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大宋新朝 > 第四十三章 炮决叛逆
 
当赵旉看到城上的动静后,嘴角微不可察的勾起了一个弧度,“传令下去,义勇军去将大营中的老式火炮悉数带过来,今日便要破了这水富县。”

当即便有一名大汉亲军应诺后下去传令去了。不多时,义勇军军阵中有了动静,约莫两千人奔回了大营,而城头上的郑荣见到这一幕后,心中无来由的害怕,他不知道宋人又要搞什么名堂来对付他。

“报!启禀将军,元帅帅兵从南门入城了,此刻正向军营行来。”

“快,随我去见元帅!”郑荣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不等身边亲卫答应便一个箭步冲了出去。

一众亲卫也是聪明,知道将军就这么跑了,不明就里的大军肯定会乱起来,于是他们边跑边喊:“兄弟们,元帅大军到了,郑将军前去迎接,兄弟们定要守住啊!”

这一消息对于城上守军来说无疑是一剂强心剂,他们一个个顿时又来了精神,死命的顶着女墙,承受着宋军的攻击。

城头得知援军到达的同时,赵旉挥手让前来报信的斥候退了下去。

在他看来,水富县城墙年久失修,大理国大军即便全数来援,也不可能挡得住自己麾下的虎狼之师。毕竟军中还有那么多的火炮没用呢。

“报!启禀殿下,义勇军火炮营已就位!”

“传令,让陈泽锋负责指挥,给孤将这水富县城墙轰塌!”

命令传达片刻之后,义勇军大阵处便响起了一阵阵轰隆之声,而伴随着一阵白烟的腾起,一枚枚实心弹纷纷飞向城墙,不过数息之间,城墙上便被砸出了一个个肉眼可见的坑洞。

城内。

“元帅,你可来了,如若再不见到您,末将估计就要守不住了。”

张明宇知道郑荣不是一个轻言放弃的人,这个人当初在大理国南方与众多蛮人交战时那可是杀神一尊,如今这般委屈的样子,必是出了什么大事。

“子道(郑荣的字)啊,莫急,你且慢慢与本帅说说,这一战到底发生了什么,怎的刚开战一天你便说守不住了?”

郑荣涨红了脸,其实他不过是曾经从未遭遇过挫败,如今陡然碰到硬茬子,没能转换过来而已。

“元帅,末将本已将各类守备物资都准备齐全了,即便是雷木也都是将城内民房拆了补足了,可谁知那宋人诡计多端。”

“宋人之中先是有一支三千人的队伍,手中持着一种能喷出火光的物事,那火中还会飞出铅弹、铁弹,将士们是要被击中,非死即残,可好歹这种物事只能直直的打,不太适应攻城。”

“可谁知末将刚命将士们趴在城上,不要露头,下一刻便有宋军弩手抛射弩箭,末将麾下将士们死伤遍地,却是连宋人的一根汗毛都没摸着。这可憋屈死我了。”

“如今他们又有两千人回了大营,而攻势却是没有停歇,不知又要搞什么幺蛾子。”

张明宇盯着郑荣道:“莫非我大理弓箭手都死光了不成?”

郑荣知道这是在怪他为何不下令反击了。“元帅,非是末将不命人反击,实在是宋人弓弩射的极远,我等弓箭射不到,再者,那三千拿着奇怪物事的人并未撤下去,一旦将士们起身,便会立刻遭到打击。”

张明宇听到这,面色凝重,突然间,他听到城外传来了熟悉的声音,他睁圆了眼睛,心中大感不可思议。

“快,命大军即刻在城墙下集结,随时准备登城作战!快走,我等上城!”

奔跑的过程中,张明宇心中大感疑惑,火炮这么笨重的东西,宋人不是一直装在城头的么,可城外的声音是怎么回事,这可不是假的啊。

一群将官越往城边跑便越能感受到大地的震动,当他们到达城头时,宋军恰好停止了炮击,可宋军阵地上并未因此变得清净下来,反而是更加的忙碌了。

一个个宋军提着水桶往火炮上浇水,阵阵白雾从炮阵上腾起,张明宇当即下令:“救治伤患,快!”

听到命令,一众将官纷纷转身去找寻尚且活着的受伤军士去了。

张明宇沿着城墙巡视一番,当他伸出头看向城墙时,顿时脸色大变,被轰击了十数轮铁弹的水富县城墙已然到处坑坑洼洼,不知道还能承受多少次轰击。

看着城墙上躺着的几百具尸体,张明宇心中产生浓重的无力感,他仰着头,看向湛蓝的天空,心中慨叹,这才十来年不曾去大宋,大宋的军备就已然变得这么厉害了吗?

当他收回思绪之时,城外的宋军又开始装填火炮了,张明宇回到城楼处,并不下任何命令。于是乎所有守城的军士便如同先前一般,死死地靠在女墙上。

宋军仅只在北城墙部署了大军,其余三门都是空着的,这也导致北城墙要承受所有的攻击。

片刻后,宋军炮阵上又响起了隆隆炮声,数轮轰击后,南城墙终于承受不住,产生了一条不大不小的裂缝。

又经历了十余轮轰击后,有一段城墙终于发出了痛苦的嚎叫,一下子坍塌了下来。那段城墙上死死靠着女墙的一众守军纷纷跌落到了城外,最终却是被活生生的压在了城墙夯土之下。

陈泽锋见到这一幕,立即下令:“调整炮口!集中火力轰击坍塌处!将开口扩大!”

