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赵旬旬池澄 > 第八十二章 番外 颠倒城池1
 
池澄的《药代动力学》实验报告还没写够二百字,就接到表舅周瑞生打来的电话。电话那一头,周瑞生一反常态地主动问起池澄妈妈的病况。癌细胞有没有进一步扩散?主治医生有什么意见?用什么药?意识是否还清醒?最后竟关切地问起了医药费是否结清了这样的关键性问题。

若是这通电话是在半年前打的,池澄会认为理所当然,甚至有几分感激。自家养的一条狗尚且知道对主人摇尾巴,周瑞生十几年来从池澄父母处获益良多,如今他们落难之际他伸手拉一把,也还算有点良心。但现在池澄完全不抱这样的奢望,他早看穿了这个亲表舅是养不熟的白眼狼。

池澄父母离婚大战上演之际,周瑞生一边在池澄妈妈跟前痛骂小三无耻,一边帮着池澄爸爸游说她早离早解脱,分割财产之际还靠着三寸不烂之舌,浑水摸鱼地占了不少便宜。离婚后,池澄妈妈彻底从夫妻俩共同打拼出来的事业中抽身,赌气出来自立门户,周瑞生也没少给表姐推荐资源、介绍客户。池澄妈妈当时没能从失败的婚姻中回过神来,加之身体不适,以往的精明全然不见,相信了从小由自己父母带大的表弟是“信得过的娘家人”,不到三年的时间,离婚时分得的丰厚财产就在一次又一次的失败投资中打了水漂,最后竟落得癌症晚期住院半年、连医药费都无力支付的境地。

早在医生宣布池澄妈妈病情“不乐观”的时候,以往在她身边鞍前马后的周瑞生就不见了人影。刚上大四不久的池澄被生活所逼,无奈求助于表舅,希望在他开的健身房打工赚点生活费。周瑞生倒是爽快地答应了,谈到工资待遇时竟还严格按照试用期待遇执行,什么脏活累活都支使他干,哪里还有记忆中那个永远满脸堆笑的表舅舅的样子。换作池澄以往的脾气,他早想法子踹了周瑞生那小破健身房,然而他如今已没了恣意妄为的底气,家庭出现变故后,他看过太多人真实又可笑的嘴脸,慢慢地也接受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的道理。

“池澄啊,昨天你向我借那三千块,我没有答应你。不是你表舅我为那一点钱刻意为难你,你这孩子人是聪明的,就是没吃过苦头,表舅这是要告诉你‘谋生不易’的道理。你妈妈是我表姐,我能把她扔医院不管吗?钱的事我已经和财务打好招呼,你明天去预支就可以了,我打算这几天有空也去看一看你妈妈,好端端一个人成了这样,真是造孽!”

池澄没有吱声,等着周瑞生接下来的话。事不寻常必有妖,与其让池澄相信周瑞生良心发现,不如说“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

果然,周瑞生假惺惺地问过了池澄妈妈的病,话锋一转就切入了正题。他说:“今天学校没什么事吧,过来帮表舅一个忙……”

池澄挂了电话回到自习室的座位,默默地坐了好一会儿,开始关闭手提电脑,收拾桌上的东西。和他一块来的同学秦明不禁好奇地问道:“才听你说今晚一定要把实验报告搞定,这会儿又要去哪儿?”

秦明是池澄的高中同学,凑巧两人又考上了同一所大学,只不过池澄念药剂学,秦明学的是针灸与推拿专业。他俩在中学时代关系不怎么样,说过的话也不超过十句,上大学后才走得近一些。倒不是因为旧同学的这层关系,而是家庭的变故使得池澄的性格有了不少改变,换作以往,老实巴交的秦明和池澄是怎么都不会玩到一块的。在秦明看来,家里出事后的池澄褪去了不少纨绔习气,脾气也收敛了许多,反而变得好相处了。

“我急着出去一趟,今晚不一定能赶回来,电脑和这几本书你先帮我带回去。”池澄对秦明说。

秦明欣然接过,开玩笑道:“佳人有约?”他想想,又挤眉弄眼地笑,“我上次可是看见了你钱包里那张女人的照片,不是我们学校的吧?看起来不像学生,是不是比你还大几岁?想不到你喜欢那种类型的……”

池澄作势要揍秦明,嘴上骂道:“你小子什么时候翻我钱包了?不关你的事,别胡说八道!”

