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仙侠探案:剑气御山河 > 第12章 顾家大姐,长姐为母
 
  “顾长安加入了不良人,还把漕船爆炸的案子给破了?”

  重重的纱帘帐幔后,独孤皇后发出了一道狐疑的声音,对这两则同时出现的信息,她显然有些难以置信。

  莲花台前方,百里秋水卸下了官袍,又换上了一袭飘逸素白的宫装长裙,眉心用胭脂点出三瓣殷红的桃花,宛如一位从画中走出的绝色佳人。

  “没错,这一切都是婢子亲眼所见。我估计明天,韩东亭便会将此案卷宗交给刑部复核,接着便会上奏给天后陛下。”

  回到万象神宫,来到独孤皇后静修的寝宫前,换上这一身女子宫装,百里秋水已全然褪去了穿上官袍时的那种冷冽和肃杀之意,语气也变得婉转如水。

  帘帐中的中年女人发出了一声轻哼,颇有些玩味道:“以这个顾长安的性子,大概不会主动加入不良人,看来多半是因为在韩东亭那里碰了壁。”

  百里秋水垂首道:“天后圣明,今天婢子确实发现这个韩东亭对顾长安颇有微词。”

  “这个韩东亭脾气火躁,成不了大器,不谈他了。”独孤皇后道,“虽然这个顾家私生子加入了不良人,可不良人也没什么不好,同样可以对他磨砺一番。倒是这个漕船爆炸案,他是怎么破的?”

  百里秋水道:“按顾长安所言,这起漕船爆炸案并无幕后黑手,罪魁祸首只是失事漕船舱厨上的一袋糯米粉。”

  “一袋糯米粉?”

  帘帐中传来了一声质疑。

  百里秋水含笑道:“没错,他的破案全程,我已经暗中用天书镜记录下来了,天后请看。”接着她凭空祭出了一道镜子法器。

  镜子法器滴溜溜旋转于空,镜面朝上。很快一道锥形光柱射向上方,其中光影变幻,正好出现了白天百里秋水在光明寺的一切见闻……

  目睹这一切后,独孤皇后感叹道:“此子方入天都,便已初露锋芒,想必来日不至于沦为一介庸才。只是令寡人颇感意外的是,他明明为韩东亭、为光明寺化解了一场天大危机,这韩东亭却以‘功过相抵’这样的说辞搪塞过去。”

  百里秋水微微仰脸,眸光微闪:“那按天后的意思是……”

  独孤皇后畅然道:“顾炎烈为北境之镇国利剑,如今与兽蛮族激战正酣,若是听闻他的长子沦为一个不良人,巧破奇案还无所得赏,恐怕只会乱了他的心,致使北境战事陷于不利之地。

  “况且这个顾长安破的案子份量也不轻,但又为了照顾到寡人本家人的脸面……所以明面上不要赏他什么,暗地里还是奖他点什么吧。”

  百里秋水奇道:“天后,以您的名义?”

  独孤皇后哈哈笑道:“不,以你秋水君的名义。”

  ……

  夕阳西下,天都城的青石板路染上了点点金辉。

  “少主,我们身后一直有三人在跟踪。”

  陈玄宗不动声色地跟在顾长安身侧,此时发出了一声提醒。

  顾长安浑然没在意,只是淡淡地道:“那是独孤家族的人,尤其极有可能是广安王的人。去年我私生子的身世传入天都时,独孤家族里就属广安王的人闹得最欢。

  “不过也只是闹一闹罢了。如今我爹坐镇北境,朝中不会轻易拿我怎么样。况且我今天还破了一件大案,独孤皇后那边也不会允许广安王的人乱来,淡定吧。”

  不多时,两人便来到了顾府大门前。

  看到大门紧闭,顾长安上前拉起一枚铜环,扣响门板。

  “铛铛铛,铛铛铛,铛铛铛……”

  过了好一会,里面才传来一声咕哝:“谁啊这是,不好好回家吃元宵饭,搁这催命来呢?”

  “吱”的一声,大门被拉开了一条细缝,门缝中露出了一个中年仆人的面孔。

  顾长安认得这是门房老赵,以前是在家族封地做门房的,三年前才离开封地,来了这京中顾府。

  但这门房老赵眼珠子骨碌一转,只打量了顾长安一眼,便“嗤”的一声冷笑道:“哪里跑来要饭的不良人?走走走,离我们顾府远点!”

