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仙侠探案:剑气御山河 > 第32章 白玉京之战的古战场
 
  面对陈玄宗的咄咄逼问,艄公神色一慌,忙回道:“这……这位修士为何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我……我当然是要带你们去鬼巷啊。”

  顾长安微眯双眼,沉淀杂念,琅嬛书阁中的那本《九州风物志》立即在他面前哗哗翻开,来到了相关记载:

  尸螯,一种剧毒且有低级灵智的毒虫,喜食死人的血肉、内脏尤其是脑髓。常常成群结队出现在死人较多的地方,比如尚未来得及打扫的、阴气又很重的战场……

  这个“低级灵智”很耐人寻味。

  按照《九州风物志》上面的记载,曾有刚死不久的人,被尸螯由口中钻入,一直钻入到脑子中,一边吸食着死者的脑髓,一边重新操控了死者的大脑,竟然让死者重新苏醒,宛如还魂再生一般,继续活上三五日……

  唯一的异常,就是“复活”的死者躯体麻木,动作僵硬,表情有些呆滞,但还记得生前的不少事情,也能和人简单地说上几句话……

  看完这个记载不过短短两个呼吸的工夫,但却已让顾长安毛骨悚然。

  眼下这艘小船下方的这条硕大黑影,正是在水中成群结队穿梭游动的尸螯。

  粗略估算下来,少说也有成千上万只!

  这绝对是一个很恐怖的数字!

  看到艄公面露怯色,陈玄宗接着逼问道:“那这里为何会有这么多尸螯?”

  也许是感应到前者身上那股纵横万里无人可挡的剑气,艄公一脸担惊受怕的神色,但眼中却依然射出镇定的光芒:“这……这可就说来话长了……”

  他话一说完,小船水下的尸螯群业已穿梭而过,无声无息地消失在远处的水域中。

  陈玄宗见这艄公不像是说谎,便也将手中的尸螯丢到了远处。

  看到老陈已经唱了一出黑脸,顾长安自然自得其乐地唱起了白脸,脸上爬满了暖如春风的微笑:“说吧,说出实情,我敢保证我这个一剑开出三十里天河的剑奴铁定不会为难你。”

  艄公这才稍稍定心,重新开始摇桨,边摇边侃侃说道:“这一说,可就要从三百年前开始说起了——

  “三百多年前,统治九州万方的还不是我大衡王朝,而是神胤王朝,在当时它的国祚就已经延续了三千多年。(胤:[yìn])

  “可就是在它的统治后期,它的当朝者处处闹得天怒人怨,最终触发了一场乱世浩劫。

  “当时我大衡的太祖崛起于微末之中,天下群雄云集而响应,就连妖族也有不少投奔至我朝太祖的麾下,一同开始了对神胤王朝的替天诛伐。

  “当时神胤王朝的都城叫做白玉京,它是九州气运的中央。唯有攻破此城,占据此城,统治此城,才能坐拥九州气运而经略天下。

  “后来我朝太祖为了攻下此城,于是便派人、妖两族大军,与神胤大军血战于白玉京下。

  “这场‘白玉京之战’打得万分激烈,各种法宝飞剑如倾盆暴雨般从天而降,各种陨石、雷法、水攻的法术你来我往滔滔不绝,双方的大军也摆开了一出出骇人的上古凶阵,战场杀气滚滚,震荡九天!

  “在历经了七年的艰苦血战之后,我朝太祖终于拿下了这座白玉京,并从此将其改名为天都城。

  “而这幽泉海的其中一部分,就有当年那场‘白玉京之战’的一处局部战场,这个战场历经三百年而无人打扫,一直静静地浸泡在幽泉海中……”

  “白玉京之战”作为大衡王朝开国历史的一部分,也并不是什么太过隐晦的秘密,顾长安自幼就从不少正史野史了解过。

  此时听这位艄公一一道来,倒也不觉得有多诧异。

  真正令他感到诧异的是,这幽泉海中竟然有三百年前一处尚未打扫的古战场……

  陈玄宗眉头紧锁,追问道:“那我们等下是否要经过这个古战场?”

