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大宋新朝 > 第十三章 首战告捷
 
次日清晨,回来报信的侍卫军军士骑上快马,先行向襄阳方向出发,大批的宋军将士则跟在李昊身后缓缓开出了临安城,有些起的早的百姓有幸看到了这一幕。

  大军前阵是三千临安府禁军,他们中有一千五百人肩抗长枪,八百人腰悬槕刀,身着重步人甲,一千二百人身负一个箭壶,手持一柄神臂弓,身着轻步人甲。

  禁军阵列虽然整齐,但是行军脚步杂乱无章,且神情中并未有一名军士在上战场之前的亢奋之色,仿佛他们真的就只是去送粮草淄重,别的不管他们事一般。

  在他们身后,是穿着崭新的大红战袍,头戴精铁碟形盔,上边插着一根黑色羽毛,身穿大红色铁甲,脚下穿着一双皮质战靴的五千骁龙卫,他们三千人肩抗重火绳枪,腰悬直刀,腰间还挂着两个装有定装火药的皮匣子。

  紧随其后的有五百燧发枪手,再往后则是一千押送着大军粮草淄重的骁龙卫朴刀兵,还有五百人身上就挂着一把腰刀,而他们的主战武器则是放置在辎重车上的陌刀。

  类似大盾,陌刀,铁锤之类的重型装备在行军时均放置在辎重车上,以减轻军士的行军压力。

  大宋禁军的步人甲按兵种不同而着装不同。长枪兵着甲32-35公斤,重刀牌手着甲30公斤左右,弓手着甲26-28公斤,骁龙卫虽然铠甲样式不与步人甲完全相同,但皆是重装步兵,将士们行军必须着甲,再拿上大盾之类的装备,那到时敌军一冲,轻则溃败,重则全军覆没。

  骁龙卫行军过程中无人交头接耳,无人左顾右盼,眼神中满是刚毅,他们皆是各地禁军中抽调的,由太子宫侍卫军担任将官训练出来的精锐,就连行军的步子也是一模一样,五千大军迈出的步子竟是惊人的一致。

  赵旉在城头上目送大军离开之后,便在一众大臣的陪同下回到宫中处理政务去了,留下的只有满脸震惊的一群早起百姓。

  三日后,伪齐守将苍德浩在郢州将军府中接到斥候来报,说是宋军撤退了,好似要集合全军之力进攻襄阳。

  苍德浩闻言大喜,管他进攻哪里,只要我郢州不失,便是大功一件,随即他又感觉不对,万一襄阳一失,那这襄阳六郡不就只剩下自己这郢州了么,那岂不是死定了。

  正当他苦思冥想如何应对时,又有斥候来报,说是金人的援军来了,苍德浩一激灵,立刻穿戴披挂整齐,带着十几个亲兵就去迎接了。

  金人入城,城内的宋朝遗民无不心惊胆战,唯有伪齐一帮子人开心的不得了,他们知道靠自己打不过大宋,即便人家被金人揍得皇帝都跑到海上去了,那人家还是大宋,体量照样比自己大。

  这一日晚上,金人主将阿坝贝塔拜,一个金人大军中默默无闻的小将,他端坐在本该属于苍德浩的位置上,随意的喝着酒,身边搂着两个美姬,过了好一会,才像是刚知道苍德浩站在下首一般。

  阿坝贝塔拜对苍德浩说道:“苍将军,本将军给你两千大金勇士,你带着他们和你的手下一起去劫杀宋人的辎重队,他们刚从临安出来不久,如果你让他们到达了襄阳,那这仗我们也没法帮你们打了。”

  苍德浩哪敢接这话茬,只能应声唱诺,倒退着出了会客厅,出来之后,他一改先前的谄媚样,变得威严起来,至少他是这么觉得。“令,郢州所有兵马全数集结,再让这位勇士带着你去金军大营选两千勇士与我们同行,咱们去劫杀宋人的辎重队!”

  一旁的亲兵只能捏着鼻子认了,谁让他是小兵呢,这去金人大营,还不如杀了他呢。

  此刻的襄阳城下,大宋皇帝赵构骑着战马,在周遭一群将官的簇拥下来到了城外五里处,望着矗立在面前的襄阳城,赵构心里暗恨,是谁把襄阳城修的这么坚固,又是谁把襄阳城丢掉的。

  襄阳城下此时尽是宋军攻城将士的尸首,从出征到现在,十万大军已然伤亡了两成,如若再伤亡个两成,那此战便没有再打下去的必要了,大宋将士没那么大的毅力撑下去。

  赵构看看身边的一群将官,除了岳飞还在周遭清缴残敌,之外,韩世忠也不在阵前,他被派到郢州去了,因为斥候传来消息,宋军刚从郢州退兵,金人就入城了,随后苍德浩便领着一万余人出城一路向南去了。

  周围的将官也是将能想得到的办法都试了一遍,可依旧不能攻破襄阳,赵构此时最希望的,便是援军尽快赶来了。

  从大宋前往襄阳的必经之路上,并没有什么过于险要的地形,而金人善骑战,就得选择平原地区伏击宋军,泸州有一处官道地处平坦,离官道二三里处有一树林,此时的树林中正冒出缕缕青烟,苍德浩的大军已然在此设伏。

  离此地十数里之外的官道上,缓缓开来一支打着大宋旗号的大军,为首将领穿着铠甲与寻常宋军皆不相同,那将军威风凛凛,一张国字脸赫然显出他的身份,这一支大军便是骁龙卫和临安禁军所组成的混编部队。

  李昊在战马上远远便看到了那树林上方飘着的炊烟,看着彼处,他陷入了思考,他知道,这是他进入太子眼中的第二仗,必须要打赢,而且要打的漂亮,于是乎,他下令道:“全军戒备,缓缓前行,斥候重点查探那片树林!继续前进!”

