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赵旬旬池澄 > 第八十三章 番外 颠倒城池2
 
这家会所离周瑞生的健身房不远,多半也有周瑞生的股份,是他从事“副业”的主要阵地。赵旬旬一个小会计,每个月按时领着那点工资,看起来谨小慎微、童叟无欺的样子,竟然也有胆子来这里消费!

这间包房里并无旁人,池澄走过去,蹲在赵旬旬躺倒的沙发旁用手拍她的脸。

“喂,喂!你没死吧?”

他心里不高兴,手上的力度也不轻,醉得不轻的赵旬旬竟也被拍得睁开了眼睛,并不说话,只是憨憨地朝他笑,眼神是他从未见识过的迷离。

池澄有些受不住,略带慌张地收回了手。走出包房,池澄又给周瑞生打了个电话,问他究竟是怎么回事。周瑞生问赵旬旬醒了没有,说了什么,池澄没好气地说她现在就像一摊烂泥。周瑞生便解释说赵旬旬是被朋友带来过生日的,不知道为什么喝多了,她的朋友又不知道跑哪里去了,毕竟也是健身房的顾客,他看到她醉成这样不是个办法,又想起池澄对她似乎有那么点意思,索性给他这个做护花使者的机会。

池澄依旧狐疑,他不信周瑞生会这么好心。但周瑞生显然有些不耐烦了,他说池澄若不愿意接下这个“差事”,大可以立马走人,反正他也不痛不痒。

周瑞生挂了电话。可池澄既然已经到了这里,哪里可能任由自己暗暗喜欢的人醉倒在这种地方而坐视不理呢?于是,他又回到了赵旬旬身边,她依旧烂醉如泥。

“你醒醒,我送你回去!”池澄知道赵旬旬家住何处,这些在她填写的会员资料里都有。他甚至还知道她的单位地址、电话号码以及日常不少的小习惯,可这样面对面说话的机会却少之又少,虽然她醉成这样,他依然有些不能适应。要是让秦明那些家伙知道他也会有这么的时候,不知会怎么笑话他。

赵旬旬没有回答,她睡得很沉。池澄好几次伸出手,在快要碰到她的时候又缩回来,他面临了一个很棘手的问题,他要怎么才能把一个完全失去意识的女人送回家,是用抱还是用背?扶她起来的时候手落在哪里比较合适?真让人苦恼!

奇迹发生了,就在池澄不知所措之际,赵旬旬又微微睁开了眼睛。

“你醒了?”池澄又惊又喜。

赵旬旬定定看了他数秒,正看得池澄心里发毛之际,她又闭上了眼睛。

“又睡!”池澄急了,用力摇晃她一侧肩膀,“喂,你回家再睡!”

赵旬旬忽然说了一句话,很含糊,但是池澄愣了一下,他听懂了。

“你能不能抱抱我?”她说。

池澄在自己回过神来之前已经俯身抱住了她。她的身上有酒味,也有他全然陌生的、女人的气息。赵旬旬穿着一身款式正统的职业装,但硬挺面料下的人一如池澄想象中柔软。他在想,他终于抓到这只兔子了吗?这只兔子颤巍巍的耳朵上仿佛装着规避风险的雷达,那么有她在的地方也该是让人安心无虞的吧。

池澄起初是半蹲在沙发旁,姿势相当别扭,后来他也坐到了沙发上,让赵旬旬枕在自己的腿上。他几乎要忘记了周瑞生让他负责送她回家的嘱咐,这样就已经很好了。赵旬旬睡得很香,池澄长久地保持一个姿势,腿麻了也没敢动一动,似乎做梦的人是他而不是赵旬旬。

这样大概过了一个小时,赵旬旬的睡姿开始不安分了,她似乎想翻身,贴着池澄大腿的那一侧脸庞不时地蹭一蹭。池澄满脸通红,每当她动一动,他也跟着挪一挪。

终于她揉了揉眼睛,迷迷糊糊地看了他一眼,酒窝里仿佛又盛满了喜悦。

“你还没走?”她咬着下唇问。

池澄半推半扶地让她坐起来,也结束了自己的煎熬。他说:“你没醒我怎么走?起来,我送你回家。”

