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赵旬旬池澄 > 第八十章 浮城中寻找1
 
“现在想起来,我过去说的那些也许是错的。你怕喝醉,自以为挑了杯低度酒,一口一口地慢慢喝,一下子倒不了,总吊在那里,不知不觉就上了头,还不如大醉一场痛快。”旬旬看着车外抽烟的司机朝池澄迎了上去,喃喃道,“只有深深醉过,才会彻底清醒。”

下山途中,池澄的心情一直不太好,话更是少得可怜。大概他心里太过清楚,回到了熟悉的那个世界,很多被不着痕迹隐藏起来的问题都将暴露无遗。他和旬旬在山里说了太多的以前,但唯独没有触碰关于将来的字眼。前尘旧事里有爱恨,有得失,有不肯相忘的理由,但当一切回归到不亏不欠,他们之间还剩下什么?

由于告别滚哥夫妇和池澄祭奠亡母都耽搁了不少时间,车子出景区时天色已经暗了下来。从山脚到市区只需要两个小时左右的车程,司机原计划连夜赶回去,但池澄却说自己饿了,非要到附近的镇上找个地方填饱肚子。

他说什么就是什么,另外的两人也不好反对。到了镇上,三人找了个当地特色的小饭庄用餐。坐定上菜后,池澄让司机喝两杯,司机称有工作在身,哪里敢答应。池澄却提出不必赶夜路回去,让他尽管喝,晚上就找个旅店将就住上一夜。

旬旬不知道他到底想干什么,似乎像是不舍,却较着劲什么都不肯说。她对未来一样的不确定,对自己的明知故犯一样不安,但又多么渴望有个强有力的承诺或挽留能够在彻底清醒之前冲昏她的头脑,然而什么都没有。

她出去给等在家中的艳丽姐打电话,说自己可能还要推迟一天回家。艳丽姐一个劲地问为什么,旬旬心烦意乱,她很想说“我也不知道”,但最终还是找了个模棱两可的理由敷衍了过去。刚坐回桌边,还没好好吃上几口东西,又来了一通电话,这回是谢凭宁。

艳丽姐毕竟是情场上摸爬滚打几十年的人,她时常犯傻,但某种方面,她比女儿更有经验。她敏锐地判断出旬旬的语焉不详一定和池澄脱不了干系,而经历了几番变故之后,她从坚定的“挺池派”变为对池澄的用意充满了怀疑。用她最直截了当的人生智慧来表述,那就是―“不管一个男人再怎么对你死缠烂打百般说爱,如果他不肯娶你,什么都是白搭。”她怕欲走还留的旬旬一时糊涂,抓不住池澄又错过了“金不换”的谢凭宁,落得竹篮打水一场空,自己的下半辈子也没了着落,于是果断地给前女婿打了电话,恳求他将女儿带回家。

谢凭宁让旬旬在镇上等他两个小时,他立刻赶过来接她。

旬旬想说,那天不是已经把话说得很清楚了吗?

谢凭宁却赶她开口前说,即使她不愿意复婚,夫妻一场,为她做点儿什么也是应该的。他还说起了艳丽姐的处境,周瑞生携款跑路后,女儿又出了事,艳丽姐整个人好像瞬间呈现出一个老妇人的正常状态,妆都懒得化了,头顶多了不少白发,现在她最想看到的就是女儿回到身边。

旬旬犹豫了,她下意识地看向池澄。他把玩着面前的小酒杯,不无嘲弄地静观她的言行。打从决定下山起,他就是这副喜怒无常的模样,身上仿佛绑着地雷,就等着她不小心踩上去。旬旬心中忽然间涌起了愤怒,凭什么任他摆布?凭什么都由他决定?他反复无常,空口说爱,却吝于交付一个女人最渴望的东西。假如他留恋的只是这副躯壳,又有什么资格要求别人爱上他的灵魂?

旬旬答应在镇上等待谢凭宁。这是她给摇摆的自己最后一次机会。池澄问她在沙漠中会如何选择,仅剩有的一滴水是她留恋海市蜃楼的所有理由,喝干之前如果她的幻城灰飞烟灭,那她情愿继续跋涉。

她挂了电话继续低头吃饭,身旁安静得出奇。过了一会儿,司机实在坐不住了,主动提出回车上等他们。

很快旬旬吃干净了碗里的每一粒米饭,放下了筷子。

“你打算去哪儿?”池澄终于开了口,“我是说回去以后。”

旬旬说:“回我妈身边,先想办法把她欠的钱解决了。”

池澄说:“我也可能要回我爸身边一趟。”

“嗯。”

“大家都有去的地方了,这不是很好吗?”

