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赵旬旬池澄 > 第六十六章 他描述的黄昏
 
旬旬坐过去摇了摇曾毓,她刚勉力睁开眼睛就做出欲呕的表情,旬旬连忙搀着她去洗手间。大吐特吐过后,她用冷水洗了把脸,看起来似乎好了些,至少能认出扶着她的人是谁,但依然脚步不稳,神志恍惚。

坐回沙发,曾毓软倒在那里有气无力地回答旬旬的问题,大致上和侍应生说的差不多。她和新男朋友下班后一道共进晚餐,饭后,对方提出叫上两人的朋友一块去K歌,于是一行人到了这里,喝够唱够,友人们各自散去,只剩下他们两人。曾毓结账时被告诉系统故障刷不了卡,可她钱包里的现金又不够,幸而拼着最后一丝清醒,还知道在侍应生的提醒下给朋友家人打了个电话,旬旬这才被召唤了过来。

“你没带够钱,你男朋友身上也没有?”旬旬很是不解。

曾毓喝了口旬旬让侍应生倒上来的热茶,笑得差点儿被呛住。

“我看还差几百块,本来也打算让他先垫上,谁知道刚听说我钱不够,那家伙就说临时有急事要先走了,跑得比兔子还快,把我一个人晾在这里。你说好笑不好笑?”

“一点都不好笑。”旬旬诚实地说,“你那是什么男朋友?有他这样做事的吗?你挑男人的眼光不但不长进,反而倒退得不行,都不知道从哪里忽然冒出个莫名其妙的新男朋友。”

“不是莫名其妙冒出来的,是我的健身教练,教普拉提的,人长得真帅,声音又好听,还会哄我开心。姑奶奶我年末扫货的时候遇上商场收银台排长龙,他硬是给我排了一天一夜的队,所以我就想,行吧,就他了。平时出去我掏钱也没什么,吃吃喝喝,一个人该花的不也得花?哪知道这才几百块,他就现出原形了,就这点儿出息,我真是瞎了眼。”曾毓还在笑个不停。

旬旬说:“我看你是疯了。”她掏出钱,替曾毓把账给结了。

曾毓的胳膊重重地搭上旬旬的肩,大着舌根说:“男人都不是东西,还是你好。旬旬,我正式宣布你是我的好姐妹!”

旬旬苦笑,“你饶了我吧,好姐妹就是在你寻欢作乐之后埋单的那个。”

曾毓笑嘻嘻地说:“赵旬旬,人不能忘本,这事我也替你做过。”

“尽胡说。”旬旬脸一阵红一阵白的,拿下曾毓的手,问道,“还能不能走?我送你回去。”

“不要说走了,让我飞都没问题。问题是急什么呀,考验你的时候到了。你不能再像嫁给谢凭宁时那样老在家等他,该学会适当地让男人尝尝等你的滋味。听我的,再陪我坐会儿。”曾毓说着,当着旬旬的面打了个电话,先是问对方的“急事”办好了没有,继而又软语温言地告诉他,系统早正常了,她埋了单又想换个地方喝几杯,想看看他还要不要过来。

想必是对方给了肯定的答复,曾毓笑道:“你的急事真是来得快去得也快。”

她笑够了,换了口吻大声嘲弄道:“不就是几百块的事嘛,你就算是没钱也拜托拿出点儿见识来。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什么东西,那点儿钱就当老娘用来包了你!现在我对你没兴趣了,从今后有多远给我滚多远!”

她骂完,对旬旬说道:“真解气,我的日历又撕下了一页,可惜没来得及给你办张打折的健身卡。”

旬旬说:“你还惦记这个?我都多少年没去了,结婚后我发现做家务比什么都能锻炼身体。你找这个男人,不就是给自己添堵的?”

曾毓靠回去,自我解嘲之余又有些失落,“我原本以为再怎么样我们都可以过了这个冬天。”

忽然又听到这个说法,旬旬顿时又想起了池澄,心中一动,也翻出自己的电话。果然,那上面已有四通未接电话,除了一通来自于艳丽姐,其余都是池澄打来的,周围的音乐声太大,以至于她竟没有觉察。

旬旬给他打了回去,好像才响了那么一声,就听见池澄大声道:“原来你还活着啊?”

