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大宋新朝 > 第五十九章 遗诏出世
 
“父皇,儿臣来了!”

赵旉跌跌撞撞的来到了赵构的龙床旁边,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赵构见状,虚弱的声音从他口中飘出:“旉儿,起来,坐在床边,”

赵旉坐到床边,看到赵构那想要抬起的手,赵旉直接将之放在了手心之中。

看着赵旉眼中噙着的泪水,赵构笑了,道:“朕的旉儿长大了,再也不是往昔那个爱哭鼻子的小童了,大宋交到你手里,朕也安心了。”

“父皇说什么呢,儿臣还等着父皇能够踏破燕云呢,怎么如此泄气…”

“好了,朕要告诉你,为君着,最重要的是要会识人用人,能够爱民如子,这两方面朕自觉做的不错,你也务必注意。”

“朕知道你不喜欢秦桧,但其人能力却是极好的,若是实在不想用,找个由头杀了,以防日后成了你的劲敌。”

“至于军事,朕不如你,但你不可目空一切,朝中诸位大臣武将皆是能人,遇到事情多与他们商议,朕知道你有很多新奇的想法,只是你要切记,有些人的利益,不是那么好触碰的。”

一口气说完这些话,赵构已然气喘吁吁,歇息一会后,他又说到:“去把你的母亲和佳儿叫进来,另外,你让人去传令宫中侍卫,敲响皇城鸣钟,召集所有在临安的官员,奉天殿奉天殿听旨。”

“儿臣遵旨。”

赵旉忍着难受前去传令去了,赵旉刚出去一会,邢皇后和上官佳便来到了床榻边上。

赵构见了,道:“来啦,坐吧。皇后啊,跟着朕这么多年,辛苦你了,将来朕不在了,你可得好好帮着旉儿,照应好后宫呐,佳儿,你须得好好与你母后学学,日后也能独自承担这后宫政务。”

“而且,旉儿日后是皇帝,身边缺不了三宫六院,你身为旉儿皇后,切不可带头争风吃醋,你要记住,你便是宫内法纪的标准,若是你也乱来,这后宫就完了。”

邢皇后早已是说不出话了,只是一双手紧紧的握着赵构的手。上官佳道:“请父皇放心,儿媳定然不会让后宫失了分寸,绝不会影响太子殿下的宏图霸业。”

“好,服侍朕更衣吧,朕要趁着还有力气,去一趟奉天殿,传位于旉儿,否则,这大宋必然要四分五裂了。”

邢皇后忍着心中的悲伤,亲自为赵构更换衣衫,厚重庄严的烫金龙袍是没办法穿了,邢皇后只得为赵构穿了一身常服长袍,看起来倒也清爽。

之后又为赵构擦了擦脸,为他修整了发冠,方才将外间的太医和侍卫叫进来。

“好生看顾着皇上,如能保证皇上一个时辰内无事,便记你一大功。”邢皇后以少有的严厉语气对那太医道。

等太医应了,入了内间后,邢皇后又叫进来的侍卫去找来了一辆铺展平整,轮上还垫有软布的马车。

直到马车来到了宫门外,邢皇后才让人将赵构背到马车上躺下,随后邢皇后也上了马车,一路上一直握着赵构的手,眸子中透露出的悲伤被她死死掩饰住,可那晶莹的泪水却是无论如何也收不住。

“瞧你,再哭朕这衣裳又要换了。朕休息一会,到了叫朕。”待到邢皇后点了点头,赵构方才闭上眼睛休息。

另一边,听到宫墙鸣钟响起的声音,整座临安城都沸腾了。

鸣钟一响,必定代表着大宋出现巨大的危机了,百姓们纷纷议论着到底出什么事了,传的最快的还是赵构遇刺之事,大部分人都认为是皇帝陛下驾崩了,这是新帝召集众臣议事呢。

临安城内,无论官职大小,无论是何爵位,只要与朝堂有关的皇族和官员都在半个时辰内来到了奉天殿的百级玉阶之下,其中便包括赵桓。

“陛下有旨,百官入内朝见!”

随着随侍太监的一声通传,文武百官和皇族列着队伍向着奉天殿行去。等到文武百官都进了殿内,站在赵构身边的赵旉道:“众位无须多礼,今日召见,乃是陛下有要事,说完即可。”

站在皇族队列最前方的赵桓刚入大殿内时还在感叹没能炸死赵构,竟是让他还能组织朝会,可此时打眼一看,赵构已是靠在龙椅上,脑袋微低,一副精神不振的样子,赵桓心内又高兴起来了,在他的眼中,最大的敌人是赵构,而赵旉不过是翻手可灭之人。

等赵旉说完,赵构费力的抬起脑袋,道:“众位卿家,朕自登基一来,不说有功,但却无过,众位卿家与朕同甘共苦,让大宋得以安然立于大江之南,功不可没,只是,朕来不及加封众位了。”

说到这,赵构突然觉得自己好像又有力气了,他坐直了身子,道:“众臣听旨!”

听到这句话,文武百官俱都躬身抱拳,静静的等着赵构说话,就连一众皇族也是如此。

“朕自建炎元年以来,在位十一年之久,自问于大宋稍有作为,今,太子赵旉文成武德,才华纵横,朕特传位于太子,众位大臣务必顷力相佐,庇佑我大宋国祚绵长,国运昌隆!钦此!”

