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仙侠探案:剑气御山河 > 第19章 不人不鬼的故人
 
  不人不鬼的赵司水死死盯着顾长安,猩红魔眼中弥漫着杀戮和疯狂!

  他似乎想要迫不及待向着顾长安下手,但似乎又有一丝残存的理性在阻止他,让他浑身抽搐不止!

  顾宴宁看到这一幕,立即跑到了顾长安的身边,握紧双拳,同仇敌忾。

  顾长安却一伸手拦住了二弟,从地上慢慢站起来,用警惕的目光打量着,眼前这个不知道还能不能称为“赵司水”的怪物,试探道:

  “赵司水,我是夏小蝉,我们之前一起下过棋,你还给我讲过不少关于天都城的诡怪奇谈,你还记得吗?”

  在充斥着杀戮和疯狂的猩红魔眼中,赵司水突然又多出了一丝痛苦之意,那仅剩的半张脸皮也开始变得扭曲。

  似乎顾长安的这句话,真的勾起了他的一丝回忆。

  顾长安没有放弃尝试,一边警惕着对方随时暴起的袭击,一边接着追问道:“赵兄,你能否告诉我,你到底遭遇了什么吗?”

  赵司水的声带似乎也严重受损,脖颈抽搐了几下,发出的音节糙砺刺耳:“且……且……”

  猩红魔眼中的一丝痛苦转瞬即逝,又弥漫起了滔天的嗜血和癫狂!

  他立即撇下了顾长安、顾宴宁兄弟二人,转而朝前方的天香阁一楼大堂跑去。

  顾宴宁惊愕道:“大哥,他说的好像是个‘血’字。”

  “快,立即跟上!”

  顾长安身先士卒,立即尾随而去。

  今晚遇到这件事,实在是令人匪夷所思!

  这个赵司水半边身子都烧成了炭黑,皮肉焦枯,整张左脸的皮肤也斑驳脱落,暴露出发黑的颧骨。这么严重的烧伤惨状,正常人根本活不下来。

  再看他这双散发着赤红血光的眼睛,难道是修炼走火入魔了?那和他一起失踪的白发崔伯现在又在哪里?

  思绪翻涌间,顾长安已经和顾宴宁一同返回了天香阁一楼大堂。

  就在这时,远处一声尖叫刺穿了两人的耳膜。

  “啊——!!”

  这叫声惊恐、凄厉、绝望,不过是垂死之际的呐喊。

  顾长安一阵头皮发麻,接着立即锁定声源,朝着那里飞快跑去。

  通往二楼的楼梯底下,一名跑堂小厮暴毙当场,却不见凶手的踪迹。

  因为过度惊骇,死者的两只眼球向外暴凸,表情痛苦而扭曲。他的脖子右侧被撕咬下了一大块血肉,鲜血如涌泉般汩汩不绝,很快就在地上汇聚成了一滩血泊。

  顾长安眉头紧皱。

  顾宴宁吃惊之余,又当场表达出自己的疑惑:“奇怪,他不是说要人血吗,但这个跑堂的小厮似乎只是被他咬死……”

  话音甫落,二楼上又传来了一声凄厉刺耳的尖叫。

  这一次是女子发出的尖叫!

  顾长安再不迟疑,立即猛地一个起跳,飞到楼梯扶手上,两三次借力之后,他便飞到了天香阁的二楼之上。

  二楼走廊处,不人不鬼的赵司水已经抓住了一名青楼女子,双手紧紧搂抱着她,嘴巴早已啃上了脖颈,正在发狂似的吸食她的精血。一滴又一滴鲜血啪嗒啪嗒掉落在地,令人触目惊心。

  顾宴宁冷喝道:“住手!”

  赵司水充耳不闻,继续发狂地吸食这名女子的精血。

  顾宴宁从来没见过如此不人不鬼的怪物,此时被吓得脸色惨白,但他依然把双拳捏得咔咔作响,再次发出雷霆振喝:“我让你住手,你没听到吗?”