赵旬旬却摇头,“我没有家。”

这是什么话?池澄只得顺着往下接,“你没有家,总有张床吧!很晚了,回你自己的床上去睡。”

“这不是我的床?”赵旬旬摸了摸身旁的沙发。

看来她的酒还没醒。池澄不动声色地又往一旁挪了一下,避开她摸索的手。

“你到底知不知道这是哪里?我是谁?”他把心提到嗓子眼问道。

赵旬旬扶着头,上下打量他,那笑容还是憨憨的,又有点蔫儿坏,还有点……不好意思。

“她都告诉你了?”

在池澄听来,“她”和“他”是一样的,他以为她指的是周瑞生,于是点头道:“嗯。”

这一下,赵旬旬脸上的红晕更深了,垂着头不知道想着什么,从池澄的角度只看到她后颈处雪白的肌肤和凌乱的马尾,他忽然很想伸手去摸一摸她发际线旁有些毛茸茸的碎头发。他手指刚动了动,赵旬旬却出其不意地抬起头,酡红的脸上莫名地有种壮士断腕的坚决,说出来的话还是有些含糊,而且还带着小结巴。

“对……我,我没有家,但我有,有张床……”

她翻出了曾毓一早给她准备的酒店房卡。

池澄没有说话,他清楚地听到了两人的呼吸声。

他们出了那家会所,赵旬旬走得跌跌撞撞的,半边身子的重量都倚靠在池澄的身上。去拦车的途中,他们经过了一个井盖,两人同时跨了过去,步调惊人的一致。赵旬旬貌似有些惊讶,眼睛也变得亮晶晶的。

“咦?你怎么也会……”

池澄笑着说:“不是你告诉我的吗?”

“我?什么时候?”又是一个井盖,这次她是跳着过去的,然后咯咯地笑个不停,“我还说了什么?”

池澄及时拽住了险些摔倒的她,赵旬旬回头,整个人伏在他怀里。

“我说过我明天要和一个听说很靠谱的男人相亲吗?”

池澄揽住她的手一僵。

醉后的赵旬旬一改池澄印象中的安静谨慎,语不惊人死不休,“我告诉你,相亲就是人类的配种。好比你牵出一头公猪,我牵出一头母猪,只要品种匹配,重量差不多,互相不会打架,就可以关到一个栏里该干吗干吗。至于什么毛色啊,体型啊,耳朵大不大,鼻子长不长,爱吃猪食还是剩饭,都不重要。”

“你不喜欢,所以才喝了那么多酒?”池澄疑惑地问。

“不不不,”赵旬旬依偎在他怀里,由他领着往前走,嘴里却喃喃有词,“我喝酒是为了壮胆,也为了庆祝我前二十五年庸庸碌碌的人生。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也没有任何一样东西是我的……轮到你了,你为什么不问我是否为此感到难过?”

池澄根本不想问,她这副样子,当然不是快乐的。

赵旬旬又一次在他鼻尖下摇晃手指,“我一点都不难过,因为我知道我后面二十五年也会是一样度过。”

“不喜欢为什么不去改变?不愿意做的事,就不要做!”池澄烦躁地驳斥道。

赵旬旬沉默了一会儿,幽幽问道:“你现在陪着我,是你喜欢做的事情吗?”

“当然!”在这个关口,池澄选择了毫不犹豫地回答。

这个答案显然让赵旬旬相当吃惊,她用指头去戳他的脸。

“干什么?!”池澄无奈。

赵旬旬说:“我知道你不是真的。”

“你凭什么说我的话不是真的?”池澄恼道。

“我是说,你的人不是真的,你只是我的幻想。”赵旬旬又说起了让池澄一头雾水的醉话。

然而池澄最在意的并不是这些,他再一次追问:“你明天真的要去相亲?”

“为什么不去?”赵旬旬说,“爱情是很好的东西,你也很好,但这都是虚幻的,醒了什么都没了。”

池澄一时间不太明白她所说的“虚幻”到底是什么意思,“你明天要去见的男人又有多真?”