  艄公习以为常了般,讪讪地一笑:“去往鬼巷的航线,确……确实要经过这样一片古战场。

  “这种未经打扫的古战场往往怨气冲天,等下我们的小船驶过古战场时,最好别往船外看太久……如果实在好奇,看上三四眼就够了,千万别盯着同一个地方太久。只要不盯着太久,一般都不会有事的。”

  陈玄宗也在顾长安耳畔低声道:“少主,等下可得多加小心了。有些高品修行者即使在大战中死去,其尸体也会历经数百年而不朽。”

  你们这混合双打的,要不要这么吓人?顾长安的心跳忽然加快了几拍。

  艄公摇桨不过十几个来回,便郑重地提醒道:“已经到古战场外围了——”

  说实话,有幸来到了三百年前“白玉京之战”的一处古战场,顾长安要说一点也不好奇那是假的。

  这个艄公说的是如果实在好奇,看上三四眼就够了,而不是绝对不能看……

  既带着一股强烈的好奇,又怀着忐忑不安的情绪,顾长安把自己的目光从船上慢慢游离到了船外……

  在船头风灯的照耀下,沉在水底的一具具死尸清晰可见,几乎人人都披盔戴甲,有的已经腐烂成了森森白骨,有的半腐未腐。还有的尸身历经三百年而不腐,浑身呈现出一股惨白的颜色,脸上的五官轮廓都清晰可见,只是已经安详地闭上了双眼。

  顾长安自然也清楚,这些将士尸身腐与不腐,其实与他们生前的武道境界有关。境界越高,尸身就越难腐烂。

  水底还沉了不少刀枪剑戟,大都已经锈迹斑斑,被水底的污泥半掩未掩。

  当然还有一些完全没有生锈的奇门兵器,不但没有生锈,反而在水底散发出各种颜色的微光,看起来应该是法器、飞剑或者高品武者的本命玄兵之类的高阶武器。

  但常理告诉顾长安,这些高阶武器停留在怨气冲天的古战场这么久,基本也都受到了严重污染,敢拿起任何一件都是作死……

  艄公的渡船继续往前划着,静静地穿梭在被水浸泡的古战场上方。

  更多的战场细节一一映入了顾长安的视野。

  水底中陆续出现了很多妖族士兵的尸体,其中虎族、熊族、狼族最好辨认。

  再往前,顾长安还看到了不少战争妖兽,其中一只半腐未腐的巨鹰尸骸就立即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顾长安暗作思量:“巨神鹰……这不是兽蛮族的特有坐骑么?难道三百年前那场白玉京之战中,兽蛮大军也参战了?”

  虽然顾长安读过的正史野史中,都没提及当年那场战争中有兽蛮大军参战的事迹。

  但按照他的猜测,兽蛮族倘若真的派出了一小股风翼骑兵参战,那应该是作为神胤大军的一支盟军而出现。

  耳畔是艄公的桨橹之声,小船继续在古战场的上方静静驶过。

  前方水底仰卧着一具身穿青色道袍的死尸,他的右手倒提着一柄三尺多长的纯黑大剑。尸身未腐,也是呈现出一股惨无血色的白色。死者长着一张清瘦的长马脸,两侧是高耸的颧骨,双眼紧闭,貌相安详……

  这不禁引起了顾长安的遐思……这个持剑的道士会是哪一派的人?

  道家有剑修、丹道、符阵三大流派,主修紫气丹道的春秋门因为在三百年前有从龙之功,故而被本朝太祖敕封为国教中的玄门正统,不止与皇族共享一国气运,还享受了三百年的世俗香火,其殊荣可谓是震古烁今。

  所以这个持剑的道士会不会是春秋门的一个祖师?

  这个念头一闪即逝,但顾长安正想挪开眼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已经无法从这具尸体身上移走目光!

  有一股无形的诡力绑架了他的神识,让他理性上想要拼命挪开眼睛,但他的身体却完全不受控制!

  这种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感觉很可怕!

  他竭力想要挪开眼睛,移走目光,但那股无形的诡力却强迫他注目那具道人的尸体!

  强迫他盯着那具已经死了三百年的尸体,强迫他盯着那副惨无血色的死肤,强迫他盯着那张沉睡已久的面孔!

  顾长安吃了一惊:“水中那具尸体有问题!”

  陈玄宗瞬间警惕:“是哪一具?”

  顾长安还没来得及说出口,水底那具道人尸体猛地睁开眼皮,暴露出了一双浅绿色的混浊眼球!

  直勾勾地盯向了顾长安!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