他口气强硬,但发红的耳根在某种程度上已经出卖了他。看来他得把赵旬旬的照片藏得更好一点,上次他也因为这张照片的事被周瑞生狠狠地教训了一顿,这下连秦明这小子都有了揶揄他的把柄。

“大几岁才好,长得不错,最好还是个富婆!”秦明笑嘻嘻地,越说越没谱。

“富婆”这两个字池澄不爱听了,他脸色冷了下来,“滚蛋,你把我当什么了?我表舅健身房那边有点事等我赶过去救急,不跟你废话,我得先走了。”

秦明见他变脸,也不再胡开玩笑。池澄在他表舅的健身房打工,这是身边不少同学都知道的,他现在身上穿着的还是印有那家健身房Logo的T恤。池澄长得讨女孩子喜欢,从中学那会儿起就是这样。以前他家境好,脾气也傲,总是女生目光聚焦的中心,虽然现在衣着打扮随意了许多,逮着什么穿什么,仍有不少女生扬言要冲着他到那家健身房办卡。只不过池澄表舅那家健身房距离他们学校实在太远了,规模不大,收费还挺贵,目前为止秦明还没听池澄提过有学校里的女同学真的跑去那儿缠着他。

池澄匆匆出了校门,在公交车上想起秦明说的话。秦明没去过周瑞生的健身房,他嘴里的“富婆”只是随口瞎说。池澄对那两个字如此敏感,恰恰是因为他对表舅健身房暗地里的那些勾当心知肚明,这也是他第一时间在周瑞生提出“帮忙”的要求时犹豫了的原因。

要是秦明那样老实又单纯的家伙亲眼看到那些所谓的“富婆”和健身教练之间的眉来眼去会作何感想,池澄心里恶作剧地想着。不过,周瑞生的健身房原本就不是为秦明――也包括现在的池澄这种穷小子开设的。周瑞生的健身房地段普通,设施也不算特别好,规模不大,会员以女性居多,如果有什么是值得在同行之间夸耀的话,那就是他们的健身教练素质不错,但这似乎也不足以成为它收费不菲的理由。

池澄妈妈刚借钱给周瑞生开健身房的时候,池澄就认定周瑞生这种爬上四楼都要喘得像狗一样的男人,干这一行必然难以长久,说不定撑不到半年就倒闭了。然而出乎意料的是,周瑞生看似毫无竞争力的健身房不但没有关门大吉,反而赚了不少钱,这让池澄一度纳闷不已。直到他成了表舅店里的杂工兼教练助理,才知道周瑞生明里是健身房老板,暗里却是个不折不扣的淫媒,而后者才是他收入的主要来源。他借着健身房的会员资源,给那些深闺寂寞的有钱女人和英俊健壮的健身教练牵线,从中收取可观的抽成。这些勾当,池澄只当看不见,连想想他都嫌脏。《红楼梦》里焦大说,荣宁二府恐怕只有门前那对石狮子是干净的。在池澄眼里,井盖下的污水管道都没他表舅的健身房污浊。

说到井盖,刚下公交车的池澄下意识地避开了一个,他这样做时,内心有小小的喜悦。池澄能够忍耐着在周瑞生的健身房打工,钱是最主要的因素,然而他也为自己找到了一个隐秘的快乐的出口。他已分不清,究竟是赵旬旬出现了,他才找到了情感寄托,还是因为他太需要一个情感寄托,所以赵旬旬才应运而生。

池澄的世界里,女孩子从来不是稀缺资源。他是那种自小条件优越并且自己深知这一点的人。大多数时候,池澄就像一只孔雀,他不介意在那些女孩面前亮出自己漂亮的尾羽,同时也骄傲地闭上眼睛,拒绝任何人的靠近与触碰。唯一给他留下过深刻印象的是高三那年,毕业典礼结束后,班上的同学相约聚餐,许多人都是人生中第一次喝那么多酒,池澄也是。回家的路上,他被一个同班的女生拦住了。他到现在还记得那个女生红得仿佛要滴出血来的面庞和她小鹿般的眼睛里的羞涩。

她问了池澄填报的志愿,也说起自己很有可能会北上求学。池澄默默听着她那些漫无边际的话,心里想的却是中午出门前父母又一场大战。终于,他有些不耐烦地问对方:“你到底想和我说什么?”