  赵司水似乎终于吸饱了鲜血,便将这名青楼女子丢到地上。

  她的脖颈被咬开了一个血窟窿,虽然手指还在微微抖动,但看样子已是回天乏术了。

  食人精血的赵司水慢慢转过身来,面对着顾长安、顾宴宁兄弟二人。此时他的嘴巴满是血污,因为鲜血的滋润,他一双猩红魔眼中杀意更加炽盛,仿佛对这兄弟二人的忍耐已到极限。

  “砰!”

  他在地板上猛一跺脚,立即如一头发狂的野兽扑向二人。

  顾长安、顾宴宁兄弟二人同时挥拳格挡,反击。

  一团团气机在天香阁的二楼走廊上爆开,在墙上、地板上、天花板上轰出道道窟窿,木屑爆裂如雨。

  顾长安、顾宴宁兄弟走得都是武夫体系。顾长安修炼的是以卯代寅借天功,勉强达到了武夫三境。顾宴宁此时已经跻身到了武夫四境,尚未锤炼出自己的本命玄兵,整体实力略强于武夫三境。

  但他们兄弟二人联手,依然在赵司水的凌厉攻势中左支右绌。

  这一团团外放爆开的气机,自然也出自赵司水的手中。

  他们兄弟二人只要被任何一道气机打中,至少要被瘫痪大半的战力,那么他们的下场便极有可能是楼梯底下那个已经惨遭毒手的跑堂小厮。

  顾长安边打边寻思道:“赵司水原先已将武夫的剑心四境修到了大圆满,按理说他自然会用其本命玄兵和我们对战。

  “但他既然改走了道门的剑修体系,就得放弃自己的本命玄兵,转而去修炼灵剑。眼下他虽然还没有修炼出灵剑,可抬手发出的这一道道凌厉剑气,却分明是剑修的剑胆四境才有的实力。

  “可崔伯今早说过,赵司水十几天前才刚突破了筑基三境……难道是因为他服下的那枚斩三尸脑神丹?”

  就算赵司水有武夫四境的修为做底子,可从剑修的筑基三境突破到剑胆四境还是太快了。

  连崔伯之前也劝诫过他,甚至说出了“是药三分毒,所谓仙丹也不例外”这样的话。

  因此,这个赵司水会不会是因为练功操之过急,真的走火入魔了?

  混战中,顾宴宁打出了一记金刚伏虎拳,浑身肌肉暴涨,有一道猛虎虚影附体在上。

  虎啸山林!拳风如飓风,硕大的拳头朝着前方不人不鬼的赵司水猛地砸去。

  赵司水右手并指如刀,从下往上陡然一挥,有质无形的剑气在木质地板上“嗤嗤”割出一道剑痕,斩落而去。

  “砰!”

  一声震荡,赵司水岿然不动。

  顾宴宁的附体猛虎瞬间烟消云散,而他本人也被震飞了两丈之远,右手捂住胸口,闷声咳嗽。

  赵司水一招击退了顾宴宁后,一对杀气腾腾的猩红魔眼又转向了顾长安。此时他的眼里哪里还有交情和理性可言?

  在他的眼中,顾长安也只不过是一只待宰的羔羊,一块砧板上的鱼肉。

  下一刻,魔化的赵司水再次猝然暴起,如脱缰野马般冲向了顾长安。

  我也不是他的对手……顾长安的心骤然跌落到了谷底。

  千钧一发之际,左近的窗户突然爆出一口大窟窿,一柄玄铁飞剑以无与伦比的气势破空而来,硬生生拦截住魔化赵司水攻击的去路。

  紧接着,陈玄宗破窗而入,落在了顾长安身边,脸色淡漠如铁:“少主,是杀还是留?”

  呼……顾长安松了一口气,心中却暗自后悔,先前进天香阁之前,就不该让老陈在外面把风。

  顾长安淡淡地道:“抓住他吧。”

  陈玄宗右手掐个剑诀,正要动手,但就在这时,一股黑风汹涌而来,吹拂得所有人都睁不开眼!

  一股属于高品修行者的威压弥漫了整个二楼走廊,无形中荡人心旌,乱人心神。

  此时顾长安的思绪紊乱不堪,内心产生一股莫名恐惧的,只想要拼命逃离这里的念头!

  陈玄宗的玄铁飞剑,也在这股威压中轻轻抖颤,发出一阵刺耳的蜂鸣!

  顾长安的心脏顿时又沉了下去……来人不简单。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