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仙侠探案:剑气御山河 > 第40章 山神庙外的斗法(2合1大章)
 
  “沈姑娘,这里非久留之地……”

  顾长安脸颊有些微热,只好强自镇定地提醒了一句。

  这位久旱逢甘露的沈花魁才松开了他,羞红着脸,垂首低眉:“公子,我……我失礼了。”

  按照上元节那晚的题诗墙斗诗大会,如果不是魔化的赵司水突然进来搅局,诗魁的桂冠必然已非我莫属,而这位沈花魁的头彩……咳咳,连我也不确定,我到底是个正人君子还是个风流纨绔……

  顾长安掐断了自己的胡思乱想,上下打量了沈聆音一眼,问道:“那两个贼人把你抓来的这两天里,他们没有伤害你吧?”

  沈聆音依然低着头,不敢直视他的目光,只是轻轻点了点头,左手挽着右手的大袖,伸出了右手的手腕。她的右手腕上用白色的布条绑了一圈绷带,被干涸的血迹染成了暗红色。

  顾长安道:“什么意思?”

  沈聆音一脸的后怕:“我被掳至此地后,那个红眼睛的男人,好像几次三番都想要吃了我一般。但好像他又残存着一丝理智……他在我面前抽搐了好几次……”

  欲望与理性的冲突,导致赵司水内心剧烈挣扎,所以在肢体上表现出抽搐?

  顾长安之前就遇到过同样的情况。难道说,这个赵司水还没有被完全炼化为一具活人傀儡?

  如果真是如此,或许有办法唤起赵司水残存的那一丝理性,让他开口说话,补充这个案件更多的细节。

  顾长安又问道:“接着呢,他又对你做了什么?”

  沈聆音有些瑟缩地道:“最终他拿了一把匕首割开了我的右手腕,给我放血,他就像一个干渴至极的病人一样疯狂地喝我的血。可是做完这一切后,他竟然又颤巍巍地给我找来了一些白色布条,给我包扎上了……”

  错不了!

  此时顾长安十分笃定,这个赵司水必定还残存着一两分理智,这对于补充案件细节大有裨益。

  沈聆音说完这些,又慢慢把视线上移一些,忐忑不安打量着顾长安:“公子,我从来没遇到过这么可怕的事情……”

  “你先跟我离开这里再说。”顾长安一把扣住了沈聆音的手腕,气息一沉,带着她翻过了庙墙,一路带到了方才拴马的松林中,吩咐道:“你先在这里好好等着,不要乱走。”

  沈聆音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流之辈,在鬼门关里一进一出,先前早就吓得魂不附体,此时被顾长安救出险境,哪里敢有半分犹疑,点头点得就像小鸡啄米。

  安顿好了这位天香阁新晋花魁后,顾长安右手按着刀柄,再次快速赶回了山神庙。

  山神庙前的宽阔杂草地上,凌虚子、陆大尤、徐小虎正与崔叔通、赵司水对峙。

  竟然还没有开始动手?

  正在他感到狐疑时,前方做黑袍人扮相的崔叔通已看向了他,嘴角噙着一抹阴冷的微笑:“夏公子,没想到我们又见面了。”

  难道是故意等我现身?

  所以他刚才就知道我也在队伍中了?

  那我救走沈聆音也在他的意料之中?

  顾长安眉头微凝,右手不自觉握紧了不良人的制式长刀,不敢有一丝一毫的马虎。

  崔叔通虽然是一个拟人傀儡,可他竟然能用尸螯这种毒虫炼制为人傀蛊,可见智商绝对不低。

  对方既然已经明码亮牌了,顾长安自然也不甘示弱:“崔伯……不,我现在应该叫你崔叔通。按照晏师道的说法,你是一个举世少有的傀儡仙,拥有普通人都难以企及的聪慧。可我实在想不明白,你为什么一定要炼制活人傀儡,而且把赵司水选为你的第一个目标。”

  崔叔通先是一通呵呵冷笑,接着才不紧不慢解释道:“我早已厌倦了晏师道喋喋不休的命令,厌倦了偃师城里每个傀儡师那高高在上的姿态!凭什么我就只是一个任由你们人类驱使的玩物?

  “我将用事实证明,你们人类同样也可以变为傀儡,变成供我驱使,为我做牛做马的活人傀儡!

  “看看吧,这个赵司水就是我的第一号杰作。往后我将会拥有越来越多的杰作,不久的将来,说不定我就能拥有一支人傀大军,或许我也能像你们人类中的某些天骄一样,干出一番轰轰烈烈的大事业出来!”