  顾长安脸色一沉,拨高了音量:“老赵你胆子可不小啊!你再睁大眼睛,好好看看我是谁?”

  门房老赵这才把目光重新定格在顾长安脸上,霎时惊喜交加:“啊啊……原来是大公子啊!三年不见,而且大公子今天又穿上了这身不良人的衣服,老赵我险些就认不出来了。大公子请进,请进!”

  喜笑颜开中,门房老赵连忙把大门打开,把顾长安、陈玄宗一同迎了进去。

  “大公子回来了——大公子回来了——!”

  刚把顾长安迎入顾府,门房老赵就扯开了嗓门,对着顾府这座深宅大院大声吆喝起来。

  很快地,顾府中的男佣女婢从各个角落蜂拥而出,纷纷好奇地前来一睹顾长安的风采。

  这是顾长安第一次出现在京中顾府,而这些下人十有八九都没见过这位顾家大公子,但从去年开始,就不断听闻这个大公子是如何“聪颖博学”,如何“丰神俊逸”,心中早已心向往之。

  此刻亲眼目睹了顾长安的五官样貌,一个个眼里都迸出了非凡的光彩。

  “这位真的是咱们的大公子?”

  “长得可真比二公子俊多了!”

  “可不是嘛,只是大公子为何穿上这身邋里邋遢的衣服?”

  府里的家丁丫鬟聚三凑五地议论纷纷。

  “——是长安回来了?”

  回廊下,一名女子向前院急匆匆赶来,迈着莲步,摇曳生姿。

  金钗玉簪银步摇,蛾眉星眼杨柳腰;脂粉气不浓不淡的恰到好处,比之少女多了三分成熟的风韵,比之熟女又多了一丝水嫩的娇憨;盈盈一笑间,花媚雨柔时。

  “长安,竟然真的是你啊!”

  来到前堂大院中,介乎少女和熟女之间的女子发出了一声惊叹,连一双美眸也睁得极其的乌黑透亮。

  “大姐。”顾长安也笑着回应。

  这名女子正是他同父异母的大姐顾青筠,号称在天都城国色天香榜上排行第一的绝色名姝……不过顾长安一直为此诟病不已,因为这所谓的“国色天香榜”纯粹是一群无耻无良的读书人硬掰出来的一个野榜。

  这位大姐也没少干过花银子买诗词的勾当,让自己在所谓“绝色名姝”的头衔之外,又多了一个“才女”的盛名。

  不过嘛,自从这位大姐连嫁两次又接连克死两任丈夫以后,从此就无人问津了。

  至于守寡?那是绝无可能,每任丈夫死后都直接撂挑子跑回了娘家……

  正在顾长安思绪起伏间,大姐顾青筠便毫不见外地走到他两尺外:“来来来,让大姐啃一口你的脸颊,看看你这三年来长势如何?”

  顾长安吓得一懵,连忙双手扣住大姐肩膀,压低嗓门道:“这么多人呢。”

  顾青筠打开了他的手,似嗔又似笑:“你还知道害臊了?你小的时候怕黑怕鬼怕我娘,不还是大姐我一条被子把你拉扯大的?我都数不清你在我的被子里尿过多少次床了!”

  顾长安搔了搔头,也有些不好意思:“这都是我小时候的事了……”

  顾青筠一板正经地道:“你和宴宁不一样,你从小有爹无娘,我娘又待你不好。有句话叫做什么?长姐为母是吧。大姐已经三年不见你了,今天见你,心里可是欢喜得紧!”

  说到此处,她微微把脸侧向顾长安耳根,轻声道:“长安啊,要不今晚你再偷偷来大姐这里,跟大姐睡一次?大姐保证不会说出去的。”

  顾长安愕然道:“啊……可我已经长大了啊。”

  顾青筠立刻拉下了脸:“你才十九岁,还有一年才行冠礼呢。还没行冠礼,在大姐眼中就是还没长大。”

  顾长安:“……”

  就在这时,回廊下又传来一道男子尖酸刻薄的声音:

  “来的人是皇帝吗?是大罗金仙吗?一个个吃饱了撑的,都不用干活了是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