  又前行了七八里路的样子,李昊感觉到了明显的不对劲,骁龙卫的精兵们也察觉到了气氛的异样,唯有前方的禁军尚在战战兢兢的缓慢前行。

  突然,李昊一声爆喝:“全军备战!面向树林,长枪在前,陌刀在后,刀盾手护住火枪阵,神臂弓护住两翼,各将归位,命辎重兵将各军器械送到战兵身边!”

  命令一下,各军立刻忙了起来,除了禁军稍稍有些慌乱之外,并未有什么问题。可如此一来,苍德浩便知道自己再也藏不住了,先前杀掉的几个宋军斥候已然没什么效果:“传令,各部上马冲阵!”

  要说伪齐之大将,有点能力的两人中,荆超已经战死,李成则被堵在襄阳城中,这苍德浩可算是个毫无才德的家伙,靠着钻营取巧干上了大军统帅,军中将官多有克扣下属军饷之事,也是学着苍德浩干的。

  此时,李昊大军已然列好阵势,苍德浩缩在大军队列后阵,催促着军士上前列阵。杂乱的金齐联军因为语言不通,花费了好一段时间方才列好阵势。

  不等军士们调整好状态,苍德浩便下达了发起冲锋的命令,带领两千金兵的偏将还没鼓舞起军士的士气,就见伪齐大军发动了冲锋,这一刻,他只想砍了苍德浩的脑袋。

  眼看着敌军发起了冲锋,李昊喊到:“每行千人!大盾上前!陌刀补缺!火枪列阵!”

  随即禁军刀盾手排成两排,顶着大盾立在大军最前方,重火绳枪手们抬着火绳枪,杵着抢架分为三行,每行千人,当金齐大军离大军有百余步远时,李昊下达了开火的命令。

  随着枪声的响起,冲在最前列的伪齐大军被打的人仰马翻,冲锋的军士看着面前被打翻在地的同袍,又看看远处宋军阵列上冒起的白色浓烟,隐约还能看到点点火光,可有些人看到火光听到响,却是再也无法向宋军冲击了。

  骁龙卫重火绳枪手采取的是这个时代完全不存在的三段式射击法,前排士兵射击完毕,立刻向后退去自行装弹,每一排军士都要遵守排头军官的命令,同时射击,以达到最大的杀伤率。

  当三千重火绳枪在射击的时候,两翼的神臂弓手在敌军迫近五十步时,展开了齐射,神臂弓实际上并不是弓,而是弩,一千二百人的弓手,每三百人一组,弩箭不断的从头顶落下,铅弹铁珠不停的从面前袭来,金齐联军的心里防线已经濒临崩溃。

  躲在大军最后的苍德浩哪见过宋军有这等火力。屁股下的战马跑的更慢了,周遭的亲兵此时反而庆幸自己跟了这个怂包将军,至少可以保一条命。

  李昊在军阵侧翼看到了敌军后方的异样,他下令道:“令,三队燧发铳手立刻迂回敌军侧翼,攻击敌方骚乱的后军,另两百人去把后阵火炮推上前来,装黑药,碎弹,待敌方近至二十布时开炮!”

  随着金齐联军的不断突进,付出巨大代价的他们终于迫近宋军十五步,可这时,宋军阵列突然散开缺口。

  只听到一声声“嘭!嘭!”的巨响,冲锋的联军那仅剩的脆弱心理防线终于被打碎了,金人,伪齐军,纷纷哭号着四处逃散。

  躲在后阵的苍德浩看着手下军士在一阵阵炸响中粉身碎骨,四散而逃,当真是吓得魂不附体了。

  恰在此时,迂回的三百燧发枪手也到了最佳射击位置。三百军士在各自都头的带领下排好了阵列,当苍德浩发现这一撮人马时,枪林弹雨早已打在了他们身上。

  这一波弹雨打碎了苍德浩最后的勇气,他不顾身边不断倒下的亲兵,调转马头向来时的方向策马奔去。

  李昊看着面前数千人的乱军,晓得就此让他们四处乱窜终会对当地百姓造成不可估量的伤害。他立刻下令:“骁龙卫朴刀军隧发军,骑上战马,追击四散而逃之敌,切不可使其为祸四方!”

  看着一千五百人的队伍分为十五队,四散追杀敌军,李昊又下令道:“禁军收捡战场,救治伤患,遇到金人,格杀勿论,若是有宋人,便让他们充作劳力,为大军赶车。另,火头军宰杀受伤严重的战马,给将士们打打牙祭!”

  第二日一早,所有追杀溃军的骁龙卫都回到了战场,此时的战场飘荡着一股马肉的香味。

  此一战金军伪齐共有一万两千人,其中有五千骑兵,他们坐下的战马起码有千余匹被打伤,除去这八千大军吃掉的部分,仍有许多马肉可运往襄阳。

  李昊让人将剩余的马肉均做了腌制处理,否则用不了几日便会臭了。

  午时,李昊站在大军阵前,亲手砍杀了伪齐大将苍德浩,并激励将士们要不惧艰苦,奋勇作战。

  惧怕战斗的禁军在经历了昨日的一番战斗后,开始变得跃跃欲试。在他们眼中无可匹敌的金人骑兵竟然被当时守在身后的这些新建人马打散了,这无疑激起了他们早已沉睡的骨子里的血性。

  “将士们!继续前进,目标襄阳城!”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