随着命令的下达,百余名火炮调转炮口,轰击那坍塌的城段,开口被不断扩大,城内守军冒着四处横飞的炮弹将各种材料往缺口处扔,想要堵住缺口,可却仍是徒劳无功。

“传令,让陈泽锋调十门火炮,轰击城门。”赵旉见开口已经逐渐扩开,又让人传令,欲要多出一条路使得大军能够攻入水富县。

“报!启禀太子殿下,秦莽义将军已然率军兵临乌蒙城下,如今已然切断了大理军之补给线路,预计三日之内便能攻陷乌蒙城!”

赵旉听到这消息,简直要高兴的直蹦。“好啊,莽义不愧是孤的得力干将啊!传令,全军备战,准备进攻!”

当命令下达后,骁龙卫、义勇军共计四千步军便已然整装待发,只等赵旉最后的命令下达。

“轰~~”

伴随着一声巨大的城门倒下的声音,另一边的城墙也已被打开了一个长达半里的开口。

“全军听令,朴刀在前,陌刀在后,火枪开道,冲锋!”赵旉拔出配剑,斜斜前指,发出了最后的进攻命令。

当一众步军冲出去之后,炮阵上的宋军打出了最后一轮炮击,随后便开始收拾狼藉的炮阵,仿若剩下的战事便与他们无关一般。

张明宇看到赵旉挥军攻城,心中立时大安,若是赵旉用火炮与他对峙,他迟早得败,但若是论近战,赵旉这万余人却是怎么也不够看的。

“传令,大军冲出城去,接战!”

一众将官依令行事,各自带着麾下的军士冲了出去,其中也包括乌蒙拓和他的乌蒙军。

这正中赵旉下怀。他当即下令道:“全军列阵!火枪迎敌!”

命令一下,大军立时形成军阵,护卫着军中的火枪手。骁龙卫、义勇军几千把火枪,不论长短,皆是列成千人一排的阵势,有条不紊的向着前方冲来的敌军开火。

短短百余步的距离,大理军和乌蒙军却是如何也冲不过来。冲了几次后,大军只得退了回去,战场上空留下近千具尸体,而更多的却是躺在地上呻吟的伤兵。

张明宇此时的心在滴血,大理国的精锐部队全在他的麾下,为了此次北伐,他调动了所有精锐部队,这一战便损失了近两千人,实在是承受不起啊。

恰在此时,他听到了城外宋军在呼喝:“大理元帅张明宇!你难道不知道行军打仗最为重要的是什么吗?后勤军需乃是行军打仗之重中之重,如今,乌蒙城已然被我大宋夺回,你这数万人已然成为瓮中之鳖,还不快快投降!”

听到这,张明宇立刻便判断出了消息的真实性,大军自从离开乌蒙城,已经数日没得到后方的消息了。

这便是证实了宋军传达的消息,但即便他再怎么冷静,麾下军将门却承受不住了。

“元帅,这可是真的?”

一众将军纷纷发话询问,可张明宇却是沉默以对,他不知道如何回答这些将领,一方面确实没有消息,另一方面却也是没有消息方才证实宋军的话。

将军们没有得到回复,皆是认为宋军说的不错了,乌蒙拓看着这一情形,也是觉得消息多半是真的了,为了乌蒙部能够存在下去,他必须做一个决断了。

他带着周遭的乌蒙勇士,悄然退了出去,片刻后,乌蒙拓带着剩余的数千乌蒙勇士来到了城外赵旉大阵之前,可他们没有一个人拿着兵刃。

“大宋太子殿下,罪臣乌蒙拓参拜殿下!”乌蒙拓来到赵旉面前,躬身下拜。

“来人,接收乌蒙族人,严加看管,并且告知他们,孤只惩戒首恶,他们孤不会多加伤害,等战事结束了,孤会放他们回家。”

“至于你乌蒙拓,孤必须要借你一样东西。”

“只要是乌蒙拓有的,都愿意奉献给太子殿下,不必说借。”

“如此,便多谢了,来人,将乌蒙拓拿下,绑在木桩上,让义勇军炮术最为精湛的军士,执行炮决!”

乌蒙拓听到这,瞪圆了眼睛,满脸的不可置信。在被带下去的时候他还大喊大叫道:“我是乌蒙组长,赵旉小儿,你不能杀我!你不能杀我!”

这阵阵喊声在乌蒙拓被绑在木桩上之后便消散了,因为此时一个黑洞洞的炮口已经对准了他,一股骚臭味从乌蒙拓所在之处传来,惹得周遭一众宋军一阵厌恶。

“炮决叛逆乌蒙拓,余者盖不追究!执行!”

随着轰的一声炮响,乌蒙拓连同绑着他的那一根木桩都烟消云散了,剩下的只有一堆残肢断臂,一摊碎肉。

整个过程都被城上的张明宇看在眼中,他心中也如郑荣一般,产生了一丝惧怕,“传令下去,大理大军绕开乌蒙城,立刻南下石城郡,在那里挡住宋军!”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