呢?

李乾顺坐在龙椅上大皱眉头,实在是想不通透,若非是夏州刺史投降了,宋军绝不可能这般快的打下夏州城。

“启禀陛下,是时候下令全国抽丁了。我大夏国早已没有足够的兵员了。”

“臣附议。”

……

一众大臣纷纷开始请旨抽丁,大夏国在宋辽金夏这四国之中乃是人口最为稀少的国家,军力储备最为薄弱,一旦面临两线作战,便必然分身乏术,抽丁之举,势在必行。

李乾顺揉揉太阳穴,道:“诏令,大夏国境内每一户出丁一人,组建大军,在兴庆城集结待命,听候调用,钦此。都散了吧。”

百官散去后,李乾顺独自一人前往了李氏皇族宗庙,那里有他们党项皇族的荣耀,他想要向祖先询问,如今的大夏该何去何从。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