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赵旬旬池澄 > 第五十五章 谁都有秘密1
 
第二天,旬旬起床之后郑重考虑过还要不要到尧开去上班的问题,结果得出的结论是,为什么不去?错的人又不是她,要想表现贞烈的话一开始就不该来,来了就要做好应对各种风险的准备。现在一个月的试用期已过,就算池澄恼她,非要炒她鱿鱼,也得按制度做出相应的补偿。

她在“去和不去”这个命题中浪费了一些时间,赶到写字楼正逢上班高峰期,怎么都挤不进电梯,等到她成功出现在公司门口,前台的时钟指针正好游荡至八点二十九分五十五秒。旬旬长舒口气,幸福地将手指按向指纹考勤机,就在这时,耳边忽然传来一句惊呼,“小心……”

以“生于忧患,死于安乐”为人生信条的旬旬下意识地去看脚下。她还安然站在地球上,脚底除了浅米白的抛光地板,什么都没有。然而就在这低头抬头之间,时间毫不留情地溜走,当她再度将注意力转回考勤机,已然是八点三十分又三秒。

“……迟到!”害她错过考勤时间的始作俑者把停顿了片刻的话继续说完,只不过后半截的语调变得充满了遗憾。

“我刚才就提醒了你,小心迟到。可惜你还是迟到了。”池澄端了杯咖啡站在前台附近,面无表情,“赵旬旬,这是你一个多月以来第二次迟到,我希望你加强时间观念。难道是公司的惩罚力度太小,不足以让你长点儿记性?”

旬旬定定站了一会儿,认命地掏出钱包,去找五十块的现金。

周瑞生也和其他同事一块走出来看是哪个倒霉的家伙撞到了枪口上,一见是旬旬,愣了愣,走上前来打了个圆场。

“我看这次就算了吧,她一只脚都踏进公司大门了。”

池澄脸上写满了讥诮,“原来你就是这样管理公司人事制度的?怪不得上上下下都没个样子,一盘散沙!一只脚踏进公司就行了?那另外一只脚就不是她的?笑话!以后再让我看到这样松散的纪律,首先罚的那个人就是你。”

周瑞生只能点头称是。

旬旬这时已找出了五十块,低头递给发飙的领导,“对不起,我下次不会了。”

池澄没有伸手去接,周瑞生一时间看不透他们什么意思,也不敢轻举妄动。她的手不尴不尬地举在那里,最后还是孙一帆代为收了下来,笑着说道:“好了,反正这钱也是充公作为公司聚会的资金,旬旬你都掏了两次腰包,下次活动没理由不来了吧。”

回到财务部办公室,令人惊讶的是今天陈舟也没准时出现。见老王出去找池澄签字,孙一帆低声安慰旬旬,“不关你的事,有些人平时无所事事,也只能靠这样的机会来展示展示他的权威,你别往心里去。”

旬旬对他说的话有些吃惊,但面上依然如故,说道:“没什么,都是我自己的问题,如果我能来早一些,就什么事都没有了。”

她说完,却发现孙一帆微笑看着她,一直看得她无所适从地低头回避。

“你真是个很明白事理的女人。”他说。

这时,门口又传来了争吵声。原来,被池澄训斥了一番的周瑞生决心尽忠职守地做好自己的分内事,一心守在前台附近看还有谁晚到,好抓来杀鸡儆猴,结果正好逮住了匆匆忙忙而来的陈舟。

陈舟自恃老资格,拒绝当场交纳罚款,与同是中层的周瑞生争执了起来。

孙一帆闻声走出了财务部,不知道为什么,气得脸红脖子粗的陈舟在这个时候忽然放弃了对周瑞生的无情奚落,果断掏出一百拍到前台的桌子上。

“你看清楚,我连下回的也一块付了!”

“还真是无法无天了,池总说得对,你们简直是无视纪律,人心涣散,是得好好整顿整顿了。”周瑞生白净的面皮也有了血色。

“有本事你叫池澄出来收这个钱,我的事还轮不到你来管!”陈舟的火暴脾气又被激了起来。

“不要以为你们是总部派过来的或是元老,现在就不敢拿你们怎么样。”

“你……”她还想反唇相讥,不知什么时候池澄站在了他的办公室门口。

“要吵滚出去吵,不想在这里干了的就通通走人!”他冷着脸喝道。

这一下办公室才彻底地鸦雀无声了。

整整一个上午,旬旬发现陈舟都是恍恍惚惚的,她把报销单递给陈舟,陈舟盖好了章返还给她,可上面的签章全部颠倒了也浑然不知。

四下无人时,旬旬不无担心地问:“舟姐,你今天没事吧?”

