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仙侠探案:剑气御山河 > 第23章 谜底就在一口水井中
 
  面对卢嗣良绵里藏针的攻势,韩东亭也直言不讳:“卢相,实不相瞒,昨夜天香阁发生了一起人命案,死了三个人……”

  卢嗣良笑呵呵道:“然后还被抓走了一个青楼女子,是吧?”

  韩东亭愕然道:“卢相,你知道了?”

  顾长安心道,这个老狐狸情报网还挺发达。

  卢嗣良笑着摇了摇头,没有急着回话,先是慢条斯理地端起眼前的茶盏,浅浅地抿了一口,才夹刺带棒地道:“一个青楼女子就能让你韩东亭疲于奔命,光明寺在你韩东亭的治下可真是越来越有出息了。”

  此时,一旁沉默不语的天玄道人也把目光射向凌虚子,面色阴沉:“三师弟,所以这些年来,你跟光明寺查的就是这种案子?师父的脸都让你给丢尽了!”

  凌虚子面色稍显难堪,但他没有直接回话。

  韩东亭办案向来雷厉风行,却是毫不客气地道:“卢相,此案虽然不大,却关系到光明寺的声誉。贼人和人质失踪后,一切线索就都指向了卢相府。如果卢相麾下真的出现了这种败类,想必卢相眼里也揉不得这样的沙子吧?”

  卢嗣良发出两声淡淡的轻哼,面上笑容却不减:“还怀疑到本相的头上来了?那就查吧,我只给你们半柱香的时间。如果你们真查到了什么,本相绝不会姑息。如果查不到什么,那本相也就只能送客了。”

  郭总管面露难色:“主子……”

  卢嗣良慢慢放下手中的茶盏:“让他们查。”

  韩东亭立即向同行的凌虚子使了个眼色,后者重新从腰间摘下风水盘,继续追索天香阁新晋花魁沈聆音的气味下落。

  凌虚子喃喃道:“应该是在这边……”

  韩东亭、高升、顾长安一行人便跟着他走出了相府正厅,一路穿过廊庑,往东厢的一处偏院赶去。

  光明寺众人在卢相府中明目张胆地查案,自然引来了不少下人的围观。那位郭总管也急匆匆地赶来,一脸紧张的神色,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顾长安寻思,这个郭总管从一开始神色就不大自然……他一定有问题。

  最终,凌虚子带着光明寺一行人来到了东厢偏院的一口水井前。他捧着风水盘绕着水井转了一圈,罗盘指针始终指向这口水井,让他又惊又喜:“错不了,就是这口水井!”

  顾长安凑到这口水井前,往下看去,一股幽森森的阴气扑面而来,脸颊冷飕飕的,但这口水井却黑黝黝的深不见底。

  “那个聆音姑娘该不会……被贼人杀死,沉尸井底吧?”

  掌夜使周通忍不住发出了一声质疑,却让在场所有人都不免有些揪心。

  虽然他们都和这位新晋花魁非亲非故,但她毕竟是一位色艺双绝的倾世美人。

  这世上不是所有男子都会怜香惜玉,但若是真的眼睁睁看到这样一个女子香消玉殒,却很难让人不为之动容。

  在这紧张万分的时刻,凌虚子收起风水盘,凭空祭出了一面璇玑镜。在法力加持下,这道镜子法器滴溜溜飞旋到深井上方,向井底射出了一道雪白透亮的光柱。

  几人屏着气息,再次凑到井边……

  “一只鞋子?!!”

  众人愕然当场。

  凌虚子捏紧法诀,在灵力催持下,璇玑镜便将那只像小船一样飘浮在井水上的绣花鞋慢慢吸起。

  他一手拿着璇玑镜,一手捏着这只湿漉漉的女子绣花鞋,掩卷三思般喃喃自语道:“怪不得气味这么重,风水盘上的指针自始至终就没偏过……”

  大胆!仙女怎么可能会有脚气……顾长安淡淡地附和了一句:“这个贼人的反侦察能力还挺强。”

  在一行人哭笑不得中,卢嗣良也迅速赶来,看到这一幕,他当即面色一沉:“郭总管,你马上把府里的下人招来一一排查,看看是谁干的。”

  郭总管脸色刷地一变,当即向卢嗣良扑通跪地,咚咚咚叩头不止,哭丧着道:“主子我承认,我承认,这是小人干的,求您饶小人一命!”

  鬼子果然是你啊……这和顾长安最开始的怀疑完全吻合。

  卢嗣良厉声道:“当着各位光明寺上差的面,说清楚这是怎么回事。”

  郭总管解释道:“今早小人从外边回相府的路上,突然被一个神秘人从身后勒住脖子,然后就是一把匕首抵到了小人喉咙上。小人当时吓得半死,连大气也不敢喘一口!

  “接着那人就把一只女子绣花鞋硬塞到小人手中,威胁小人将其带进相府,随便找个地方藏好。当时小人命悬一线,事后又怕那人回头报复,哪敢不从?于是便将这只女子绣花鞋偷偷带进相府,扔进了东厢偏院的水井中……”

  说到这里,他又微微仰脸,求情似的瞄了一眼卢嗣良:“主子,这东厢偏院向来少有人走动,这口水井也荒废多年。小人选择扔在这口水井里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可不可以看在这个份上,给小人从轻处罚?”

  他的潜台词:到现在为止,府里还没人喝过脚气水,我是无辜的,我没罪!

  任是卢嗣良平日养气功夫了得,遇到这种荒唐事也不由脸色微微铁青,继续沉声喝道:“那你再跟诸位光明寺上差好好交代,胁迫你的那个神秘人容貌、声音、衣着都有什么特征!”

  郭总管眼神放空,展开了回忆:“那个神秘人是从身后胁迫小人的,小人看不清那人的容貌和衣着。不过他的声音很低沉,很粗哑……噢对了,他握住匕首的那只手肤色较深,有不少皱纹。因此,小人推测他应该是个上了一定年纪的老者。”

  顾长安又追问了一句:“那你有没有看清楚他的袖子是什么颜色的?”

  郭总管眼睛一亮,马上答道:“黑色的!”

  韩东亭、高升、凌虚子一行人纷纷把目光投向顾长安……

  顾长安一脸轻松地给出了自己的结论:“错不了,应该就是那个救走赵司水,掳走聆音姑娘的神秘黑袍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