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大宋新朝 > 第二十五章 渡江南撤
 
险道上,陈泽锋一行人听到大寨中传来的爆炸声,尽皆沉默不语,他们脚下步子却是不由自主的加快了些。

半个时辰后,余下的义勇军尽皆在山下集结完毕。他们一个个隐匿身形于树木杂草之中。等待着陈泽锋的命令。

“将军,兄弟们抓住一个细作,此人说是要见你,否则便是死不瞑目。”

“带他过来吧。”

陈泽锋知道,这人十有八九是镇抚使派来的。

“小人拜见陈将军。”说罢,将手伸向腰间,一众义勇见其如此动作,忙将刀剑架在他的脖子上。

却只见这人掏出一枚玉佩,交给了陈泽锋,一众人方才收下兵刃。

“陈将军,小人奉命前来接应众军撤离,还请将军莫要见疑。”

“你就一人前来?莫不是我等不杀上一阵还能逃出生天?”

“绝不可再开战端,如今雪里花北已被将军麾下兵士炸伤,大营内尽是金人,山下大营中不过留了些伪齐军的老弱,守备松懈,当可蒙混过关。”

“蒙混过关……”陈泽锋思量着这一计策的可行性,片刻后,他便下定了决心。

“传令下去,众军皆隐匿行踪,去掉身上绑缚的红布,我等只着伪齐军的褐衣,穿过敌军大营!”

“将军,请穿上小人带来的衣甲。”

陈泽锋闻言向那人手指的地方看去,好家伙一百套伪齐军衣甲就这么放在彼处。

有那么一瞬间,陈泽锋想敲死这个来传信的旗官,他转念一想,不对啊,这个旗官一人不可能运来这么多衣甲,定然还有其他人。

“军士,你的小旗人都在哪猫着呢?”说完,他还给了这旗官一个眼神。

那旗官立刻会意道:“他们都在外围藏着呢,以防有人过来。”

“好,传令,大家着甲!无甲的十几人便装作俘虏,与我等一同穿过伪齐大营!”

山头上,周锦然表现的很是忧虑,别人都以为他是担忧雪里花北的伤势,殊不知他是借着担忧雪里花北而担心着山脚下的部属们。

此次派人接应义勇军撤离,他所派的便是手下最为精锐的小旗,不仅如此,在那副将的营寨周围,也早已布置下了数支小旗,就怕出什么意外。

“可千万不要出事啊。”周锦然如是想到。“泗鸣,将军怎么样了。”周锦然出声问身边的亲卫旗官道。

“将军,北将军还没有传来消息。”

身为锦衣卫,长期在敌人后方活动,这一语双关的能力,是每个人都练就了的。若是不练好这等本领,届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希望人没事吧。”

周遭的人听到这一句感慨,皆是觉得这位周将军是真的在担心北将军,他们对这个宋人的好感一瞬间便上来了。

可只有身旁的锦衣卫方才明白他到底想的是什么,却也不会说破。

山下,那副将的大营门口,几名垂垂老矣的哨兵扶着长枪,斜斜倚靠在拒马上,大营之中一眼看去,却并未能看到多少人手。

“将军,那副将已然将可战之兵都调派上山了,此时大营之中守备之人不过数百。”

“还请引路,带我等离开此处。”

那旗官一拱手,便带着一旗锦衣卫走在队伍最前边,没穿衣甲的义勇们站在两列穿了衣甲的义勇中间,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

陈泽锋领着全副武装的凌沐芸和另一名亲卫走在锦衣卫和义勇们中间,乍一看还真像是一队人压着俘虏回来了呢。

“站住!什么人?”

营门守卫见远处来了一队人,霎时来了精神,倒不是说他们会舍生忘死的冲上来,这一声询问只不过是为了方便自己做一个是否逃跑的决定而已。

“我们是山上押送俘虏的,兄弟们行个好放我们进去吧。”带着一众人走出来的旗官如是回答道。

几名哨兵一听,嗐,是自己人呐,那没事了。“弟兄们辛苦了,进吧。”

听到可以放行了,陈泽锋满脸的不可思议,这就进去了?这军纪可真不是一般的差啊。

他轻轻拍了拍凌沐芸的手背,安抚了一下这心意相通的女子。

随即,一众人向大营内走去,路上虽是遇到了几队巡逻兵,可那些家伙对于这支押送俘虏的军队根本没什么兴趣,看了两眼便走开了。

一行人很快便走到了大营的另一头,这边的寨门也有人守着,看起来守备还较为严格。这是因为这边是大营后方,为防备有逃兵,专门挑选了一些较为精壮的人作为守卫。

“站住,你等深夜出营,干什么去啊!”

守门的是一个精壮男子所带的十人,这些人见到营内有人来了,便将大营门堵了起来。

陈泽锋没听到旗官对这军士的回答,便出面喝道:“瞎了你的狗眼!没看到我们押着俘虏吗?”

那守卫一听这愤怒的声音,立马就怂了一大截。

“这位将军,小的们也是例行公事,奉上头的命令办事,还望将军不要为难小的们。”

“放屁,这是金人爷爷要得俘虏,要连夜押送前线的,耽误了事情,便是周将军也没法交代!”

“是是是,将军请,将军请。”

那迎上来的头领被陈泽锋这一顿呵斥,只能是悻悻的躲到一旁,与自己的那一帮子弟兄缩着脑袋,看着这些人离开。

走出伪齐大营十余里的路程后,陈泽锋下令道:“将士们,将红布给老子系上,咱们往长江边赶,返回大宋!”

“诺!”

一众人听闻可以回到大宋的治下,皆是满面红光,简直比打了一场胜仗还要兴奋。

“将军,这是镇抚使大人要我交给您的。”

那旗官递过来一块漆成黑色的竹片,上边隐隐约约有些什么字。

陈泽锋拿过来后,那旗官又递过来一个竹管,这竹管中装了一剂药水,陈泽锋将药水小心翼翼的倒在竹片上,上边的字迹瞬间就清晰了。

只见那竹片上赫然写着:锦衣卫北镇百户。

“多谢使者,还请使者替我拜谢镇抚使大人。陈某必不负厚望!”

说完,将自己身上的竹片拿了出来,那是旗官官职的竹片,如今,却是要上交了。

目送着那一旗锦衣卫离开,陈泽锋暗道:“百户大人,泽锋必然承袭你的意志,带出一支出色的锦衣卫!”

“令!全军整备,立即出发!如遇敌军,不得交战,绕道前行,直奔临安!”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