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大宋新朝 > 第五章 黄天荡之战
 
镇江,位于大运河与长江的交汇处,西临建康,北枕长江,东西两侧有焦山、金山可以俯视江面,把控水道。

  在完颜宗弼到达此处之前,韩世忠便已然命人在两山布防,并在大运河入江口凿沉了一批破旧之船,堵塞河道,阻止完颜宗弼率军北上。

  银山龙王庙所在乃是此处另一至高之处,韩世忠看准了金兀术必然会派人上山观察大军布局,所以他在庙内布置了两百军兵,在山下丛林也布置了两百军兵,就等着金人上山,随后伏兵尽出,活捉金人。

  数日后,金军到达镇江,此时的韩世忠定然不知道完颜宗弼的脸色是多么难看。

  “全军休整,派出巡船,监视宋军,另,明日东、西、耶乌整顿兵马,备战,南、北二人带十数人随我去那儿,居高临下,查探敌情。”金兀术指着银山顶,眼中尽是戾气,本想着安安稳稳回大金去受那英雄一般的待遇,族中的姑娘眼里的热情是对他最好的赞誉,想到这些,金兀术便怒气冲天,“韩世忠,我必要你碎尸万段!”

  第二天一早,金兀术带着南北兄弟和十多名随从卫士向银山快马奔去。值守在山下丛林中的两百宋军并未有将领率领,值守了一整晚,一宿没睡的他们正是困得睁不开眼的时候,一个个无精打采的,甚至是哨兵都杵着长矛睡着了,以至于金兀术等人从他们两里之外往山上而去都不曾发现。

  龙王庙内,苏德正整理着身上的战甲,他手下的两百军兵并不和山下的一般,虽不说个个精神百倍,但都是清清醒醒的,突然,一名本应在半山腰值守的军士跑进庙内,军士向苏德行了一礼后说道:“将军,金人十数人已然上山,离此处应不足五里。”

  苏德一挥手,这军士便很自然的退了出去,可见其早已适应了这斥候和将军之间的关系。“将士们,随本将军出去,抓住那十几个金兵!”

  一众宋军排着阵列,簇拥着苏德沿着道路向山下奔去,山道狭窄,仅能容两匹马齐头并进,金兀术和南北兄弟骑着马,只能一人在前,两人在后,他们前边走着四个侍卫,后边跟着十六人,他们一行二十三人尚不知道山上有两百宋军正在向他们奔来,雪里花南走了一会后,对金兀术说到:“四太子,我总感觉不对,你看前方树林,这飞鸟如何会一阵阵惊起,这分明是有大队人马经过才会有的景致啊。我军在此处并未部署,那便只能是宋军了!四太子,快撤吧!”等金兀术反应过来,苏德已然率领宋军向他们冲了过来,金兀术这才惊觉,“快撤!”

  二十余人开始向山下飞奔,然而二十名侍卫是步军,不一会就被金兀术三人甩在了身后,不过宋军皆是水军,并无战马,也只能靠两条腿走路,如此竟然是追了一路,直到山下宋军察觉到山上的异常,两百人冲出树林堵住出山口时,金兀术与南北兄弟已然跑了出去,但那二十人侍卫却是再怎么也逃不出去了。

  四百宋军包围着二十个金人侍卫,如此实力悬殊的场面,结果自然不言而喻,苏德带着俘获的两名金人侍卫回到宋军大营,韩世忠端坐于主将位上,看着大帐外跪着的两个金兵,陷入了深思,四万金人,这仗不好打啊。

  第三日,两军开始交战,韩世忠乘坐艨艟指挥全军战斗,而他的妻子梁红玉则亲自为大军擂鼓助威,八千宋军,百艘战船朝着五倍于己的金人驶去,金军出战的部队是斜卯阿里、韩常等将军所率领的水军,这一战,水面上炮声震天,双方用火炮,弓箭互相对射,而金人战船多以小舟为主,船身矮小,火炮不多,在与以海船为主的宋军的对射中吃了大亏,当双方距离更近之后,便上演了水面上的陆战——接舷战,金人肉搏能力强于宋军,此一战双方均有损伤,金人损失稍多。

  韩世忠下令军中多备飞爪抓钩,只因金人战船多为小舟,只需抓住其船边,多用些力气便能将其掀翻,省却了将士们的厮杀之苦。

  第五日,两军再次交战,等金人冲出,两侧的宋军便围了上去,炮战之后,宋军用上了飞爪抓钩,在众多大力之士的拖拽下,数十艘金军战船被拽翻,金军纷纷落水,此战宋军几无伤亡,金军却已然损兵过半,斜卯阿里、韩常两人均不愿再率军与韩世忠交战,无奈之下金兀术只得向韩世忠请求让一条路让金军北归,还可以奉还所有在南方抢掠的宋人、钱财,并献上良马,只是这些条件都被韩世忠拒绝了,他回复金兀术道:“把你们掳走的两位大宋天子送回,归还我们北方的领土,那么我可以放你们离开。”(还我两宫,复我疆土,则可以相全。)

  金兀术不可能同意这个条件,因为一旦如此,大金这么多年来的努力就将成为竹篮打水一场空。无奈之下,金兀术率军沿长江南岸向西行进,韩世忠依然对其围追堵截。

  金国完颜昌为了接应金兀术北撤,派部将移剌古率领大军从天长(江苏)南下,但却是被扬州宋军击退,移剌古率军沿长江直奔真州(仪征),但又被宋军水师挡在了路上,仍然无法接应到金兀术。金兀术已然是孤军奋战。

  被堵在黄天荡毫无对策的金兀术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他想到了一个当地乡民说的话,此处曾有一条老鹳河,只不过老鹳河故道已然被堵截了,如今只有死马当活马医了:“传令下去,从今日开始,夜间派出人手寻找老鹳河故道,找到之后给我昼伏夜出,掘开河道,我们从老鹳河突围出去。”

  数日后,金军终于开凿了三十里渠道,连通了江道,金军冲出了黄天荡,驶至建康附近江面。韩世忠发觉后率军沿江西上追击堵截,至建康以北江中扼守,继续阻遏金军渡江。金兀术见突围无望,随即在当地出重金寻求突围之策,而此时,一个宋奸出现了,福建人王制(史料仅知姓王)为金兀术提出了建议,他让金人在船底填上泥土,上边铺上木板,以防止轻舟在风浪中颠簸及宋军用铁钩钩船,并在舟之两侧置桨,以加快行船速度,便于机动作战,还说金军应在无风无浪的情况下才能出战,并且要用火箭攻击宋军。

  金兀术对这些建议全数采纳,另外,他还让人在岸边开凿新河,以求在韩世忠毫无防备之情况下迂回宋军侧翼。

  十余日后,金军赶制的数万只火箭已然准备妥当,又恰逢无风无浪,金军倾巢而出,宋军没有防备,被金军打了个措手不及,又因为金军船底填了泥土,飞爪抓钩已然拉不动金人的战船。

  宋军战船皆是大型海船,金人的火箭大规模的射到宋军船上,宋军忙着四处救火,可如此一来,金人受到的攻击便减少了大半,宋军统制官孙世询、严永吉等战死金军趁势冲出韩世忠所率宋军的包围圈,并反身击败了韩世忠的大军,追着宋军跑了七十余里,随即金人撤回建康。

  韩世忠因一时失误,导致大军由胜而败,若不是长芦(今六合西南)崇福禅院僧人普伦等得知韩世忠战败,带着千余乡民前来接应,后果不堪设想,休整一番之后,宋军回防镇江。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