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仙侠探案:剑气御山河 > 第42章 大衡气数已尽,乱世将出
 
  “小蝉,你快过来——”徐小虎远远喊道。

  顾长安掉头望去,原来凌虚子、陆大尤、徐小虎三人已经硬撑着受伤的躯体,前去围住了赵司水。

  看看赵司水那里能不能发现新的线索……顾长安立即快步赶去。

  此时赵司水瘫倒在地,身子不断地抽搐,嘴巴也吐出了一大滩白沫,但眼中的红光已经熄灭了大半,不再有杀戮嗜血的欲望,反倒显得很痛苦。

  毕竟他不止被人傀蛊感染,身子还被烧焦了半边,就连左侧脸颊上的颧骨都焦黑可见。这种双重折磨,换作谁都难以忍受。

  顾长安半蹲下来,直面着面容扭曲的赵司水,目光凝定:“赵司水,我是夏小蝉,前面的十几天里,我们一直都在漕船上喝酒下棋,你还记得我吗?”

  赵司水左手紧紧抓住了一把草丛,被烧得焦黑的右手则深深嵌入泥土中,身子不断发出抽搐,鼓满血丝的眼睛直视着顾长安,费力点了点头。

  徐小虎分别瞄了顾长安、凌虚子、陆大尤一眼,满脸讶异:“他……他竟然还有一丝神智?”

  陆大尤做了个“嘘”的手势,示意徐小虎保持安静。

  顾长安心里一沉,接着问道:“你还有什么想说的话吗?”

  赵司水用力捏紧拳头,鼓着眼睛,绷着仅剩的半张脸皮,用破损的声带,一字字道:

  “教坊司……银……月……菲……”

  徐小虎忍不住喃喃道:“教坊司……那不是归礼部所管的官家妓院吗?那银月菲应该是里面的一个妓女啰?”

  陆大尤掐住徐小虎的上胳膊,又冲后者翻了个白眼,示意他别乱说话。

  徐小虎似乎也意识到自己失了言,连忙伸手捂紧了自己的嘴巴,不再多嘴。

  顾长安一蹲到地,右手一把握住了赵司水尚且完好的左手,对方也一把用力抓紧了他的手掌,就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他感受到了一种卑微的、颤抖的、却不敢松懈的力量。

  他面无表情问道:“你还有什么想说的?”

  “……如果可以……替我……照顾……一下她……”

  赵司水十分费力地说出这句话时,仿佛已经掏空了他的生命,有眼泪在他鼓起的眼球中打转。

  顾长安不置可否,面上也不起一丝波澜,只是接着问道:“还有呢?”

  赵司水慢慢松开了顾长安的手掌,释然地一笑:“杀……了……我……”

  顾长安看向了场中剩下的最后一把刀,向徐小虎伸出了手:“借你的刀一用。”

  “这……”徐小虎面露难色,显然没料到事情这么快就发展到了这一步。

  一旁的陆大尤便用肩膀狠狠撞了徐小虎一下。

  徐小虎抿了抿唇,只好把自己手中的制式长刀递了过去。

  顾长安握住了那柄不良人的制式长刀,将刀尖对准了赵司水的心口,慢慢抬起,双眼则微微眯着。

  凌虚子、陆大尤、徐小虎三人则略微转过身去。

  我们只是萍水相逢,算朋友么?

  或许算吧,但也仅限于点头之交……顾长安将刀尖猛地扎下去,戳穿了跳动的心脏,一刀毙命,干脆利落。

  结束了这一切后,顾长安对陆大尤、徐小虎吩咐道:“你们把赵司水的尸体运回光明寺敛尸房,交由仵作进一步验尸。”

  ……

  万象神宫。

  午后,太阳躲在浓厚的云层中。

  韩东亭、高升二人笔直跪在翔鸾殿外的石阶下。

  大门紧闭的翔鸾殿中,铜壶滴漏正在一点一滴地计时。

  哒。

  哒。

  哒。

  仿佛时间过得很慢,但在不知不觉间,最下方的铜壶已经水满将溢。

  “韩东亭、高升二人已在大殿外跪候了两个时辰,天后陛下是否要接见他们?”

