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大宋新朝 > 第七十章 临安条约
 
新年第一天,按照赵旉的要求,文武百官在这一天要举行这一年的首次朝会,以处理年前休息与过年这一段时间的政务安排。

当然,这一次大朝会因为金国来使的事情,变得有些与众不同了,在商议完了年节之日的政务之后,赵旉便下令传召金人使者觐见。

说到巫康曾亮一行,包括芈辛在内,俱都震惊于大宋近来的变化。

巫康曾亮自北方而来,这是他第一次来到临安,也是他到过的最南边的地方。一路南下,他所见到的是越来越富庶的宋地,相比起金人百姓,宋人百姓的生活要安稳的多。

来到临安,由于没办法第一时间觐见赵旉,是以他们一行人在驿馆住下的同时,也在临安城中四处闲逛。

然而,其间发生的一件事令他感到不解。此事便是巫康曾亮同芈辛在街市上游逛之时,碰上了两个小贩因为摊位的问题起了争执,不多时便有官府的衙役前来劝解,给他们调了位置,使得两边都讨了好处方才算是结束。

这等事情在大金简直不敢相信,如若是今日这般没引起混乱的小争执,大金官府是不会来管的,而若是造成混乱了,那多半便是将人都抓了,其财物尽数充公了。

当时,巫康曾亮便扭头看向芈辛,想要从芈辛处寻得答案,可芈辛也是如同第一次见着一般,一脸茫然,可见以往大宋也是不屑于管这等小事的。

回到当下,巫康曾亮和芈辛正站在奉天殿的百级玉阶之下,等待着赵旉的传召。

当玉阶之上出现了一个小太监的身影的时候,他们也同时听到了那尖锐的呼喝声:“陛下有旨,宣金国使者觐见!”闻言,芈辛做了一个请的手势,随后便与巫康曾亮一同跟在小太监身后向大殿走去。

来到殿内,巫康曾亮却是被殿中的整肃给唬的一愣一愣的,实在是大金的朝会很是随意,文武官员和皇亲勋贵只是按照职级大小随意的站着,不似宋国这般严整。

芈辛却是兴奋不已,毕竟这是自己第一次登上朝堂,能够亲眼见到那位被自己上官吹嘘的圣明天子。虽然是以他国使者的译者的身份出现,但这仍无法抑制住他内心的激动。

巫康曾亮右手放置在左胸前,微微弯腰道:“大金国使者,郡公巫康曾亮参见大宋皇帝陛下。”

芈辛双手抱拳,躬身作揖后,便将巫康曾亮的话原模原样的翻译给了赵旉。

赵旉道:“免礼平身,不知使者前来,所为何事啊?”

巫康曾亮知道,这是一个形式,是必然要问的,礼部官员在日前已然与他说了今日所要经历的一切流程。

“外臣此来是为了向大宋表达和平意愿的,与此同时,还想要与大宋结盟,共同攻伐夏辽两国。”

“只怕没有这么简单吧?”赵旉如此一说,令巫康曾亮丈二和尚,摸不著头脑,毕竟在他看来,大金确实就是想要与大宋结盟的。

“金国此番请求结盟,是为了攻伐夏辽,但众所周知,自前些年金人攻打大宋以来,河西走廊便全数被金人与夏人所控制,大宋再无任何一处与夏国接壤,如何出兵?”

“再者,既然要攻伐辽国残余,那金辽之间夹着的蒙古诸部如何做法?你等金人本就是游牧民族,知道游牧民族的厉害,是以对待同为游牧者的蒙古人自是刀刀见血,你认为蒙古人会放任你等穿过蒙古境内吗?”

“如此说来,如若不结盟,金国便将独自承受三国联军的怒火,而一旦与大宋联合,金人的压力便会小了许多,你说,朕所说,是否属实?”

巫康曾亮听完芈辛的翻译,思虑了一番的他才发现,确实是这么个道理,赵旉所言与之前所分析的丝毫不差。

“皇帝陛下,外臣了解这些因素,是以为表诚意,我大金已然将原已送到北方的宋人送了回来,且具都是青壮男女,大金国还为大宋准备了一万两黄金,十万两白银作为礼金,牛羊共计两千头作为礼物,只求陛下能答应与大金的同盟。”

此时,赵旉沉默了,他不再说话,尚书仆射赵挺之见皇帝不说话了,于是走出百官阵列,向赵旉施礼后道:“陛下,臣有一言想要问问使节。”

赵旉一抬手,准许了他的请求。

见状,赵挺之转身向巫康曾亮施礼道:“尊使,金人朝廷除了这些之外,便没有其他的条件了吗?”

闻言,巫康曾亮摇摇头。

赵挺之又道:“金人不要我大宋给点什么?”

