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仙侠探案:剑气御山河 > 第17章 一舞倾人城
 
  百花选艳,也就是新来的青楼姑娘们登台献艺,或歌或舞,吹拉弹唱。再由现场的观众掷花球投票,得花球票最多者便为百花魁首。

  这个活动,堪比顾长安前世印象中的大型选秀节目。

  一连几场节目下来,上台的青楼姑娘燕瘦环肥,姿色不俗,各显神通,迅速把现场的气氛炒得火热。

  一时之间,天香阁一楼大堂中欢呼喝彩声不绝于耳。

  有些瞧得顺心顺眼的看客,登时便将桌上用红丝绳织成的绣花球远远抛到舞台下,现场的跑堂小厮飞奔着去将其捡起。

  到了第七个节目的时候,观众席上突起一阵骚动。

  现场的富商巨贾、达官显贵、纨绔子弟、儒林士子无不哗然起身。

  全场却鸦雀无声,堕针可闻,仿佛所有人都惟恐唐突了那位即将登台献艺的仙子,不敢大口喘气,不敢大声言语。

  “看这阵势,一定是聆音姑娘要出场了!”

  二弟顾宴宁兴奋不已,也哗的一下从座椅上起身。

  由于被前面站着的人挡住了视线,顾长安也只能无可奈何地跟着站起,跟着所有人的目光一同望去。

  大堂前方,红台三尺,上方是一个圆形天井,有溶溶月光从中泻落,那道天然的光柱朦胧而透亮。

  聆音姑娘要出来了么?

  所有人心中都不约而同掠过了同一个念头。

  在万千人的翘首以盼中,一队女乐工自堂后鱼贯而出,怀抱琴、筝、笙、箫、竽、鼓各色乐器,另有五女手持木槌,走向了堂侧的一组青铜编钟。

  那套编钟高丈余,曲尺状排列,分为上中下三层。最上层的叫钮钟,三组十九件,饰以篆体铭文;中下两层叫甬钟,五组四十五件,饰以蟠虺纹浮雕。

  编钟的音质雄浑典雅,向来为上古宫廷雅奏器乐之首。

  顾长安看得也是颇为诧异,这天香阁竟然还培养出了一批会演奏编钟的女乐工,难怪这百花选艳的门票就要一人十两银子。

  错不了,这位聆音姑娘肯定是压轴出场了。

  眨眼间,怀抱各色乐器的女乐工已经分列于舞台下方一隅。另外五女走到编钟前,手持大小木槌,娉婷而立。

  两个鼓点突然响起,在死寂的时空中荡起了两朵涟漪。

  紧接着,丝弦之声,竹管之音,纷纷飘扬于大堂中。

  青铜编钟也开始演奏,大的甬钟,小的钮钟,也随之轰然荡鸣。

  琴之悠扬。

  筝之华丽。

  笙之清脆。

  箫之低徊。

  竽之淳厚。

  鼓之轻快。

  编钟之大雅苍茫!

  鼓乐声雄浑浩荡,宛如穿谷之清风、漱玉之山泉、出岫之流云,千万人宛如临崖沐风,清凉畅快!

  可此时此刻,万众瞩目的圆形舞台依然空空如也,所有观众的期待都达到了极点,渴望也炽热到了极点。

  舞台的主角到底在何方?

  那个万千人翘首以待的聆音姑娘为何还不登场?

  这时,圆形天井中红光乍现,数道红纱悠悠飘落,笼罩住了整个圆形舞台……

  “噗!”

  “噗噗噗!”

  机关启动,水花突冒,环住舞台的几方弧形小水池有清泉注入,水波粼粼,晶莹剔透。

  忽然又有芙蕖自水中冉冉升起,一朵朵粉色的莲花苞,被一根根荷梗轻轻托出了水面。虽然是仿真假花,但制作得巧夺天工,栩栩如生。

  “喀喀喀!”

  舞台机关再次启动。

  舞台之上,红纱之中,有一朵硕大的白色莲花苞自舞台下方徐徐升起。

  所有的小型粉色莲花苞,如众星捧月般簇拥着舞台中央的白色大莲花苞,它们都在等待着花魂绽放的那一刻!

