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仙侠探案:剑气御山河 > 第30章 司阴古楼黄泉路
 
  顾长安并不记得,自己三岁之前的事情。

  尽管从他出世的那一刻起,他的灵魂就从21世纪的地球世界投胎而来。

  但一个未满三岁的婴儿大脑发育尚未健全。缺乏一个成熟的生理基础,他也确实记不清三岁以前发生在自己身边的事情。

  随着他年岁渐长,上辈子检察官的记忆才慢慢解封,从而也比同龄人要更快地成熟起来,早就过了小屁孩找妈妈的心理阶段。

  至于自己这一世的亲娘?

  因为血脉传承的缘故,顾长安也产生过很多次的好奇。

  但思想上的理性,又让他对寻找生母这件事没有太过强烈的欲望。

  不过说实话,这终究也算得上是一个深埋于底的心结,此时顾长安不觉摇摇头,失笑了一声。

  “或许下次再见到那个便宜老爹时,可以好好地问问他……”

  如此,顾长安便将此事抛之脑后,专心致志地继续修行。

  那枚培元丹滑入他的腹部后,化作一丝丝温热的药力,在他的导引下,沿着奇经八脉循环往复。

  顾长安的体温渐渐升高,有朦胧的汗雾蒸发出来。而他的下丹田处似乎也点亮了一盏明灯,一股土黄色光芒照澈了他的五脏六腑和四肢百骸,直透肌肤。

  从外界看来,他的肌肤时明时暗。明亮时,他的肌肤便宛如铜皮炼就,甚至骨骼也偶尔呈现出黑色的轮廓。

  这正是武者修炼到了第三境铜皮铁骨时的征兆。

  早在一年前,顾长安便通过了烈火炙烤、冰水洗练的两种极端考验,成功进阶到了铜皮铁骨境。

  可他修炼的终究是“以卯代寅借天功”这门左道邪术,最多只能让他把武道修为推到第四境——剑心——也就是刚刚能锤炼出本命玄兵的程度。

  再往上,路就走到了尽头。

  因此在未来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他的目的都是如何突破这个第四境的禁锢,以及尽可能地消除“以卯代寅借天功”带来的类似还债的反噬效果。

  主修“以卯代寅借天功”这门功法以后,顾长安几乎每个月的月中都要还一次“天债”。

  还“天债”的方式,就是要给自己的身体服用各种大补的食材或药材。

  有时候一天还不完,甚至得连着还上三天、五天甚至十天。

  这种还债的方式,和前世顾长安每月定期还某呗、某白条有异曲同工之妙……

  这一夜修行过后,顾长安浑身舒泰。

  随即又翻身下床,打开了那瓶出自魁罡国师手笔的九天十地大补丸,用温水和着吞服了一颗,精神又更加饱满了三分。

  九天十地大补丸不愧是绝世少有的仙丹妙药,仅仅一颗就还完了顾长安这个月的“天债”。

  之前他已经仔细数了一遍,这瓶九天十地大补丸一共有三十六枚,理论上可以还完三年的“天债”。

  至于以后的事情?以后再徐徐图之……

  而今天的任务,是去鬼巷追查赵司水变异的原因。

  梳理完了一遍念头后,顾长安下床穿衣穿鞋。

  今天只有他和陈玄宗下鬼巷,没必要穿上不良人的官衣,于是顾长安便换上了一身素袍长衣。

  推门而出,一夜春雨过后,连空气也清新了不少,夹带着一丝花草和泥土的芬芳。

  陈玄宗早已在他的房门外侍候,黑色的长袍,挺拔的身材,冷峻的侧脸,笔管条直地矗立在台阶下。

  “老陈走吧,咱们今天这就去鬼巷见见世面。”

  一主一仆大步流星地向外走去。

  胖管家老罗恰好在院子里指挥家丁洒扫庭院,看到这一主一仆衣冠楚楚走路带风,忍不住远远打趣道:“大公子今日穿得如此衣着光鲜,可是要去嚯嚯哪家的漂亮姑娘啊?”