那女生嘴唇颤抖着,仿佛心一横,说出了一句:“我……我能抱一抱你吗?”

池澄当时也是惊愕的,然而他的回答缓慢而清晰,“不能。没其他事的话我要回去了。”

他走得很及时,并没有看到那个女生的眼泪,但是从此以后她再也没有和他联系过。

到现在,池澄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如此决绝地拒绝。他对那个女生并非全无好感,她并不是班上最漂亮的女孩,但她清秀、文静,学习用功,当众回答问题时眼神怯生生的,说话的声音软糯,被老师表扬了也只会嘴角轻扬,满满的小快乐却仿佛会从她嘴角的小酒窝里溢出来。

也许除了少年的别扭心思作祟,池澄更多的是无法适应对方的主动。他的骄傲让他不屑于送上门来的猎物,他享受的是追逐,然后眼看着猎物臣服的过程。所以这一段他略有遗憾,却毫不后悔。

赵旬旬无疑也是池澄喜欢的类型,纵使她大他几岁,但他从未把年龄的差距放在眼里。只不过遇上赵旬旬时池澄已今非昔比。她出现那一天,他站在井盖上给他父亲打电话,母亲的病快要压得他喘不过气来,他不想要父亲的钱,只希望父亲能回来看母亲一眼,可父亲却用各种各样看似合理的理由推脱得干干净净。池澄用了最激烈的语气去咒骂赐予他生命的男人,对方一再退让。也正因为如此,池澄才忽然有了一个领悟,他妈妈念念不忘的人――他的父亲,现在首要的身份是另一个女人的伴侣、另一对儿女的慈父、另一个家庭的男主人,其他的都已成了无关紧要的存在。父亲之所以退让,是因为他内疚,却不打算回头。

“你不知道在井盖上打电话是很危险的吗?”

这是赵旬旬对池澄说的第一句话。

池澄前二十一年无所顾忌地走在看似一片坦途的人生路上,等他发现人生的井盖无所不在的时候,人已经毫无防备地栽到里面。落魄的凤凰不如鸡,污水里的孔雀呢?而赵旬旬就像是一只从井盖边经过的兔子,有着白绒绒的毛、小心翼翼的眼睛。她是谷底里的池澄所能看到的最近也最向往的存在。抓住她,抱住这只兔子,既是一种渴望的本能,更是池澄在无望境地里的一线生机。

池澄本打算拒绝周瑞生提出的要求,以他对周瑞生的了解,事情一定不止帮他送一个“女客”回家那么简单。周瑞生以前也不是没打过池澄的主意,时常向池澄暗示店里的某某顾客很喜欢他,有空可以一起出去“坐坐”,奈何池澄滑得跟泥鳅似的,总有方法不动声色地推托。有时候遇到没有眼色的女顾客,借指导健身方式或者调整器械为由接近他,占他的便宜,他除了让对方碰钉子,还会让她们吃点小苦头。但是今晚周瑞生仿佛早料到池澄的后招,他说完了该说的话,还神神秘秘地补了一句:“从小谁最了解你的心思?哪次你最喜欢的玩具不是表舅最先想到买给你?这次也是一样的。今天要是你不出来,以后不要埋怨表舅不给你机会。”

周瑞生发现过池澄从健身房会员资料里顺走的那张赵旬旬的照片,这也意味着他明白池澄的心思。事关赵旬旬,池澄做不到若无其事。他暗地里观察过许久,赵旬旬是周瑞生健身房里的“第二类会员”,他不会让白兔的毛在别处沾染上污渍。

周瑞生健身房的会员当然不都是冲着“那些事”来的。周瑞生的“副业”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存在,懂的人自然会懂,不懂的人也就没有懂的必要。有些顾客只是因为这家健身房离住所或是工作地比较近而选择在此锻炼,她们不会参与,甚至不一定知道那些背后的勾当,这类顾客就会被健身房工作人员在心里界定为“第二类会员”,她们多半只是普通白领,并无太多油水可刮,大多数的健身教练对她们也不甚上心。

如果说池澄赶往周瑞生说的会所途中还是半信半疑,做好了情况不对随时撤退的打算,那么当他看到醉倒在某一间包房里的赵旬旬时,又是心跳,又是恼火。周瑞生要他送回家的“女客”竟然真的是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