巫康曾亮又是摇头,暗道这不是废话么,大金如今是来求人办事的,如何还会要东西。

赵挺之道:“如此便好,那么本相便不再藏着掖着,陛下,臣同八部尚书商议之后,已然议定了一份盟约,还请陛下查阅。”

随后,一名随侍太监走到殿中,接过了赵挺之手中的奏章,恭恭敬敬的呈到了赵旉手中。

赵旉看完后,递给了随侍太监,道:“念。”

太监听到圣令,打开了手中的奏章,朗声诵读了起来。

“大宋与大金暨攻伐夏辽同盟书,今奉圣令,援引金国来使所为之事,特议此书。其下二十三款,均为伐国所谋,两国悉数同意,方才作数。”

“一,大宋承认大金为一独立政权,否认辽国作为完整政权的存在,视为叛逆。大金也须得承认大宋乃是与其同级之国,一切在金宋人权益不得遭到侵犯。”

“二,自盟约签订伊始,两国互相派遣人员互通有无,且各自军事情报须得做到与同盟者共享,以便行军打仗之用。”

“三,两国虽为同盟,但日后攻占的地方应是归于攻打国,另一国无权干涉地区之归属,不可随意派出军士或是官员进入占领区,否则出现任何事故,概不负责。”

“四,占领区百姓的去留由其本地人所决定,无论是宋军或是金军,皆无权干涉。”

“五,鉴于大金处于北地,粮食供给相对较难,大宋可适当予以援助,但需要大金给出相应钱款来购买。”

“六,征伐夏辽以及潜在的蒙古敌人,大宋需要组建马军,但鉴于大宋战马稀缺,所以向大金提出购买战马之议,大金也可用战马来换粮草,一匹健壮战马可换百石粮食,一匹健壮母马可换两百石粮食。”

……

“二十三,金国将侵占的与夏国接壤的河西走廊一线悉数归还大宋,以便大宋能够方便的出兵攻伐。”

零零碎碎的二十三条盟约,听得巫康曾亮脑袋晕沉,但他却不能否认,这二十三条,每一条都有其一定的理由,让人无法辩驳,只是这最后一条涉及领土归属,他也不愿就这么放弃了。

“皇帝陛下,这前边的二十二条都好说,可是这最后一条是否过于苛刻了,整个河西走廊,那样一来,大金国便没有与夏国接壤的地方了,况且,大宋出兵,也可以走大金国境内,无需涉及领土问题啊。”

听到这话,秦莽义坐不住了,他一身墨色铠甲,从武官队列中走了出来,向赵旉行礼后道:“尊使,若是如此,那大宋今日便要借道会宁府,北上冰原,攻伐北狗国,你觉得如何?(当时西伯利亚爱斯基摩人主要交通方式为雪橇与雪橇犬,在《契丹国志•胡峤馅北记》中记载为北狗国)”

明眼人都能看出来秦莽义是在找事,但就是无人站出来说话,巫康曾亮当然也知道,如今的大宋朝堂对他们的敌意是前所未有的,除非皇帝赵旉很强势,否则盟约的事基本没有可能。

于是他道:“这位将军,本使并非此意,如若不行,那这归还属地之事却也可以商议,只是整个河西走廊,却是太多了些,本使无权决断啊。”

这时,赵旉知道,该他说话了。

“使者不必担忧,这样吧,在这二十三条之中再加一个第二十四条,便是两国军费,各自承担,两国战损,自行承担,两国战果,各自处置。”

“若是如此,那朕便少要一些地方,你看如何?”

巫康曾亮想了想,又看看芈辛,见到后者点头,方才说道:“外臣愿闻其详。”

赵旉道:“如此说来,使者这便是同意了。赵挺之,更改合约内容,将第二十四条加进去,此外,第二十三条更换为将京兆府、临洮府、西安府一线归还大宋,以备大军调派所用。”

“另外,合约名字过于长了,如今签订盟约之地在临安,便叫做《临安条约》吧,行了,即刻更改!”

在这件事上,大宋所提出的条件并未狮子大开口,甚至有的地方还给了金人更多的利益,在巫康曾亮看来,这便是大宋的仁义所在了。

片刻后,新的盟约便拟订完成,赵旉看过之后又交给了芈辛来看,经确认无误之后,巫康曾亮将随身携带的大金印章盖了上去,又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一份盟约共有两份,宋金各执一份。在巫康曾亮签完字之后,赵挺之也在其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并加盖了他的印章,其上写着:大宋右仆射赵挺之。

正事忙完后,赵旉道:“传令大宋天下,新年伊始,改元圣武,各地官府自本处府库中抽取粮食,除去当地的地主,富商,官员之外,所有百姓之家,每户十斤粮食,一两白银!”

“令!自今日诸位处理完政务之后起,休沐三日,众卿都回家好生陪陪家人!退朝!”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