她以为陈舟是为了池澄今早的训斥而感到伤了面子,正愁这事自己不好开解。哪知道陈舟对着电脑发了一会儿呆,忽然冒出一句,“没事。我刚才在交友网站注册了一个账号,从今天开始我就去相亲!”

这个……应该和早上的迟到事件没有多大关联吧。旬旬这才想起昨夜池澄提到孙一帆将陈舟送回家去一事,疑惑着莫非昨晚他俩真发生了什么,导致一往情深的宅女陈舟居然想到了上交友网站相亲,看来她受到的刺激还不止一点点。

“我能问为什么吗?”旬旬小心地开口道。

陈舟当即将自己的办公椅滑动至旬旬的桌旁,趴在桌面上,缓慢而沉痛地捶着桌子。

“旬旬,我跟你讲,我没法活了。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其实之前我一直对孙一帆……有,有好感!”

面对这个全公司大部分人都知道的“秘密”,旬旬也不好太虚伪地表达惊讶,只能应了一声,“哦。”

“可是我和他彻底完了!”

“……你们开始了?”

“嘘!”陈舟压低声音,挣扎许久才决定说出来,“我只告诉你一个人,你要替我保密到死的那天!”

旬旬满怀压力地再度“哦”了一声。

“昨天晚上我多喝了几杯,他居然提出要送我回家。你不知道,我整个人都乱了……但是那时候我晕得厉害,到家以后,我只记得他把我安顿在床上,我躺了一会儿,觉得尿急,就上了趟洗手间,可是等我准备按冲水阀的时候,居然发现他就站在我面前。”

“他也在洗手间里面?”旬旬的嘴又一次呈现半张的状态。

“不是,那还是好的。”陈舟恨不得去死,“我一看到他,马上吓醒了一半,才知道我站的位置根本不是家里的洗手间,而是客厅的沙发前,旁边的地毯湿了一大片……”

旬旬再一次怀疑是自己的问题,一定是她嘴太笨,因为每当听到身边人的惨痛经历时,她总是搜肠刮肚也找不到合适的安慰语言,于是,她只能再一次地沉默。

那次之后,陈舟真的开始和交友网站速配成功的男士出去约会。旬旬也不知道她有没有遇见合适的,因为春节临近,总有忙不完的事在等着。

办事处在池澄的要求下实行了一轮针对工作作风问题的严打。凡是一个月内两次违反公司规章制度的,按降一级工资处置,再犯则可直接卷铺盖走人。一时间公司上下风声鹤唳,迟到的、上班串岗聊天的、玩游戏的、煲电话粥的基本绝迹,在用车和财务报账方面也严苛了起来。旬旬是属于有过一次前科的,自然小心翼翼,不过她平时一向规矩,处处留心之下更无懈可击,就算黑着一张脸的池澄也抓不到她的小辫子。只苦了孙一帆麾下一班习惯了不参与正常考勤的销售人员,不但必须按时到公司报到,每一次从财务预支备用金和报账也不再如往常那么容易。

孙一帆似乎并没有因为年轻上司的新政而苦恼。相反,他把更多的精力和关注放到了旬旬身上,在一次次不知是巧合还是有心的安排之下,两人的接触也多了起来。下班的途中旬旬会频频偶遇“顺路”的他,办公室里打交道时,不经意间抬头,她能感觉到他在注视自己。由于新政策导致的销售与财务的摩擦,他也总能恰如其分地为她化解。对于这些,旬旬始终持消极态度,能避则避,避不了也装作糊涂。

旬旬很清楚自己在公司里处境微妙。虽然自从那天吵过一场后,池澄私底下一直对她爱理不理的,但他是个看起来情绪化,实质上却让旬旬看不透的人,她不想再挑出什么事端。相对于和孙一帆这样一段不能确定的感情来说,她更在意手里端着的实实在在的饭碗,更何况还有对陈舟的顾忌。

艳丽姐对于池澄忽然消失在女儿身边倒有些纳闷,问了旬旬几次,没得到她想要的答案,也只能作罢。这时的她无暇顾及女儿的终身,重回舞池让她再一次焕发了生机和活力,她好像渐渐从丧夫的阴霾中走了出来,每天又打扮得花枝招展地去赴“舞友”之约。

旬旬猜到艳丽姐的新舞伴多半是周瑞生,那段时间,她也曾多次在茶水间碰见周瑞生在自得其乐地用脚打拍子,哼着舞曲。艳丽姐也常不经意地在女儿面前夸奖他的舞技,说到底是开过健身房的,那节奏感简直没得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