  事情已经不言自明。

  赵司水一直困扰于自己的武道境界迟迟无法提升,不知道是出于什么机缘去了鬼巷,当时应该恰好碰到了崔叔通。最终在这个拟人傀儡的一番忽悠下,赵司水放弃了自己修炼多年的武夫体系,改走了剑修的路子。

  但最关键的是,崔叔通给赵司水提供了不少所谓的“斩三尸脑神丹”。

  也许这些丹药的外壳部分确实是上好的丹药成分,可核心却包裹着人傀蛊的幼虫。在不知不觉中,赵司水的脑髓就被人傀蛊啃噬而代之,沦为了崔叔通的人傀。

  崔叔通的目光逐一掠过在场四人,阴恻恻地道:“既然你们都已经知道了我的秘密,那你们都可以安心地做个明白鬼了。”向身边双眼猩红的赵司水使了个眼色,后者便发出一声低沉的怒吼,猛地扑向了三个不良人。

  魔化赵司水抬手打出两道剑气。

  “嗡——嗡——”

  剑气有质无形,斩草飞叶,吹土扬尘,分别扫向当先的顾长安、陆大尤二人。

  “铮!”、“铮!”

  顾长安、陆大尤同时拔出不良人的制式长刀。

  寒光拂面划银弧!

  剑气震散,钢刀震鸣。

  魔化赵司水身影业已扑到三人之间,宛如一头发怒发狂的野兽。

  不良人徐小虎也抽出了制式长刀,三人舞三刀,同时从三个方向围攻魔化赵司水,刀光如雪,战意纵横。

  凌虚子左手执着拂尘,右手托着风水盘,对崔叔通横眉怒目:“你本是巧夺天工之物,与生人别无二致,为何不好好积攒功德,却干出这等伤天害理之事?还不快快束手就擒!”

  崔叔通冷哼一声道:“你个牛鼻子老道,以为老夫我会怕了你不成?”

  “自作虐,不可活!”

  凌虚子怒喝一声,右手陡然一振,风水盘上的八卦轮飞速旋转,最终一个“离”卦指向对方,亮光一闪,一道炽热的火舌喷射而出,烈焰熊熊,焚风猎猎。

  崔叔通双手同时掐动法诀,凭空祭出了一把七星古铜剑。

  古铜剑竖立于半空,仿佛化作了一道诡异的深渊,将喷射而来的火舌尽皆吞噬,而后化作一柄通红欲滴的炽热之剑。

  崔叔通面带冷笑,法诀牵引,将烧得通红的七星古铜剑尖部转向来处,刚被吸收的火舌沿着来路喷射而出。

  这条火舌似乎被放大了一倍不止,将沿途的青草焚灼出一条焦土之路,狠狠地回敬给他的施法者。

  凌虚子骇然失色,由于反射回来的火舌速度极快,他一边双脚离地平身后飞,一边右手再振风水盘,内八卦轮、外八卦轮同时反向飞转。

  上坎下震,组合成了一个水雷屯卦象。

  刹那之间,半空中乌云滚滚,一道雷电裹挟着瓢泼大水反攻而出。

  火舌与瓢泼大水两相接触,发出“滋滋”声响,消弭于无形。

  但凌虚子这一击乃是藏攻于守,那道炫目的雷电以光速向敌方刺击而去。但出人意料的是,刹那之间,那道雷电再次反射而回!

  速度实在是太快了!

  在这千钧一发之间,凌虚子逃无可逃,避无可避,只能硬生生激出了一身的护体罡气,要去硬扛这道天雷一击!

  “嘭!”

  一声轰然震鸣,凌虚子护体罡气尽散,被震得倒飞了三丈有余,拂尘和风水盘都掉落在地,而他本人则手捂胸口,“哇”的一声吐出了一口鲜血。

  另一边的战局中,看到这一幕的顾长安暗中寻思:“崔叔通的这把剑似乎可以反射法术。”

  崔叔通一击得胜后,看向了顾长安这边的战局,得意洋洋地道:“赵司水,老夫辛苦培养你成材,你可别让老夫失望才是!”

