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仙侠探案:剑气御山河 > 第5章 一秒侦破案件,上光明寺履新
 
  “少主,快醒醒——”

  两只宽厚的手掌正在拍打顾长安的脸颊。

  顾长安吃力地眯开眼缝,米粒般的光圈迅速扩大。

  映入他眼帘的是一个青年男子的面孔,穿着一领黑衣长袍,剑眉星目,五官刚毅,面色淡漠如铁。

  此人正是顾长安口中的老陈,名为陈玄宗,出身于那号称“剑家第一甲”的陈家剑冢。

  顾家是个气运鼎盛的大家族。陈玄宗在多年前遭遇修行瓶颈,后遇高人指点,遂上顾家寻找机缘,从此便成为了顾长安的贴身侍卫,食顾家气运而生。

  此次顾长安接到独孤皇后懿旨,要千里进京去光明寺履新,陈玄宗便一直都在暗中保护。

  “骨魅尸山”怪物出现时,他始终都在岸边暗中观察。直到看到顾长安所在的中央旗舰发生了大爆炸,他才意识到情况不妙,接着立即飞到白河上,在飘满河面的死尸中一通费力寻找,终于找到了被炸晕过去的顾长安。

  白河岸边,一株尚未抽芽的干枯垂柳下。

  顾长安“哇”的一声,从肚子里吐出了一口河水,喃喃自语道:“我竟然……毫发无伤?”

  陈玄宗道:“少主你虽然用以卯代寅之术,把自己修炼到了武夫三境,可以勉强拉得开猎魔神弓。可是以卯代寅之术后患无穷,少主你这一次做得未免太过草率了。”

  顾长安患上了一种天生无法修行的怪病,当初走武夫路子时,折腾个夏练三伏冬练三九的锻骨境还能和常人无异,但自从步入了养气境,任何天地灵气入体都似泥牛入海般毫无反应。

  后来在机缘巧合之下,他从一名游方道人那里学会了“以卯代寅借天功”这样的左道邪术。

  所谓“以卯代寅借天功”,取义正是出于“寅吃卯粮”。修行者暂时无法突破的关窍,可以提前突破;暂时无法修炼到的境界,可以提前到达。只有四境以下管用。

  但这终究是一门借天之力的左道邪术,修行者修到的境界也属于“伪境”,相当于跟人借高利贷,借了一定期限,就得连本带利地加倍偿还,否则就会遭到可怕的反噬。

  顾长安自嘲地一笑:“可是我若不修炼这以卯代寅借天功,刚刚只怕是就葬身于那场爆炸中了。”

  陈玄宗道:“方才就算少主你不拉开猎魔神弓,我也会出手的。以卯代寅借天功隐患极大,少主你日后还得三思而后行。”

  顾长安摇头一笑,不置可否。

  “救命……救救我……”

  一道细若蚊鸣的声音自河中传来,吸引了两人的注意力。

  顾长安扭头望去,只见一名伤势颇重面无血色的官兵抱着一块浮木,慢悠悠从上流漂下来。由于他距离岸边的位置比较近,顾长安便用眼神示意陈玄宗:“老陈,把人救上来。”

  陈玄宗也没有过多表示,右手掐个剑诀,凭空祭出了一道玄铁灵剑,剑身暴涨数倍,自发飞到河中,把那名受伤的漕运官兵从水中托起,平放到了岸上。

  “谢谢,谢谢你们。”这名伤重的官兵露出了一个苍白无力的笑容,沉沉闭上了眼睛。

  此时顾长安的体力已恢复了七成,他立即跑到水边,远远眺望着上游的方向。

  浓稠的白雾已经被太阳蒸干,白河两岸风和日丽,看起来一片祥和。但在白河中央,十几艘漕船停泊的地方却是一片爆炸后的狼藉景象。

  灰烬如雪花般在天空中纷舞不绝,爆炸发生的中央旗舰通体焦黑,残破不堪,一缕缕黑烟袅袅上青天。临近的好几艘漕船也被爆炸波及,有的桅杆断裂,有的舱房被炸出窟窿。

  河面上各种浮木漂浮物星罗棋布,其中还飘浮着不少漕运官兵的死尸。幸存的官兵正在忙着救治伤者,打捞死者,远远传来一片呻吟哀嚎的声音。

  顾长安寻思道:“这批漕船自江南宁州而来,运来不计其数的漕粮漕银。如今先遭骨魅尸山的袭击,后又遭遇如此惨烈的爆炸。而这里距离天都城只有咫尺之遥,这起大案,未来几天必将在天都城引起一场轩然大波!”