  百里秋阳缓步无声地走到那方被重重纱幔遮掩的莲花台前,用不紧不慢的语气对莲花台中央的女人说道。

  得到的先是一声冷笑,接着是难分贬褒的字眼:“两个六境的武夫,一刀劈下去,便是连寡人这座宫殿也能劈成两半了,只跪了区区两个时辰就受不了了?”

  百里秋阳俊美无俦的面庞上没有多余表情,只是接着说道:“这倒是其次。只是他们二人一同进宫面圣,大概是有重要大事要当面禀报给天后陛下。”

  独孤皇后冷笑道:“哼,这两人哪次进宫面圣,不都是一起的?行了行了,这惩戒的力度也够了,现在就宣召他们进殿吧。”

  百里秋阳点头称是,随即去打开大殿的门,向站在殿门外的通传太监使了个眼色。

  通传太监心领神会,便冲着前方的韩东亭、高升二人高声宣召。

  韩东亭、高升这才起身,朝着前方的翔鸾殿走去……

  ……

  “你们光明寺连三十七具女尸都看不好?还死了两个不良人?哼,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韩东亭、高升跪伏在那方莲花台前,刚向那个权倾朝野的女人禀报了第一桩要事,幕帘中就传来了一道不屑的声音。

  独孤皇后又问道:“还有什么事?”

  高升高声说道:“启禀陛下,正月十六的晚上,五名不良人从青螺县骑马而回,途经天都城东南三里的一座小桥时,被一只六尾狐妖突然拦路。那狐妖给不良人呈送上了一块翡翠玉璧,临走前还留下了一句谶言……”

  “六尾狐妖?”独孤皇后来了几分好奇,“他留下了什么妖谶?”

  高升拱着双手,略微颤抖着道:“——大衡气数已尽,天下崩覆,乱世将出!”

  不料,幕帘中的女人又发出一串冷笑:“咒我大衡气数将尽的人多的是,北境的兽蛮族,南疆的巫蛊之民,这些蛮夷之辈哪个不是如此?可我大衡的江山社稷不还是好好的?”

  韩东亭、高升都没料到这位天后陛下竟然完全没有生气,仿佛这两件事情在她眼里都只是举重若轻一般,似乎反倒显得他们两人小题大做了。

  两人不禁面面相觑,流露出一丝愕然的表情。

  幕帘中的女人又冷笑着道:“倒是那块所谓的翡翠玉璧,可以拿来给寡人品鉴品鉴,看看它究竟是个什么货色。”

  得到了独孤皇后的暗中授意,百里秋阳径直朝二人走去。

  高升掏出了随身携带而来的那枚翡翠玉璧,双手捧交给了对方。

  百里秋阳又拿去进呈给了正在莲花台中央静修的独孤皇后,接下来就是一阵忐忑不安的等待……

  哒。

  哒。

  哒。

  铜壶滴漏仍在按着不紧不慢的节奏来计时。

  但这翔鸾殿却寂静了下来,寂静得没有一点人声。

  突然,幕帘中爆发出一声女人发狂的怒吼!

  大殿中的温度瞬间降至冰点,看不见的水蒸气瞬间凝聚成亿万颗肉眼可见的细小冰粒,在大殿中无声飘舞。

  韩东亭、高升二人感觉自己就像没穿衣服一般,置身于冰天雪地之中。

  接着就是一团恐怖至极的气机飞出来,化作一股冻天彻地的雪龙呼啸而出!

  韩、高二人骇然失色,当即虎地起身,运御起了全身的护体罡气,要去抵御这道声势磅礴的雪龙冲击!

  但两人的发梢、眉毛、唇边短髭依然肉眼可见地凝结出了点点冰霜!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