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仙侠探案:剑气御山河 > 第1章 天都城的三桩奇案
 
  “坊间传言,天都城有行船三忌。”

  “哪三忌?”

  “一忌雾行船,二忌雨行船,三忌夜行船。犯此三忌,生死无门。”

  “呵呵!你是不是打听到我喜欢听些怪力乱神的故事,因此为了骗我下棋,才提前编出了这些诡怪奇谈?”

  夏小蝉目光越过棋局上厮杀正酣的黑白子,给了漕船校尉赵司水一个鄙夷的眼神。

  正月十五,残夜未央。

  一轮白纸似的明月垂挂西天,波光荡漾的白河上,一支自江南而来的漕船队风帆高举,浩浩荡荡向着上游的天都城开去。

  楼船中,二人对弈,沉香烟袅袅。

  白发老仆席坐一角,抚琴助兴。

  “天都城自古以来就流传着许多诡怪奇谈,俯拾皆是,我真的没骗夏公子。”赵司水笑呵呵地,食中二指自藤盒中拈起一枚黑子,不疾不徐地按在棋盘上。

  任夏小蝉这种喜好附庸风雅的公子哥瞧在眼里,也不禁腹诽一句:你个披盔戴甲操刀弄剑的粗糙武夫,偏偏喜欢折腾这一手修身养性的烂柯雅道,你可比我还能装。

  夏小蝉回应一手白子,道:“行吧,我姑且信你了。接下来你得好好解释一下这‘行船三忌’,还有这‘生死无门’了。挖坑不填,生儿子没屁眼。”

  赵司水指着棋盘,呵呵笑道:“老规矩。每下完一盘棋,无论输赢,我便给夏公子讲一个关于天都城的诡怪奇谈。”

  夏小蝉看着棋盘上密密麻麻的黑白子,感叹道:“按照这慢吞吞的下法,猴年马月才能下完一局。要不我们换个玩法?”

  赵司水奇道:“这围棋难道还能有别的下法不成?”

  “当然有!”

  趁着对方好奇,夏小蝉耍起无赖,立即把厮杀正酣的黑白子搓成一团,神秘兮兮道:“这种玩法叫‘五星连珠’。规则也很简单,只要谁先把金木水火土五颗星连缀成一条直线,便为胜者。”

  “还有这种玩法?夏公子,那咱们姑且一试?”没听过围棋还有“五星连珠”玩法的赵司水搓了搓手,蠢蠢欲动。

  很快……

  他一败,二败,三败。

  “这般玩法未免也太简单了!既无运筹帷幄,也无攻城略地,可谓是胜者无趣,败者无味。”

  赵司水故作高深地点评一番,随后觍着脸一笑:“夏公子,要不……咱们再来三局?”

  虽然玩法简单,可他连跪三局,心中不服气啊。

  要是正经下围棋,他还能和夏小蝉杀个你来我往不分伯仲,玩个更简单的“五星连珠”却满盘皆输,实在丢不起这个人。

  尝到新规则甜头的夏小蝉却摇摇头:“你说了每下完一盘棋,无论输赢,就会说出一个关于天都城的诡怪奇谈。如今三盘棋下完,你也应该把肚子里藏着掖着的话竹筒倒豆子般全说出来了吧?”

  赵司水这才悻悻然收起棋兴,侃侃而道:“三年前的开春,天都下游的青螺县发生‘龙王案’,风浪大作数月,过往船只沉没上百艘,更有三十多名女子被愚民献祭河中。”

  夏小蝉摇摇头,叹道:“西门豹治邺,差可比拟。”

  赵司水虽然不懂“西门豹治邺”是什么典故,但他素闻这位夏公子博览群书,也就不以为意,随后挥挥手,便有一名随船侍女上前给二人倒酒。

  夏小蝉端起青玉酒杯,浅浅抿了一口。

  入口甘醇,滋味绵柔细长,应该是二十年陈的竹叶青。

  赵司水也慢悠悠品了一口,接着说道:“两年前的七月,天都西兰寺一幅‘地狱变’壁画落笔而成。但三日后,画上鬼差离奇消失,随后一连十七名富商政客离奇死亡。坊间流言四起,都说是地狱鬼差前来勾魂索命。”

  夏小蝉端起青玉酒杯,又美美吞了一口,笑道:“杀人者,是人非鬼。”

  赵司水顿了片刻,又补充道:“一年前的四月,天都降下大冰雹,将万象神宫的朝宫大殿砸出一个大窟窿,一股妖气遁入大殿中,化作一条十丈长的大青蛇,吞噬朝臣三人。”

  夏小蝉打手势让侍女把酒坛子递来,自己又倒上满满一杯,一饮而尽:“这青蛇八成是幻术所变。在朝宫大殿上袭击大臣,要么涉及党争,要么涉及夺权。”

  赵司水奇道:“夏公子为何如此肯定?”

