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仙侠探案:剑气御山河 > 第10章 这叫做,带诸位大人走近科学
 
  凌虚子收回风水盘,望着眼前的一片焦土废墟,一脸惊讶:“诚如夏小友所言,区区一袋糯米粉,竟然能产生如此炸山裂石的大威力!实在是贫道孤陋寡闻了。”

  韩东亭站得离爆炸点更近。

  爆炸发生时,他虽然以罡气护体,但那股突如其来的爆炸还是震得他耳膜嗡嗡作响,此时他的头发和两肩也落满了点点灰烬,脸庞也被黑灰点染成了一个斑驳的大花猫脸。

  高升、百里秋水由于站在他身后,倒是捡了个大树底下好乘凉的大便宜,脸不红,气不喘,衣服如先前般一尘不染。

  “东亭兄……你无碍吧?”高升眼见韩东亭一动不动,便关怀地一问。

  “咳,咳咳咳……”

  韩东亭突然爆发出一通剧烈咳嗽,身子骨也跟着抖颤起来。

  看到这一幕,高升霎时心眼明亮。

  甭说了,这场大爆炸威力非同小可,像那些修为在三境以下的掌夜使基本都被当场炸飞,咱这位韩少卿虽然不至于被炸伤炸飞,可猝不及防之下,却也被炸得灰头土脸呛了一鼻子,可谓是威严扫地,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可他此时纵有千言万语也不敢再多问一句。

  毕竟新来的夏小蝉是他收的,悬镜堂也是他炸的……此时再多说一句话,横竖都觉得自己是在这位韩少卿的伤口上撒盐?

  可出乎高升意料的是,此时韩东亭不怒反笑,恍然大悟般喃喃自语:

  “区区一袋糯米粉,竟然真的有如此天大威力?妙,妙极了!漕船爆炸案的谜底已经呼之欲出了!”

  随后更令高升大跌眼镜的是,这位向来在光明寺说一不二的韩少卿竟然撇下了满院哀嚎的掌夜使的死活,三步并作两步地走向趴伏在地的夏小蝉……难道是要摆出一副礼贤下士的姿势?

  “一袋糯米粉,竟能化作霹雳雷霆,炸毁一座悬镜堂……贫道修道已六十多载,却从未听闻过这般咄咄怪事,贫道也要去跟夏小友请教一番!”

  年逾耄耋,看起来只有四十不惑的凌虚子在腰间别好风水盘,右手拂尘一摆,也大步流星地走向了夏小蝉。

  百里秋水虽然没有明说,但她远远打量着夏小蝉,一双桃花眸眼底也闪过了一抹异色。

  “不良人夏小蝉——”

  韩东亭走到趴伏在地的夏小蝉身前,又把刚刚碎了一地的官威强行捡回来,却多少有几分装腔作势的味道:

  “你用一袋糯米粉成功炸掉光明寺的悬镜堂固然令本官刮目相看,可这又与‘漕船爆炸案’有何干系?如果你解释不出个子丑寅卯,就凭你炸伤了这么多掌夜使,本官就可以重重地治你的罪!”

  顾长安这才从地上慢悠悠爬起来,却“噗”的喷出了一嘴泥,飞溅到韩东亭的官袍上。

  他笑咧咧道:“韩大人你刚刚在说什么,小的一时没听清啊。”

  “你——”

  韩东亭气得差点骂人,但高升却一把按住了他本能要抬起指向顾长安的右手,笑着安慰道:“东亭兄,真相即将揭晓,大局为重,切莫意气用事!”

  韩东亭默然了片刻,又把气默默咽回了肚子。

  眼下独孤皇后正派着百里秋水死死盯着他,盯着整个光明寺,如果这起“漕船爆炸案”真的在十天内毫无进展,后果必是十分严重。

  此时惟有顾长安才是破案的关键。别说他被顾长安喷了一嘴泥,就是被对方拿屎盆子扣到他头上,他也得老老实实憋着受着。

  安慰了韩东亭,高升这才给了顾长安一个鼓励的眼神:“夏小蝉,你看现在凌虚子道长、韩少卿、秋水君都在等着你揭开案件谜底呢,你就别藏着掖着了吧?”

