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赵旬旬池澄 > 第三十章 没有什么属于我4
 
他又拿起一只耳杯,强塞到旬旬手里。旬旬不要,想方设法要还给他,“我不陪你疯,太晚了,我要回去了。”

池澄背着手退了几步,戏谑道:“回去晚了又怎么样?谁在家等着你?就连猫都被你带到这里来了。现在的谢凭宁根本不在乎你去哪里,在他心里,你就和这茶杯没什么分别,只是个摆设。”

那瓷杯在她手里,触感冰凉、细腻美好,但她不喜欢。

“再说一遍,我的生活和你没关系。”

他无赖地用身体挡住她的去路。

“再让我猜猜,到了这地步还要循规蹈矩,不能让人抓了把柄,更不好让婆家落了口实。这样就算离婚也可以多分得一些财产,总不至于太吃亏!我说得没错吧……”

旬旬脑子一热,来不及思考就狠狠地将手里的杯子掷向那张讨厌的脸。

池澄头一偏,轻松避开。

旬旬听到那清脆无比的碎裂声,不由得怔怔的。刚才还是那么完美无缺的东西,现在只是地上的一堆残屑。

他在一旁鼓起掌来,“看来你还是有那么一点儿血性的,这就对了!”趁旬旬还没有进一步的反应,池澄手把手地引着她再拿起另一只杯子。

“你不是说从来没有属于你的东西?这个不就是?只要不犯法,没有人可以约束你,你喜欢就留,不喜欢就摔个粉碎,没人可以约束你,你有权决定你自己的事!”

旬旬闭上眼睛。寂静的夜里,每一次重重掼地的声音都伴随着回响,让人闻之惊心。

这时候,她竟也没想过两人的疯狂行径会不会招来大厦的保安。

这是她的东西,就算她通通摧毁,就算她出格一次,明天的日子还会继续。

剩下最后一个杯的时候,旬旬举起手,又放了下来。

“不砸了?”池澄兴致正高。

“不砸了,只剩最后一个,舍不得,否则就什么都没有了。”

她用拇指摩挲着光润的杯缘,站在天台的缘边。脚底下的灯火在距离和眩晕感中给人一种流动的错觉,整个城市像没有根基一样漂浮着。

“你来过这里吗?”池澄问。

旬旬摇头,“我去过的地方不多。”

包里的老猫不耐烦地在窄小的空间里扭动着身体,一边喵呜地叫着。

她轻声安慰它,“好了好了,这就回去了。”

“再叫就让你去流浪,反正你闯祸了。”池澄恶声恶气地威胁。

旬旬说:“猫是一种极度重视归宿感的动物,它不需要太大的属地,安于生活在小天地里,但必须确认那领土是完全属于它的。从这点上来说,我连猫都不如。你是对的,我嫁给谢凭宁,但从没有一天相信他属于我。”

她回头看向池澄,“其实我并不是很恨谢凭宁,他心里没有我,我也未必一往情深,即使每天给他洗衣做饭,可我不在乎他在想什么。就这样的日子我竟然幻想天长地久,是有点儿可笑。现在他先置我们的婚姻于不顾,我没有那么做,但区别只在于我没有一个如邵佳荃那样让他惦记着的人。”

“那你就离开他!”

“离开他又能怎么样?一个离过婚的女人,难道遇见的下一个男人就一定比他好上许多?”

“你不试过怎么知道?”

旬旬笑笑,没有回答。

他还不懂,人在一条路上走得太久,就会忘了当初为什么出发。婚姻也是如此,惯性推着人往前,可回头却需要付出更高的代价。

风猎猎地将她的一缕散发拂过脸颊。旬旬右颊有个深深的梨涡,她不是那种艳光逼人的大美人,但眉目清浅,梨涡婉转,自有动人之处。她笑起来的时候,池澄心中不由一荡。

他悄然走过去,双手从身后环抱住她,弯下腰,将下巴搁在她的颈窝处。

“你不会一无所有,我会帮你。谢凭宁有把柄在你手中,只要你抓到证据,他会为他的行为付出代价。”

旬旬沉默片刻,说道:“谢谢你,但麻烦把你的手从我身上拿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