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大宋新朝 > 第十八章 开封义勇
 
夜晚的开封城,灯火星星点点,与之相对的是大片燃烧过后的民房。

  酒馆内,陈泽锋走到那几名金军身旁,对金人说道:“勇士,我们将周围的闲杂人等轰出去,让几位勇士能好好享受一番。”

  说完,不等金人同意,一众齐军便动起手来,将店内所有人都哄了出去。

  那女子本以为这宋人是来替自己求情的,可没成想竟是妥妥的狗腿子一个。

  “奸贼!逆贼!你等枉为世人!”在女子的喝骂声中,陈泽锋等人关上了酒馆大门。

  一众人小心翼翼的挪到金人身后,就在抓着那女子的金人要将手伸入女子衣襟的瞬间,陈泽锋一个箭步冲到金人身后,随即手起刀落,那金人便成了刀下亡魂。

  一众齐军在金人尚未反应过来的时候乱刀齐下,将几名金人砍成了肉泥。

  而那女子则早已被陈泽锋护在了怀里。女子依旧惊魂未定,一切发生的太快,明明自己就要失身了,明明这些人是金人的狗腿,为何?

  直到她一转眼看到死在金人刀下的哥哥,方才扑到那尚未凉去的尸体上失声痛哭。

  一众齐军大眼瞪小眼,不知道如何处理眼前的局面。

  最终,还是队正陈泽锋看不下去了,拉起那女子道:“姑娘,如今你已是孑然一身,如若不弃,便将我等当做你的哥哥吧。”

  “各位好汉,你等既是有勇气打杀金人,为何当初不与大宋一同抵挡金人,如今却在此当金人的走狗?”

  “实不相瞒,今日我等回营便要劝说同袍与我等一同反了金人。敢问姑娘芳名?”

  “小女子凌沐芸,这位将军,可否让我也参军,我也要杀金狗!”

  “凌姑娘,你且随我等回营,待起事之后,我等自会送你出城,如若姑娘有心投军,不若度过长江去找太子殿下。”

  “太子殿下?”

  陈泽锋知道这一时半会解释不清楚,因为他也不知道太子是怎么想的,毕竟这找人投军,不分男女之事也是他的北镇抚司下的命令,他只管执行便是了。

  一行人匆匆赶回军营,守卫牙门的伪齐军看到他们队中有一女子,只道是拉回来消遣的,也没盘问什么便将人放进去了。

  进入军营后,陈泽锋交代了自己队中的士兵,要他们保护好凌沐芸。他则独自一人来到了营官的大帐。

  营官邹杰,手底下有二十个队,共计四百人手,此外,他还有另一个身份:北镇抚司锦衣卫百户。

  这四百人中就有他的十几个手下旗官,到时只需下边人配合,将整个营的人都带着去打金人也是有可能的。

  “大人,我等是否要行动?”

  “金人在城内一而再再而三的破坏,再过不久城中便要没了宋人了!”

  “泽锋,今日你们救下一名女子之事我已知晓,周镇抚之意也是如你所说,不可让北方反抗势力断绝。”

  “大人,如今城内伪齐军群情激愤,人人都恨不得杀金人,食其骨肉,我等如今举事,又有何不可,事成后只需放出风声,说是我等不满金人暴虐,起义归宋便可。”

  “也罢,便如你所说。”说罢,邹杰从里衣内拿出一个挂配,挂到了腰间,这是锦衣卫的信物,却也可以拿来做装饰。

  陈泽锋在看到那挂饰的时候便知晓,百户大人不打算隐藏身份了,于是他也取出了自己的挂饰。

  “传令,全营集合,泽锋,你去叫所有队正到我这来,记住,是一个一个叫。”

  不过片刻,二十名队正全都来到了营帐。赫然看去,其中竟有十三人腰悬挂饰。

  陈泽锋惊讶于百户大人的保密能力,更为今晚的行动感到更有希望。

  七个迷迷糊糊的队正看到邹杰那眼里的寒冷,纷纷打了个冷颤。一个胆大的问道:“营官,这大晚上的集合兄弟们做什么?”

