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仙侠探案:剑气御山河 > 第26章 夜雨潇潇,京城有妖
 
  夜色沉黯,春雨潇潇。

  千万根银色雨丝纠缠着自九天泻落,翩翩洒洒地飘向那万家灯火的天都城。

  云端之间,雨雾之中,一轮苍凉的圆月高高悬挂,宛如一只惨白的眼瞳,静静打量着这片万籁俱寂的山河大地。

  万象神宫如一只狰狞威武的巨兽,匍匐在天都城地势最高的北侧,那些灯火和光影,在朦胧雨雾中透着雍容和高贵。

  “秋阳君,别来无恙否?”

  幕帘之中,那个权倾天下的中年女人主动发出了一声问候,身影神秘而朦胧。

  跪伏在莲花台前方的,是一个俊美无俦的青年男子。

  他有着洁白细腻如瓷的肌肤,精致绝伦的五官,同时兼具着似水般的阴柔,和刀锋般的锐利。

  他的嘴唇红润而饱满,血气充盈;双眼似以墨玉雕成,清澈,深邃,自带着一股勾魂摄魄的魔力。

  “百里秋阳拜见天后陛下——”

  俊美无俦的男子朝着幕帘中的女人恭恭敬敬地伏地叩头。

  独孤皇后沉吟了片刻,轻笑道:“半月不见,秋阳君可曾想念寡人?”

  百里秋阳洪声道:“我百里秋阳和舍妹之所以有今天,全赖天后陛下一手提拔,自然时时刻刻心系陛下!”

  重重纱幔中,他看不出这位天后的任何表情,但听声音,似乎她的心情还算不错:“你们百里兄妹还真是有意思。妹妹只能现身于初一到十五,哥哥只能现身于十六至月底。”

  百里秋阳站直了上半身,拱手纠正道:“启禀陛下,说是月相更精准些。新月至满月,是舍妹行走于世间。满月至晦月,则是我百里秋阳行走于世间。”

  前方的莲花台中央,这位权倾朝野的女人发出了一声同情的苦笑,接着说道:“你们百里家族竟然有如此诅咒,可当真算得上是天下奇闻!难道你们百里兄妹就没有想过,有朝一日要打破这个诅咒,让你兄妹二人得以团聚?”

  这个异常俊美的男子嘴角勾起一丝干涩的笑容:“我们兄妹二人从未分离,谈何团聚?一人休眠时,另一人自然会保护其安然无恙。至于这个诅咒……当初发下诅咒的人早就死了,这世上应该是没人能解除我们兄妹身上的诅咒了。”

  独孤皇后笑道:“这世间之事常常福祸相依,你们兄妹二人身上有此诅咒,又岂知只有祸端而没有福分?”

  百里秋阳颔首道:“天后陛下所言极是。”

  空气中静默了片刻,独孤皇后淡淡地发话道:“天阴雨凉,寡人不喜欢,你把外面的宫人都屏退了,再把殿门带上吧。”

  “是,天后陛下。”百里秋阳点头称是,接着起身去大殿外屏退宫人。

  正要告辞时,独孤皇后却叫住了他:“等等,寡人没有叫你秋阳君离开。”

  百里秋阳只好再次走入大殿,顺手把门带上。

  “你如此匆忙离去,所为何事?”

  “启禀天后陛下,今夜阴气颇重,恐有妖异乱象,卑职正想带金鸾卫出去巡夜。”

  “不必了。”独孤皇后道,“天都城公门甚多,不缺你一个百里秋阳,也不缺一支金鸾卫。”

  百里秋阳微微蹙额:“那陛下的意思是……?”

  如纱似雾的帐幔中,那个女人自始至终都维持着静坐修行的姿势:“寡人近日修行遇到了点岔子,真气运行至任脉下端几个穴位时始终滞涩不前,你今夜便用你的纯阳之气,助寡人自下而上地通一通吧。”

  百里秋阳:“陛下……”

  独孤皇后:“怎么,你秋阳君变了?”

  大殿的屋顶上,一只猫头鹰停顿于风雨中,头上沐浴着一片苍凉的月色。

  似乎是听到了大殿下方传来的异常动静,猫头鹰用自己坚硬的钩喙啄了啄身下的瓦片,接着它腾地扑翅而起,穿梭于一片雨夜中。

  它自由自在地飞翔在天都城灯火万家的上空,快得就像一根离弦之箭。

  高大巍峨的万象神宫,重檐飞角的酒楼客栈,鳞次栉比的民宅屋宇,在它身后化为了一幅幅黑色的剪影。

  一番费力的扑腾后,它降落在光明寺官衙的另一处屋顶上,同样用它尖尖的喙去啄击屋顶上的瓦片……

  敛尸房中停满了女人的尸体,都用一块块白布蒙好,端正地停放在一方方用竹木搭建好的简榻上。

  “劳三儿,你一个人在那边偷偷摸摸地干什么?”