“臣等接旨!”

听到众臣的回应,赵构脸上有了一丝微笑,但那身躯却是轰然后仰,再也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随侍的太医伸出手为赵构把了脉,又验了眼和心,后退几步,跪伏在地,道:“陛下驾崩了!”

随着这一声呼喝,满朝文武跪伏一片,俱都高呼皇上,一群人中,只有赵桓心内颇为高兴。

秦桧排在文官队伍的前边,心中为这次的行动感到无尽的惋惜,没能直接炸死赵构便是一大缺憾,如今赵构已然下旨让赵旉接手帝位,再要帮赵桓上位,却是件麻烦事了。

赵旉站在赵构身旁,下达了他正式成为皇帝之前的最后一道命令:“传檄大宋各地,自接到命令起,各地官员为父皇带孝三日,此外,百姓无需如此,自行生活便是。七日后,为父皇举办丧葬礼仪,入葬永思陵。”

等文武百官从命离去后,赵旉亲自背着赵构回到了马车上,车上邢皇后见到如此情况,早已明了了是何原因,赵旉将赵构放在了马车之中,跪在赵构身边,一言不发。

邢皇后将赵构逐渐变冷的身躯揽入怀中,眸子之中黯淡无光,通红的眼睛再也哭不出眼泪了。

看着自己母亲如此伤心,又看到父亲就这么躺在身前,跪着的赵旉心中聚敛起一股无尽的戾气,手上的青筋已然曝起。

少顷,邢皇后的情绪已然平定了些许,而马车也已经行到了寝宫,上官佳来到马车旁边,扶着邢皇后下了马车,跟着抬着赵构的尸身的赵旉和三名侍卫一同入了宫室。

将赵构放在床榻上后,赵旉道:“佳儿,好好照应着母后,孤要去把行刺之人挖出来,为父皇报仇雪恨!”

上官佳此刻也是悲从中来,只道:“殿下自去查探,宫内有妾身照应。”

赵旉离开了赵构的寝宫,对身后跟着的大汉亲军道:“去把李昊和秦忠和叫来,孤在文华殿等他们。”

片刻后,李昊和秦忠和联袂而来。

“臣李昊(秦忠和)参拜殿下。”

“平身,孤召你二人来,是要知道父皇遇刺这一事,查的如何了?”

两人一个管宫外,一个管宫内,分别查探此事。

两人相视一眼,秦忠和道:“启禀殿下,宫内并无与此次行刺直接相关之人,只是,陛下前去查看府宅之地的消息是由一个老太监通传的。”

“此人原是晋王做皇帝之时的宫内近侍太监,朝廷南狩时也跟着过来了。晋王殿下回来之后,也是与之多有交集。此外,此人与户部尚书秦桧近来也是联系颇多。”

听到秦桧两个字,赵旉心内便已然对这老太监判了死刑,不过还需要从他嘴里的到秦桧的罪证,是以还不能动这个人。

秦忠和说完了,赵旉又将目光对准了李昊,李昊道:“启禀殿下,锦衣卫查探所得,陛下遇刺之地,有大量黑药爆炸产生的灰土,但大宋早已不再使用黑药,存储的黑药也是村存于兵部府库,常人难以获得。”

“此外,北镇抚司还传来消息,说是金人近期又蠢蠢欲动了,不过宋金边境处的金人只是加强了武备,并未增兵,而据暗线所获的消息来看,完颜宗弼如今就在临安。”

“由此推断,陛下遇刺,很有可能便是完颜宗弼所为,锦衣卫如今正在查探完颜宗弼的踪迹,一旦有所发现,臣必当上报,并亲自带人抓捕完颜宗弼!”

听完两人的汇报,赵旉心内松了口气,至少不是什么消息都没有。

“李昊,让周锦然谋划一番,杀掉完颜阿骨打,让他们也体会体会这彻骨之痛!另外,无论有没有抓到完颜宗弼,只要查到秦桧任何一丝不忠不义,有伤天和之举,就给我抄了他的家!”

下边两人一愣,心道这是直接要排除异己了吗?可二人也不敢多说什么,毕竟自己还是太子这边的,再怎么清算,也算不到自己头上。

赵旉这边在布置着严查之令,此时的秦桧府上却是氛围诡异。

完颜宗弼端坐主位上,赵桓站在下首位,秦桧则站在另一边。

大厅之中,赵桓滔滔不绝的说着这一次行刺的细枝末节,更是在完颜宗弼面前大夸秦桧的厉害,可他却是没有意识到,秦桧和完颜宗弼脸上越来越阴沉的神色。

直到完颜宗弼实在忍不住了,一拍椅子把手,大喝一声:“够了!”直吓得赵桓跳了起来。

“赵桓,是你蠢还是我蠢?赵构赵旉这父子俩厉害的并非赵构,而是他那儿子!你这么一来便是触了他的怒火,大金在宋地的布局怕不是要毁在你的手中!”

赵桓吓得话也不敢说一句,只能在下边自己思考着到底如何应对眼下的局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