旬旬哭笑不得地向他说清楚缘由,他这才口气缓和了些,一听她还和曾毓在KTV里,当即表示自己过来接她。

旬旬本想说不用了,但考虑到曾毓现在半醉半醒的状态,想了想,还是决定不能死要面子。她放下电话,只见曾毓在短暂的亢奋过后,又回到了人事不知的状态。刚才旬旬接电话的时候,她还一直在摆弄手机,现在歪倒在沙发上,手机从垂下的手中跌落到地板上也浑然未知。

旬旬给曾毓捡起手机,不小心看了眼屏幕,那里正显示写信息的状态,但上面一个字都没有。看来她刚才按了半天按键,又把打出来的内容通通删掉了,而收件人那栏的名字果然是连泉。

旬旬了解曾毓,她说不在乎,其实是太在乎。害怕失去,所以裹足不前,大声说自己不想要。只是不知连泉是作何想法。明明外人眼里一看即知彼此有情的两人,偏偏作茧自缚地猜着心。成年人明白的事越多,心里容纳勇气的空间就越小,不太容易做错事,但也往往错过了“对”的幸运。

池澄路上用的时间并不长,一见到旬旬就埋怨道:“我回家不见你,打电话又没人接,还以为出了什么事。特意去了趟你妈家,又扑了个空。原来你在这儿快活。”

他还是旬旬印象中那个池澄,没有任何偏差,但谢凭宁和周瑞生的话犹在耳边,让旬旬一再怀疑自己的判断。

“你干吗用那种眼神看着我?”池澄狐疑地问,“难道是小别胜新婚?”

旬旬笑笑,没说什么,示意他过来帮着扶曾毓一把。

池澄将曾毓从沙发上拉起来,这一下力道不小,曾毓跌跌撞撞,险些扑倒在茶几上,幸而旬旬及时将她抱住。

“你小心点儿。”旬旬瞪了池澄一眼,“她喝醉了你又不是不知道。”

池澄不以为然地说:“女孩子喝成这样像话吗?”

“你哪来那么多话?”

曾毓迷迷糊糊间似乎听到了一字半句,嘟囔道:“谁不像话?谁不像话!”

她在池澄和旬旬一左一右的搀扶下出了包厢,到了池澄的车边,刚拉开后排的车门,冷风一吹,她再次显出了几分清醒,一只手撑在车窗上,茫然地环顾四周,问:“我们这是去哪儿?”

旬旬安慰道:“你上车,我们送你回去。”

曾毓的视线不经意扫到了池澄,眨了眨眼睛,夸张地换着角度打量他,忽然伸出手指着池澄的脸,叫了一声,“噢!我想起你是谁了!”

旬旬和池澄俱是一愣。

“什么?”旬旬撑着曾毓胳膊的手不经意收紧。

曾毓指着池澄,点着头说道:“你是……×你大爷!”

旬旬几欲晕厥,池澄没好气地将曾毓塞进了后排座位。曾毓一坐进去,就顺着倒成了趴卧的姿态,嘴里还念叨了几次“×你大爷”,然后继续陷入昏睡。

“她喝多了,你别介意。”旬旬面红耳赤地向池澄解释。她也不知道自诩新时代精英的曾毓怎么会莫名其妙指着别人鼻子爆粗口。

池澄掉头也上了车,咬牙道:“她要是敢吐我车上,我就把刚才那句话还给她!”

旬旬讪讪地也上了车。刚倒出车位,池澄的手机响了。他不耐烦地拿起来,看到来电提示上的名字,这才换了神色,一边推门下车,一边对旬旬道:“你等我一会儿,我接个电话就来。”

他一直拿着手机走到几十步开外方才接起,如此小心,回避的想来不是酣然睡去的曾毓。其实早在他拿起手机下意识侧背对着她那时起,旬旬便猜到这是通不能让她听见的通话。

池澄果然有事情瞒着她。虽然旬旬早有预期,可当这疑惑一点点被证实,她心中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如果事情的走向不能被左右,那么蒙在鼓里要比知晓真相更好受些。

池澄接了一会儿电话,人还没有回到车上,可停车场里又陆续有车开了进来。一辆七座车本想倒进他们旁边的车位,奈何被池澄的停车的位置阻挡,倒了几次都进不去。见他们的车里有人,灯又亮着,那车主索性走过来拍他们的车窗问怎么回事。

旬旬面皮薄,本想叫池澄一声,无奈他站得太远,下车叫他又恐落下偷听的口实,只得连声向对方说抱歉。好不容易等到池澄回到车上,迅速将车挪开。

送曾毓回家的路上,池澄见旬旬一路看着窗外发呆,便问是不是刚才那辆车上的人欺负她了,旬旬摇头说没有。

“那人倒车技术太烂。”他随口说。

旬旬道:“也不能怪别人。下次如果有这样的电话,我下车回避就好。”

“什么意思呀?”池澄扭头开了她一眼,“你有点儿不对劲,从今晚我看到你开始,就搞不懂你在想什么。”

“从我遇到你那天开始我都没弄明白你在想什么,不也这么过来了?”旬旬笑了笑说道。

池澄满腹疑惑,“你是每个月那几天还是怎么了?”