  “咱们的妻儿父母正在遭受金人的残害,你们说说,我们该当如何?”

  “我等早看这金人不顺眼了,若非我大齐与其联盟攻宋,我非得与他们好生打上一场不可!”那胆大队正也是豪爽,一说到这便是怒火中烧。

  “营官,咱们还是忍忍吧,这再怎么也打不过他们呐。”

  “还有人有什么看法嘛?没有?这样吧,赞成我们不与金人计较的,站右边,其余便是赞成攻杀金人的。”

  说完,邹杰第一个走向了右边。

  一众人面面相觑,尤其是那十三名旗官,都不知道自己的百户到底怎么了。

  有了邹杰带头,七人之中的四人也站了过来。

  可谁知,邹杰当场下令:“把这四人砍了。”

  陈泽锋等闻言,未等那四人做出反应便是一顿刀劈剑刺。四人连发生了什么都不知道便被砍得不成样子。

  “传令,全营将士,作巡逻状前往金人大营,以军士走丢为借口,要求进入营中搜查,如若不然,便与他们打!”

  陈泽锋等一干队正闻言大喜,终于不用受金人的窝囊气了。

  二更天时,金人大营外出现了一大队齐军,齐军要求进入大营搜查,金人自然不可能放行,这样一来一去便闹将起来。

  而当一名金人恼羞成怒,拔刀砍杀了一名齐军后,彻底激起了齐军的愤怒。

  四百人的队伍瞬间压入了金人牙门。可毕竟四百人过于稀少,很快便被金人赶出了大营。

  邹杰带着军士们边战边撤,一直撤到齐军大营不远处方才稳住阵型。

  “泽锋,你回去叫人!”

  得到命令的陈泽锋撒开两腿玩儿命地向大营跑去,刚到大营门口,他便大声叫喊道:“兄弟们,金人杀了咱们的兄弟,此刻还在缴杀走营官等三四百人,快随我前去帮忙啊!”

  喊完,他也不等营中士兵答话,立刻便往战场处跑去。

  营内还有邹杰留下的一队士兵等着营造声势。当他们听到陈泽锋的喊声后,为首的队正发了声喊。

  “兄弟们,金人杀我父老,辱我妻女,如今又杀我兄弟,是男儿的,随我将杀出去!”

  他这一鼓动,原本还有些左右摇摆,不知如何是好的士兵立刻便拿起刀枪剑戟冲了出去。

  很快,整座大营便变得空空如也,就连火头军都拿着锅碗瓢盆冲了出去。

  前方也有金人闻讯而来,在他们眼中,懦弱的宋狗竟敢向他们发起攻击,简直是找死。

  而邹杰这边已然损伤过半,就连队正都死了一半,而他自己也被砍伤了左手。

  雪里花南得知齐军作乱后,立刻召集了亲卫,骑上战马向交战处赶来,可万人大战,一名将领的勇猛,并不能改变战局。

  渐渐的,金人开始不支,直到第二日清晨,经过一夜的激战,齐军击退了金人的进攻,并将其赶出了开封城。

  城内残存的百姓一出门便看到满城的残肢断臂,血流成河,心理稍差一些的当场便晕了过去。

  一队队右手手臂上缠绕着大红色布帛的齐军在街道上清扫着废墟,掩埋尸体。

  昨日一战,这支齐军的指挥官被雪里花南一马刀劈翻马下。是以一群指挥、营官一商量,干脆投了大宋算了,金人和郝传波是不可能容得下我们这些人的。

  于是乎,此时的这些军队,再称为伪齐军便已然不妥。但他们起义的消息大宋尚未知晓,也不能称为宋军。

  陈泽锋脑瓜一转,向邹杰提议道:“百户,不若便叫开封义勇军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