  器乐喑哑,观者无声,天香阁突然堕入一片死寂的深渊。

  上千道呼吸皆已冰封。

  上千个心跳俱已凝固。

  下一刻,一个音节自舞台中央升起,于半空化作四只彩羽灵鸟,鸣唱着天籁之音,朝着这片时空的四个方向飞翔而去!

  这是琵琶的声音!

  清脆悠扬的音节次第飞出,宛若化作了春雨秋霖、日精月华,一点一滴灌溉着舞台方圆的荷花苞,徐徐滋润其生长。

  水池中,一朵朵粉色莲花苞缓缓舒开了花瓣……

  缓缓绽放……

  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

  红纱片片撤回,往天井上方飞去。

  在那方三尺红台上,那朵白色的大莲花依然含苞待放。

  “聆音姑娘……是聆音姑娘……”

  多少看客都在隐忍呐喊,如痴似癫,如癫似狂。

  白色的莲花苞之下,究竟隐藏着怎样惊世骇俗的秘密?

  琵琶声止息。

  仿若在冰山雪谷中沉寂了千万年的那朵白色大莲花,终于开始缓缓地绽放,轻轻地绽放……

  花心中,女子侧膝而坐,怀抱着一把紫檀木琵琶。

  粉色的飘纱长裙,宛若一地的落樱轻掩于薄雾。

  鬓双分,髻独绾,青丝如一匹黑色瀑布垂落三尺。

  翡翠梅花一枝笄,银色蛱蝶双飞簪。

  一张粉色薄纱遮住了倾世容颜,修长的睫毛下,是一对仙气与妖气并存的眼眸。

  素手弹琵琶,皓腕凝霜雪。

  “聆音姑娘……”

  “聆……聆音姑娘~~~”

  多少男子激动得不可自持,想要大声喊出美人的芳名,却又生怕唐突了这梦中的仙子,最终又只能拼命捏住了自己的嗓门。

  骚动的情绪,如瘟疫般在人群中大肆传染。

  女子忽然扬脸,惊鸿一瞥——

  两道目光触及之处,仿佛凭空生出一道摄魂虚空,被她目光掠过的男子,无不为之神魂颠倒!

  顾长安也被这女子目光掠过,虽然他三魂皆在七魄俱安,却也不禁微微屏住了呼吸……这一瞬间,整个人竟微微有些麻木。

  天香阁再次陷入了死寂……

  仿佛没有了灯火,没有了人山人海,只有溶溶月光,照耀在那方舞台之上。

  素手在丝弦阵列上轻轻一拨,仿佛便有一泓秋水潺潺流转。

  江南的丝弦,南疆的紫檀,共同组成了这把上好的琵琶。

  拨弦、勾弦、滑弦、揉弦各种指法接连转换,宫、商、角、徵、羽五种音高排列组合,万千种意境随着琵琶音倾泻而出。

  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语。

  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

  缓柔时,空山凝云云不动,万壑封水水不流。

  轻快时,飞燕击水灵狐跃,老鱼跳波瘦蛟舞!

  一曲独奏方终,女子放下紫檀琵琶,徐徐站起,突然将流仙广袖泼洒入空!

  鼓声和钟声再起,诸色乐器又继续开始伴奏。

  一抹粉色薄纱遮住了神秘容颜,玉足轻踮,身姿轻盈化蝶,似要翩跹而起。

  舞步旋转,腰肢旋转,如同飞天仙子一般扶摇而起,粉色裙幅铺展如云。

  风,揭下了她的面纱——回眸一笑,眼波欲滴,千娇百媚,倾国倾人城!

  她自莲花台上飞下,似御风而行,又似凌波微步。

  其舞姿,翩若惊鸿,矫若游龙;

  其容颜,荣曜秋菊,华茂春松。

  婆娑处,轻云之蔽月;

  飘摇时,流风之回雪。

  鼓点开始急促,器乐也开始急促,女子舞姿摇曳,流仙广袖挥舞不止。

  如洒漫天花雨,如浣百里溪纱,如扫天下白雪。

  舞动九天荡凡尘!

  极动而后静,器乐声渐止。

  女子徐徐仰起了脸,月光如纷纷碎雪,从天井上方悠悠坠落在她脸上。

  她就那般,痴痴地仰望明月,沧桑而哀伤,惹人怜惜,令人惆怅……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