  他要去履新的光明寺本来就是天都城第一办案公门,又加上他前世当了十几年的检察官,在职业习惯的驱动下,顾长安立即御气而起,足踏河水而行,二十几个起落,他便跳上了案发中心的失事漕船。

  ……

  “漕船校尉赵司水不见了,白发崔伯也不见了……他们是死是活?”

  被烧得乌漆麻黑、被炸得破败不堪的楼船上,顾长安发出了自己的第一个疑问。

  随后,他又转身仔细观察起船体上残余的一个个窟窿,目光犀利如鹰隼:“我拉开猎魔神弓的时候,骨魅尸山察觉到危险,于是用无数发锥集中攻击这艘楼船,戳穿了无数窟窿,严重破坏了船体结构……”

  “漕船的货物清单上,除了漕粮和漕银这两大宗,并没有什么易燃易爆物,那么这起惨烈的爆炸是如何发生的?”

  带着狐疑,顾长安在失事楼船上一路穿行,很快就把自己的衣袖、裤腿、脸颊都蹭上了乌漆麻黑的炭粉。

  “爆炸一共发生了两次,第一次是小爆炸,只是把舱房中的物体震荡了一下,第二次才是毁天灭地的大爆炸……”

  顾长安沉吟着钻到了他认为的爆炸中心区域。

  这里是楼船靠近尾部,下层甲板所在的地方。剧烈的爆炸把这里撕开了一个巨大的黑色窟窿,现场到处都是黑色的灰烬。

  顾长安踩上一脚,白色的靴帮立时被染成一片浑浊的黑色。但他毫不在意,此时正全神贯注搜寻着现场任何可疑的蛛丝马迹。

  这时,他发现了某块区域的黑灰质地和其他地方有些不同。

  于是他目光微凝,弯下腰去扣起一小块,用食中二指仔细揉搓了几下。

  他好像发现了什么!

  再次蹲到地上,又用另一只手,从别的地方抓起另一小撮黑灰,同样用食中二指仔细揉搓,仔细比对着二者的质地和手感。

  顾长安嘴角一歪,露出了一抹得意的笑容:“虽然骨魅尸山和赵司水、崔伯那边还有几个疑点,但至少这个爆炸案是已经水落石出了!”

  “京兆府办案,闲杂人等速速退避——!”

  恰在这时,岸边官道上,一群皂衣官差骑着快马泼剌剌赶来。

  “京兆府官差来了。”不知何时,陈玄宗也现身到了失事漕船的爆炸中心。

  想起自己辰时还得去光明寺报道,顾长安便再次从地上抠起一小块黑灰,当做物证塞进袖子中,接着一脸轻松地拍了拍手:“那咱们现在就走吧。”

  京兆府要来查案,如果刚好被他们撞见自己在失事漕船上,保不准要被带回京兆府衙门问话,耽误了去光明寺报道那麻烦可就大了。

  毕竟,按照独孤皇后的懿旨,他不能以“顾长安”的真名加入光明寺,这也就意味着他在那里将不会有任何的身份加成。

  要是表现不好,训新、职场PUA分分钟在等着他。

  若是没法子在光明寺站稳脚跟,他也不好意思踏入京中顾府的大门。因为京中顾府比不得封地龙阳城,这里几乎完全由独孤夫人说了算。

  独孤夫人育有两女一子,也是顾长安的异母姐弟。

  大姐顾青筠,妖艳贱货一个,在天都城的国色天香榜上排行第一。

  二姐顾白芷,高冷不近烟火,去跟瑶光上人学修仙,被誉为不世出的绝代仙才。

  臭弟弟顾宴宁,嘴巴又毒又贱,十八岁就担任神龙卫中郎将,值守宫禁,前途无量。

  而他顾长安,私生子,平平无奇……

  要想在天都城立足,必须得先在光明寺站稳脚跟。

  思绪翻涌中,顾长安随陈玄宗飞回白河南岸,向着光明寺而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