  夏小蝉脸色微醺:“我在宁州当了七年法曹,经办过的案子没有上千也有好几百,也算见识过一些人面鬼心和魑魅魍魉。”

  赵司水又奇道:“夏公子年纪轻轻就破案无数,未来成就自然不是区区一个宁州所能容纳的。可天都城公门这么多,夏公子为何偏偏就高迁去了光明寺?”

  夏小蝉洒然一笑:“宁州刺史举荐,吏部盖印批文,屁股都被架在火上烤了,我还能不去!至于这光明寺……赵兄似乎有话要说?”

  赵司水目光转向别处,眼神放空,幽幽长叹:“天后陛下自垂帘听政以来,天都城日益诡案频发。这些案子当中多有光明寺或主办,或协办的。

  “像上面我提及的‘龙王案’‘壁画案’‘青蛇案’大都有光明寺参与的身影,但这些诡案迟迟未能破解,导致光明寺备受各方猜忌。

  “如今的光明寺可谓是黑云压城风雨满楼,宁州刺史却偏偏在这个节点举荐夏公子去光明寺当差,莫非夏公子与宁州刺史不对付?”

  夏小蝉沉吟了几息的工夫,似笑非笑:“那倒未必。宁州刺史为官一方刚正廉明,不会无缘无故摆我一道。倒是你一口气说出了三个奇案,可还是和‘天都行船三忌’没有半毛钱关系。”

  赵司水忽然抬头,哈哈大笑道:“世间所谓禁忌,凡夫俗子信而惧之,修道有为者信而不惧,得道者惟大笑之!”

  夏小蝉一时无语,心说,瞧把你能耐的。

  这时琴声止息,白发老仆已将琴曲奏罢。

  赵司水心情颇为畅快,远远招手道:“崔伯,上斩三尸脑神丹,我要开始修炼《坐忘经》了。”

  白发老仆犹豫片刻,面上的皱纹皱得更深刻了些:“赵校尉旬日前刚突破筑基三境,宜应稳扎稳打,不必急于冲击剑胆四境。是药三分毒,所谓仙丹也不例外。”

  听到崔伯这话,夏小蝉心中寻思,赵司水行伍悍卒出身,原本修炼的应该是武夫路子,但这“筑基三境”和“剑胆四境”却分明是道门剑修的境界名称。

  看来这赵司水是改换过自己的修炼体系?

  赵司水不以为然道:“若是普通修行者,确实应该稳扎稳打。可我有武夫的‘剑心四境’做底子。由武夫的剑心转炼为剑修的剑胆,岂不比常人事半功倍?”

  白发崔伯无奈哀叹一声,旋即起身走向身后的密室。

  夏小蝉忍不住问道:“赵校尉为何改弦易辙,由武夫转为剑修?”

  赵司水看了他一眼,苦笑道:“武夫体系易学难进。无不是先锻骨,再养气,后修成铜皮铁骨。这基础三境人人可达,无非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但到了武夫第四境‘剑心’,就得开始锤炼本命玄兵,此后每一步都难如登天。

  “我虽然早在九年前就已经把武夫的‘剑心四境’修到了大圆满,但这九年来却始终无法做到‘人剑合一’,修行进度始终迟滞不前……”

  剑号称百兵之皇,武夫修炼的本命玄兵虽然五花八门,但在境界名称上却都用“剑”来总括之。

  也不知第一个给武夫划分境界的武夫修炼的本命玄兵是不是剑器,反正这套名称流传下来,可没少受到后世草莽武夫的诟病。

  某用棍武夫:老子一用棍的,就不能叫“人棍合一”吗?

  “……也是机缘巧合,后来我接触了剑修体系,竟意外发现自己在这方面悟性更高,加上又求来了一瓶斩三尸脑神丹,从此便由武夫改为剑修。”

  话音甫落,崔伯已将一个青花葫芦瓷瓶捧来,将一枚红褐色丹药倾倒在赵司水掌心。

  赵司水笑道:“我一旦开始修炼《坐忘经》,便会神游太虚,无暇照料夏公子,还望海涵。”

  夏小蝉点了下头,表示无所谓。

  赵司水便将斩三尸脑神丹抛入口中,席地而坐,开始修行。

  崔伯摆手伸向房外,笑容慈祥:“夏公子,请。”

  夏小蝉只好起身,离开了房间。崔伯反身把门锁上。

  这时天刚蒙蒙亮,但白河上雾气弥漫,两岸的景物模糊不清,附近的几艘漕船看起来也都影影绰绰,给人一种潮湿沉闷难以呼吸的压迫感。

  突然一道巨浪甩来,狠狠撞击在船头上。

  一团晶莹水花漫天爆炸,整条漕船也随之剧烈震荡!

  夏小蝉脚步一趔趄,差点摔倒在甲板上。

  漕运官兵发出惊恐号叫:“水下有一道黑影——!”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