  感受着几道滚烫的目光掠过自己脸上,顾长安也没有再卖关子,慢慢解释道:

  “谜底并不难。今天是正月十五上元节,失事漕船上虽然没有明显的易燃易爆物,但官兵们为了能在今天吃到热腾腾的元宵,早就在储物仓中备好了糯米粉。

  “糯米粉在通常情况下不会发生爆炸。

  “但在案发之前,失事漕船的伙房中已经开火做起了元宵,那么原先备好的糯米粉势必已经打开,而厨灶也已开火。

  “再后来,妖物袭击,漕船上一片大乱。随后妖物更以无数发丝戳穿了旗舰,引发一阵剧烈震荡。这时候厨房中的糯米粉恰好被扬成粉尘云,遇到明火便发生了爆炸。”

  高升疑惑道:“爆炸一共发生了两次,第一次是小爆炸,第二次才是毁天灭地的大爆炸……”

  顾长安不等他说完,便解释道:“这便是粉尘爆炸的特点。第一次小爆炸,那是因为这部分遇明火的粉尘量不多,极大概率是伙头兵遗留在案板上的糯米粉。

  “但在第一次小爆炸之后,厨房中气浪翻滚,将袋子中更多的糯米粉全部扬开,因此才造成了第二次威力更加惊人的大爆炸。”

  凌虚子沉吟片刻,询问道:“夏小友的推理似乎面面俱到,但是否有实证?”

  顾长安道:“实证有两个。第一个,经过我实地勘验,失事漕船的爆炸中心位于船尾下层甲板处,那里正好是舱厨的位置,已经被炸得面目全非,一片焦黑,损坏最严重。第二个,便是我从那里抠下来的一小块黑灰……”

  说到这里,他再次从衣袖中掏出那一小块黑灰,指着它道:“如果是木材烧成的黑灰,揉搓起来有明显的颗粒感。如果是棉布烧成的黑灰,手感很蓬松。惟有这糯米粉烧成的黑灰,质感又粘又腻。

  “而糯米粉之所以爆炸,本质上是在相对密闭空间里的剧烈燃烧。”

  韩东亭、高升、凌虚子、百里秋水望着顾长安手心的那一小块黑灰,脸上同时交织着一股茫然和似懂非懂的复杂神色。

  “给我看看。”百里秋水向顾长安伸出了手。

  顾长安便将这块黑灰抛给了对方,心中却寻思,其实严格来说,你们都算九漏鱼……

  “粉尘爆炸”这个实验,其实在人教版九年级化学课本上就有。

  不过在这个仙侠世界嘛,修仙长生才是第一生产力,武夫一刀劈山,真人一指断江,还能指望这些人去探索科学的真理?

  别说一年了,就是再给韩东亭这些人十年二十年,都不一定能破解“漕船爆炸案”的谜底。

  韩东亭沉思良久,眸光凝定如水:“那失踪的漕船校尉赵司水,以及那个白发老仆崔伯,还有那三十七具裸身女尸,你又作何解释?”

  顾长安道:“赵司水和崔伯虽然失踪,可也并不改变这起案件是个意外事故的定论,你们接着找就是了。”

  说到此处,他转而戏谑地一笑:“至于那三十七具女尸,就牵扯到了你们三年前接手的那桩‘龙王案’,是另一桩独立的案子。你们既然把那桩‘龙王案’拖延三年都未结案,那继续拖个一年两载的又何妨?”

  心中寻思,我这是在教你分清主次矛盾,你不会听不懂吧?

  独孤皇后之所以动怒,主要原因就是眼下这起“漕船爆炸案”。只要先把这桩案子结了,稳住上意,以后有什么大事不能徐徐图之?

  韩东亭重新审视顾长安,神情严肃:“夏小蝉,你今天破解漕船爆炸案是一件大功,可你炸毁悬镜堂,炸伤了那么多掌夜使同样也是一件大过。如今你功过相抵,本官既不赏你,也不罚你,你且先回去吧。”

  赏不赏真的很无所谓,但这一炮炸平了光明寺的悬镜堂,把那些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掌夜使炸得人仰马翻,却让此时的顾长安心情十分爽快。

  报复?这能叫报复吗?

  这应该叫做,带领诸位大人走近科学!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