“他真不真不重要,只要他给我的婚戒是真的――如果他真像别人说的那么好,又能看得上我的话。”

池澄把怀里的人往外一推,“这样的婚姻那又有什么意义呢?”

赵旬旬退了一步,眼看要往后仰倒。池澄又有些不忍,并不温柔地把她架了起来,她又像没有骨头的人一般赖在了他的身上。

“别烦我!我只是想要一份安稳,那些担惊受怕、过了今天不知明天的生活,我受够了!”

这是池澄第一次从赵旬旬那里听到她描述过去的生活。她说起了她的父母、她的童年、她后来生活的转机和尴尬。在此之前,池澄从不知道赵旬旬这样的女人竟然可以说这么长的一段话,他拦车的时候她在说,坐上出租车的时候她还在说。在破出租屋里遭遇小偷、险些丢了小命那一段,出租车司机听得好像比池澄还认真。他们进电梯的时候她依然没有说完,等他关上了酒店的房门,她终于说到了她现任继父的家人对她们母女的戒备和防范。

一个话不多的人一旦有了倾诉欲是件极其可怕的事,一如蓄满水的堤坝被人炸了个口子。池澄想了解赵旬旬的过去,但是这不代表着他愿意知道她妈妈跟每一任男友交往、分手的过程和她现任继父每一个儿女的现状。最后他用了最简单的方式结束了赵旬旬无休无止的唠叨,也结束了自己的心烦意乱和口干舌燥,当然,后者似乎并没有成功。

当池澄的嘴唇从赵旬旬那里撤离时,他们都涨红了脸,看来两人都没有掌握在这种情境下适当的呼吸之道,如果不是他主动松开,恐怕最后要双双背过气去。

“这回像是真的了吗?”池澄问她,“你说你想要一座四面都是高墙的城,我也可以给你。”

赵旬旬用手背轻轻蹭过池澄的脸,一改刚才痛诉革命家史时的滔滔不绝,她那点小结巴又回来了。

“怎……怎么给?”

池澄使坏一样抱起她来连转了好多个圈,她大声地笑,最后两人摔倒在酒店的大床上。

“看到了吗?”池澄双手撑在赵旬旬耳边问。

赵旬旬脸上还带着刚才的笑意,她喘着说:“我现在看什么都是颠……颠倒的。”

池澄说:“那就对了。”

他的名字颠倒过来,不就是一座城池?他愿意把这座城双手奉上,只要她愿意常留。

和沉默寡言到极度的话唠之间的转化一样,当一个安分守己的人变得疯狂时同样让人无所适从。池澄还来不及考虑下一步该怎么做,就开始疲于应对赵旬旬的骚扰。他说:“赵旬旬,别压着我。”

赵旬旬说:“是吗?不是你压着我吗?我说了我看什么都是颠倒的。”

池澄的笑隐没在她的嘴唇中,过了一会儿,他又按住了她的手,“别乱摸!”

赵旬旬的样子看上去依然是羞怯而无害的,“这么客气干什么?难道你没听说过‘君子坦荡荡,小人藏JJ’?”

池澄努力地消化了这句话,在他的笑让气氛破坏殆尽之前,他努力让两人都变为“君子”,然而这个过程也充满了寻宝一般的崎岖。

“赵旬旬,这是什么?”他摸到一处,困惑地问。

“什么?哦,这是我留来备用的银行卡。”

“那这里为什么会有钱?”

“万一备用的卡丢了怎么办?这是备用的钱。”

“我要看看你到底还藏了什么!”

“啊!那里没有。”

……

最情迷处,池澄听到赵旬旬的呢喃。

“我爱你。”

他停了下来,有些无法置信,“真的?”

“如果你是真的,我也是。”

在赵旬旬贫瘠的人生里,她真实地爱过一个存在于幻觉之中的男人,只在那一夜。

而那一夜,池澄为一个女人搭建了一座颠倒的城。然后,他在两个人的城里独自住了三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