“我是更年期。”

“懒得理你。”

他于是冷着一张脸专心开车,故意把音乐声调得很大。旬旬也不再多说一个字,闭着眼睛养神,直到池澄一个急刹车让她被安全带狠狠一勒。

“到了,你说的是不是这里?”池澄面无表情地问道。

旬旬点头,“没错,谢谢你。”

他有些恼火,本想出言激她两句,但又恐她不但不回击,反而逼得她越来越客气。

池澄这个人软硬不吃,你对他谄媚,他看不起你,你对他来狠的,他更与你势不两立,怕就怕遇到旬旬这样不软不硬的,他咄咄逼人,她后退,他退避三舍,她又不追,冷着他,晾着他,让他浑身招数没处施展,徒然恨得牙痒痒。

“我到底哪儿招惹你了?”池澄用力关掉音乐,陡然的静寂叫人心里一空。

“说什么呢?”

“我知道了,是那通电话让你不高兴。”他皱着眉,“你在怀疑什么?你对我这点儿信任都没有?”

旬旬一阵默然,想了很久才说道:“你让我信任的根基在哪里?我的底细你一清二楚,可除了你口口声声说的爱,我对你一无所知。”

池澄说:“那还不够?要不要我写个自传给你?不然我跟你调换位置,我让你把老底都翻出来,换你热脸贴冷屁股地来说声爱我?”

他说着把手机扔到她腿上,“不就是电话吗?你想看就看个够!”

旬旬心一横,调出通话记录。她心里有太多谜团亟待解开,一条路走得越深,她就越需要知道路尽头的答案。

出乎她意料的是,最后打来的是个极其熟悉的号码,通话时间正与池澄在停车场接到的那通电话吻合。

这下旬旬更纳闷了。

“我妈找你干什么?”

池澄冷着脸不答。

“她的电话你为什么要躲着我来接?”旬旬不安地追问,但池澄的回避和对自己亲妈的了解让她很快悟到了答案,“哦……她找你借钱了?你借给她了?”

此时他的沉默无异于默认。

旬旬用抓着手机的手推了他肩膀一把,又气又急。

“你给她钱为什么不跟我说一声?你们把我当什么人了?”

池澄这才郁闷地搭腔,“我算是知道什么叫里外不是人了。今晚我去你妈家找你,她说手头有点儿紧,问我方不方便。你说她第一次开口,要的金额又不大不小的,我好意思答个‘不’字吗?”

“她要钱能有什么好事?你以为你是大善人,这是在害我!”

“你妈都挑明了说不是自家人,给她钱都不要。什么意思你还不懂?难道要我说我不是你的什么自家人,我是吃饱了撑的给自己添乱?”

旬旬绝望道:“她问你要了多少?”

“五万,还千叮万嘱不要告诉你。”池澄老实说道,“刚才那个电话就是打来问钱到账了没有。”

“气死我了,她让你不说你就不说?”旬旬捂着脸哀叹。

“我不告诉你不是因为她不让,是怕你知道了反而不好受,就像现在一样。你活该,自找的烦恼!”

“我……”

“你要是想说还钱,现在就给我滚下车去。”

旬旬手一动,池澄立马探身按住她那边的门把手,其实她只是想把手机还给他。

池澄见状,有些尴尬地收回手。旬旬想着什么,竟一时也出了神。

“为什么对我那么好?池澄,你能不能告诉我,你说的爱到底从何而来,又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我明明说过,从我第一次看到你开始,怎么,你不信?”

这个回答显然不能让旬旬满意,“你第一次看到我是什么时候?”

他不怀好意地笑道:“一次性知道答案多没意思,要不这样,你每天可以问我一个问题,我一定会好好回答你。否则,你要摸清我的底细,就只能自己伸手来‘摸’。”

“摸你个头。”

池澄见她虽没好脸色,但已不复之前的疏离,心中也放下了大石。见她低着头,他便借了阅读灯的光线,飞快地拔掉了她头顶的一根白发。

“嘶……”旬旬朝他怒目而视。

他看了一眼那头发,笑着说:“是黑色的,我看错了。”

旬旬从十几岁开始,头顶偶尔会长出几根白发,每当思虑过甚的时期尤其如此。她知道池澄说拔错了只是哄她开心,从他手里抢过来,扔到车窗外,说道:“拔什么?说不定过不了多少年我就满头花白了。”

池澄满不在乎地说:“那我就慢慢拔,冒一根,拔一根,直到把你变成秃头老太太,日子长着呢。”

旬旬不说话了。竟然真有那么一霎,她仿佛看到了他描述的黄昏,禁不住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

这时,两人座椅的间隙忽然冒出一张痛苦的脸。

被遗忘了许久的曾毓半梦半醒道:“既然日子还有那么长,麻烦现在抽出一点点时间先把我弄回家。”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