  “我……我以后想从医,正在拿尸体练习针灸术呢。”

  “从医?针灸术?你大字不识一个,想学医哪有那么简单!”

  “你、你、你管我呢!”

  烛火昏暗的敛尸房中,两个不良人远远地展开对话。

  站在外面的不良人看起来年纪较长,驻足了片刻,突然眉头紧皱,连着低喃了两声“不对”,立即快步冲进敛尸房,冲向了那个名为劳三儿的不良人。

  不出片刻,他暴跳如雷,却又拼命捏着嗓门怒骂:“你这哪里是针灸术啊?你简直是丧心病狂!”

  名为劳三儿的不良人张口狡辩道:“那……那不也一样?针灸术扎人全身很多个穴道,我这只……只有一个……”

  年长的不良人恨铁不成钢地怒骂道:“住嘴!这些女尸都是三年前献祭给龙王的受害者,已经死了三年了,而且中间还中过邪,一度异化成了怪物,我都不知道你是怎么下得了手的!!”

  不良人劳三儿冷笑道:“孙老季,你就别给我装了!谁不知道你今年四十三岁了还娶不到媳妇?”接着他换了种语气,低声调侃道:“要不你也来试一试?皮肉都还很新鲜呢。”

  “你给我闭嘴!还想拉我同流合污?你这个丧尽天良的孬种就不配加入不良人!”

  “孙老季别装了,你肯定也想试一试。昨天那个新来的夏小蝉炸伤了很多掌夜使,导致他们都回去养伤了,现在光明寺里到处没人,你不说,我不说,没人知道的……”

  “我不多跟你废话了,你就等着韩大人和高帅回来收拾你吧!”

  外面依然风雨潇潇,那只猫头鹰不断用自己的尖喙去啄击屋顶上的瓦片。

  笃笃。

  笃笃笃。

  笃笃笃!

  啄击声越来越急促,但一切却只是徒劳,它的声音石沉大海,始终没能唤醒任何人。

  突然,屋顶下方传来两声撕心裂肺的惨叫!

  猫头鹰“噗”的一声受惊而逃,向着高处和远处拼命飞翔,拼命爬升,原来的屋顶上只遗留着两片因剧烈起飞而脱落的羽毛。

  ……

  天都城东郊,雨夜幽深。

  五匹快马奔驰于官道上,五个戴斗笠、披蓑衣的不良人自青螺县返回。

  此地距离天都城大概只有三四里了,已经隐约瞧见了那座巍峨大城的朦胧灯火,五个不良人的精神都不禁为之一振。

  前方是一条丈余宽的小溪,远远地汇入北边的滔滔白河。

  小溪上修建有一座木桥,只要过了这座木桥,通往天都城的官道上就是一片坦途。

  五个不良人扬鞭策马,待要一鼓作气地冲过这座小木桥。

  “驾!驾——驾——!”

  但就在这时,平原上突然窜起一道白色闪电,以无与伦比的速度从斜刺里飞来,硬生生挡在桥头上,拦住了他们五人的去路。

  五个不良人大吃一惊,匆忙拽绳勒马,心跳砰砰如擂鼓,定睛望去。

  只见一只半人高的雪白狐狸挡在桥头上,身后竟有六条尾巴起伏不定。在夜色中,白狐一双眼睛宛如熔金铸就,散发出金色的高贵神芒,直勾勾地打量着五个不良人。

  它的那种磅礴妖力,不知善恶的凝视,深深震慑着他们!

  让他们连大气也不敢喘一口,心脏也都快悬到了嗓子眼上!

  在这个级别的妖物面前,他们都毫无还手之力,只是五只卑微的蝼蚁。

  惊骇万分之下,五名不良人颤抖着从衣服里摸出白天从春秋门那边求来的护身符,不约而同地将其举至身前。

  道家真咒的清辉驱散了几许幽暗,但完全没有吓退这个大妖。

  就在他们以为自己就要命丧于今夜时,那只体型庞大的六尾白狐却口吐人言:

  “汝等勿虑,非取汝等性命也。”

  五名不良人惊魂未定。

  为首的不良人连忙抱拳作揖道:“不知狐大仙今夜从天而降,对我等凡夫俗子有何指教?”

  六尾白狐抬起右爪,一蓬绿光乍现于虚空中,轻悠悠地飞向了为首不良人,接着口吐人言:

  “谶曰:大衡气数已尽,天下崩覆,乱世将出!”

  为首不良人颤抖着接过了空中飞来的那蓬绿光,原来这是一块翡翠雕成的镂花圆形玉璧,做工极其精美,一看就价值连城。

  “啊……那个狐大仙不见了!”

  旁边一名不良人陡然发出了一声惊呼。

  为首不良人再次定睛望向桥头,那只六尾白狐果然不见了踪影。

  “狐什么大仙?这是一只至少修炼了三百年的老妖怪!”

  “嘘——别瞎说,免得让它听到,又跑回来害了我们性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