他嘴上那么说,神情里却瞧不出半分“好”的意味,旬旬附和着点点头,他就发作了,“如果我离开办事处,估计你也待不下去了。回到谢凭宁身边做你的家庭主妇,顺便借破镜重圆的机会把你妈的事摆平了,挺好。这是你一贯的做事风格。过不了几年,又重新攒够‘一无所有’基金,到时即使谢凭宁又想不开再把你甩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说不定还能再分到一套房子。总好过把筹码压在一个随时可能一无所有的人身上。”

就算她再小心地避过地雷,他非要闹得大家不安宁,总会找到导火索,不过比起山雨欲来的阴阳怪气,炸开来或许更痛快些。曾毓决定去找连泉之前就对她说过,所谓“痛快”,没有痛,哪来的快。旬旬僵着背部的肌肉,徐徐道:“池澄,你想怎么样就直说,不能不讲道理。”

池澄把手里扶着的小酒杯往前一推,酒杯碰到菜碟,滴溜溜地滚落在地板上,居然摔不破,连干脆的碎裂声都欠奉。

“我不知道怎么和你讲道理。”他的声音也不甚平稳,“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是什么算盘。你不就是想拿谢凭宁要挟我,逼我表态吗?我舍不得你,谁他妈都看出来了。买一个戒指是很容易,可是一路上我都觉得很怕,我想娶的是个爱我的女人,就像我爱她一样。问题是到现在我都弄不明白,三年前她吻我,因为我是当时离她最近的嘴唇,三年后她留在我身边,会不会只因为我是离她最近的肩膀?你想找个可以依靠的男人,条件合适,时机恰当,谁都可以。但我受不了!”

旬旬听完他的指控,苦涩一笑,“你扪心自问,你是个可以让人放心依靠的男人吗?我在你身边何尝不是提心吊胆?没错,我要的就是好好过日子,你那种把人折腾得死去活来的所谓爱情我一样受不了。”

她站了起来,冷冷说道:“既然大家都受不了,道不同不相为谋,没必要再耗下去了。就当我瞎了眼,过去的事一笔勾销,我们扯平了,今后就各走各的吧。”

旬旬掉头就走。池澄也立刻站了起来,他忘了自己未曾痊愈的伤腿,站立不稳之下去扶住身前的桌子,结果险些将布满碗碟的桌面掀翻下来。旬旬见他如此狼狈,本想回头去扶,但又想到如果每次都这样,她永远无法抽身走开。这就是最让她苦恼的所在,一切成了非理性的,明知道不应该,但想断又不能断。

她一狠心,加快步子离开。

还没有走出饭馆大门,身后有人追来,腿脚便利,行动敏捷,不是池澄,而是疑心被人吃了霸王餐的老板。

“对不起,您还没有付钱。”老板挡在旬旬身前,为难地说道。

这时池澄才慢腾腾地走出小包厢,无赖地指着旬旬对老板说道:“对,就是她,她跟我是一块儿的。”

旬旬气不打一处来,往细处想了想,他把身上的现钱全塞在滚哥家,小地方的饭馆未必可以刷卡,他身上倒真的是一分钱都没有。

她无奈地按照账单上的金额付了钱,然后不再管他,继续走自己的,池澄从后面抓住了她的手。

“别走!”

旬旬进退不得,情急间竟有了掉泪的冲动。她对池澄说:“你是你,我是我,我们是没有办法变成为对方量身打造的那个人的,你到底要我怎么样?”

池澄说:“再陪我走一段行不行?至少把我送回车上。”

小镇今晚有集会,司机把车停在街尾。旬旬看着拄着拐杖的池澄,总是这样,他混账起来让人恨不得抽死他,一换个面孔却又无辜得使你狠不下心拒绝。

旬旬搀着他的手,这是她最后一次答应他的要求,陪他走最后一段路。

走下小饭馆的台阶,夜色笼罩着山脚下的小镇。这偏僻的镇子同样以少数民族住民居多。这天恰逢正月十五元宵节,既赶上圩日,镇上又有庙会,舞龙舞狮的锣鼓鞭炮声从很远的地方传来。小饭庄位于镇里的闹市区,临时拉起的灯光和四处可见的花灯将整条长街映得犹如白昼,满街都是小贩和看热闹的人们,熙熙攘攘竟比天黑前要热闹得多。他们站在人群里,像一对游魂闯入欢乐的殿堂。

“走吧。”旬旬说。

他们沉默地往前走了几步,前方横亘着一个略显残破的井盖,想起两人首次结缘的场景,他们都有些怔怔的。

旬旬引着池澄绕过去,他却一瘸一拐地站定在井盖上。

“干什么呀?”旬旬重重叹了口气。

池澄试图把她拉过去,她挣开他的手,不自然地说道:“你想找死别拉上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