  附近正在打理花花草草的小丫鬟们听到大公子现身,一个个娇羞得红起了小脸,却又忍不住忙里偷闲,偷偷用眼角余光打量这位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的大公子,不免有些心痒难搔。

  天都城久有“京城四少”的传闻,那既是四位勋贵世家的公子哥,同时也是四位容貌昳丽的少年郎。

  咱这位顾大公子,虽然不至于一脚踩死四个,但保二争一的实力也还是有的吧?就说那个在“京城四少”中排行第一少的城北徐公茂,美则美矣,可美中不足的是阴柔有余,刚毅不足。

  若是拿他和顾大公子并排站到一起,谁更胜一筹只怕也是众说纷纭难成定论。

  “我对女人不感兴趣。”

  面对罗管家的调侃,顾长安的步伐矫健如风,说话的调子也很淡然。

  小丫鬟们听到这个答案,却是十分的诧异,接着都不免捧着心肝开始了胡思乱想。

  这位大公子该不会对男人感兴趣吧?

  她们虽然是女孩子家家,可却也听说过不少断袖之癖、龙阳之好的故事……尤其在天都城这样人口众多、经济繁华的通都大邑,那更加算得上是遍地飘零……

  “我对人类也不感兴趣。”

  为了避免引起歧义,走远的顾长安又远远补充了一句。他今天要去的是鬼巷,要调查的也是非自然事件和非正常人类,这样说其实也没毛病。

  但在他身后的大院中,胖管家老罗、扫地的家丁、打理花草的丫鬟们却都瞬间傻眼了。

  “大公子对人类都不感兴趣……莫非是对妖怪感兴趣?”

  “比如修炼了几百年的狐娘、兔娘、猫娘?”

  “——大公子的口味果然独特!”

  ……

  顾长安来到城东的一处早市叫了碗胡辣汤,算是用过了早餐。

  接着拐入了一处坑坑洼洼的鱼市,进入了一条阴森森的大街。

  这条大街名为“阴泉街”,两边的沿街商铺都是做死人生意的,有寿衣店、棺材铺、冥币店、二皮匠铺,甚至远处还有一家大型义庄,专门停放着客死京城之人的尸体。

  这里的气氛阴森而静谧,和外面人流如水、车马如龙的繁华景象完全是两个世界。

  顾长安、陈玄宗来到了一栋古楼前。

  这栋古楼破败不堪,门前两根楹柱上的红漆斑驳脱落,头顶上方的檐椽坠落了不少瓦片,暴露出饱受虫蛀和风雨侵蚀的烂木头。大门上方挂着一张倾斜的、摇摇欲坠的牌匾——

  司阴楼。

  两人一脚跨入了古楼门槛。

  “第一次进入鬼巷的人,要先来我这里喝下一碗忘情汤,再踏上前方的奈何桥,等待黄泉引路人前来摆渡。

  “经常出入鬼巷的人,也要每个月来我这里一次,再喝下一碗忘情汤,继续重复着之前的流程。若不遵循这个规矩擅入鬼巷,生死自负!”

  这是一个老太婆的声音,沙哑而低沉,却又透着一股冷飕飕的阴风。

  顾长安的眼睛慢慢适应了这里的黑暗,这才看清前方的大殿中央摆着一张破烂的木桌,上面摆着很多个像乞丐般在大街上要饭的破碗。

  旁边则支了一口大铁锅,下方没有木柴,却烧起了一簇簇惨绿色的阴火。锅中盛满了黑褐色的浓汤,此时正“噗噗噗”沸腾着,飘溢出一股十分苦涩的味道。

  正用木勺搅拌浓汤的老太婆高高驼背,衣衫褴褛,头发花白,满脸都是老树纹理般的皱纹。

  她叫司阴婆婆。

  看到顾长安、陈玄宗两人进楼后无动于衷,司阴婆婆便放下了手中的木勺,抬起头来,以一双苍老有神、深邃阴厉的眼睛打量二人,发出了几声刺耳的磔磔冷笑。

  “鬼门关莫轻闯,黄泉路难回头。既然你们不敢去鬼巷,那就趁早回头吧,兴许可以再多活上几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