  得到了主人的发号施令后,魔化赵司水眼中的猩红光芒更炽盛了三分,牙齿也咬得咯吱作响,表露出更加狰狞恐怖的神态。

  紧接着他陷入了一种疯狂至极的暴走状态,整个人虎扑豹跃,横冲直闯,双手捏成的剑诀也仿佛化成了两把开山裂地的大剑,将附近的草地劈出一道道触目惊心的剑痕,将附近碗口大的松树拦腰截断。

  顾长安、陆大尤都是武夫三境,还能堪堪格挡这股狂风骤雨般的骇人攻势。

  还没有跻身武夫三境的徐小虎横刀挡了几下,刀口不断发出“当、当、当”的震鸣,脚步也噔噔噔地连连后退。终于还是抵挡不住,虎口断裂出血,长刀脱手飞出,整具身体狠狠撞到了远处的树桩上。

  顾长安横刀在前,屏气凝神,摒除杂念。

  就在这短短的一瞬间,一套组合剑技浮现在他脑海中……

  “三十六式狂风剑”,这是他以前配合“以卯代寅借天功”修炼的一套近身狂攻剑技。

  不良人的制式长刀虽然只开了单刃,可刀身狭长,弧度平滑,也可以将这套剑技发挥出七至九成的威力。

  当下顾长安再不犹疑,一人一刀破锋而出,刀光凛冽,剑意汹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欺近魔化赵司水。

  人行龙步,身化狂风,刀舞银蛇!

  围绕着已经魔化的赵司水,以眼花缭乱、目不暇接的身法,一口气攻出了密密麻麻的三十六刀。

  人随刀走,刀随意动,追星逐月!

  魔化赵司水虽然很擅长发动剑气攻击,但在周身咫尺之遥,远程剑气反倒变得有些鸡肋。他以指代剑,见招拆招,双手挥舞得奇快无比,仿佛凭空生出了三头六臂。

  一旁已经鏖战得额现汗液的陆大尤看得又是吃惊,又是佩服,暗暗道:“想不到这个新来的夏小蝉不光是智力出众,擅长破案,就连这武道修行在不良人中也少有能与他匹敌的!”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顾长安一口气狂攻出了三十六刀。

  魔化赵司水挡了三十四刀,可却也棋差一着,漏掉了两刀。

  一刀在右侧大腿,一刀在左侧肩膀。

  虽然没有血液涌出,但衣服撕裂,皮开肉绽,看起来却也颇是触目惊心。

  攻完这三十六刀后,顾长安退回两丈开外,两条腿站成了个侧弓步,双手则持刀摆了个警戒的起手式,心中暗道:“看来昨晚我服下了一枚培元丹、一枚九天十地大补丸,此时才刚好把状态发挥到了极致。”

  魔化赵司水受了两道刀伤后,伤口虽然没有鲜血流出,可他嘴中却接连发出了几道痛苦的哀嚎,再度组织攻势攻向顾长安、陆大尤时,动作肉眼可见地迟缓。

  顾长安、陆大尤二人同时挺直长刀,格挡剑气,人与刀再度飞刺而出,成犄角之势合围赵司水。

  “哼!”

  崔叔通低哼一声,一道人影瞬移而至,一柄七星古铜剑分形为二,同时从两个方向挥斩而出。

  两道崩山裂石的气机迸发而出,将虚空鼓荡出两道狭长的激流暗涌,一路卷草扬尘,以势如破竹的威力汹涌无前!

  顾长安、陆大尤两人无心再攻赵司水,双双抽刀捅向那两道飞来的激流暗涌——

  不良人的制式长刀剧烈颤抖,剧烈蜂鸣!

  挡了不足一秒,就被瞬间崩成了道道钢片,如一片针雨吹落地面。

  顾长安只觉得一股排山倒海的压力汹涌而来,挤压着他的胸膛,压迫着他的五脏六腑。

  这一瞬间的神智,竟也被随之震荡得支离破碎,眼前金星乱冒。

  他和陆大尤的身体同时倒飞而出,就像两个被高高踢起的皮球!

  “千斤坠!”

  半空之中,顾长安猛地激发出丹田气息,将所有气息化作下沉之势,终于卸去了崔叔通的气机余力,稳稳当当地坠落在地面上。

  没有受伤,但他的五脏六腑仍在体内翻江倒海,有股恶心欲吐的感觉。

  而陆大尤却狠狠砸到了五丈之外,半跪在地,手捂胸口,嘴角也溢出了一丝丝的鲜血。

  崔叔通这个拟人傀儡确实相当于丹道五境的修为,本来凌虚子是可以对付他的,可凌虚子一时大意,被他用那把古怪的古铜剑反射了法术,反而受了重伤……

  顾长安看着步步紧逼而来的崔叔通,心中有些纠结,要不要直接打出陈玄宗这张底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