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赵旬旬池澄 > 第二十六章 女二号的残局4
 
“不过,她倒也没有什么都瞒着我。早在刚认识不久的时候,她就提过,她曾经很爱一个男人,对方也一样,后来因为家里坚决反对才没了下文。我当时还想,什么年代了,还有这种老套的剧情,没想到那个人是谢凭宁。他们还有那层关系,也就不奇怪了……是了,她也说过,他们一块收养过一只流浪猫,后来她走的时候,男的没让她带走,看来就是你包里那只丑八怪了。”

这个说法倒是与旬旬猜测的非常相近。如此一来,邵佳荃归来前谢凭宁的异样、公婆面上亲昵实则想方设法阻挠他们单独相处的态度、还有不爱宠物的谢凭宁为什么固执地养了这只猫……一切都可以得到合理的解释―当然,这也完全可以解释三年前万念俱灰的谢凭宁迅速相亲结婚娶了她的原因。她就是传说中的炮灰,全世界观众都知晓剧情、就她还在自说自话的傻X女二号,通常要在大团圆结局时含泪目送男女主人公双宿双飞绝尘而去。

池澄不给她自艾自怜的余地,贱兮兮地又来撩拨。

“我又想起一件事,上次说要把钱十倍还你,说到做到。”

他说着就去翻自己的钱包。

“你看着路……”旬旬在车身陡然偏移了少许的瞬间惊呼出声,怒道,“搞什么!我不想陪你一起死!”

“你那么惜命,全世界都死了,剩你一个,有什么意义?”

“那也得活着才能去考虑!”

池澄掏出钱,单手递给她。

旬旬哪有心思陪他过家家,重重把他的手打回去,“不用!”

池澄甩了甩被她打疼了的手,挑眉道:“不用?也就是说你真决定把那条内裤送我了?我还是第一收到女人送给我的……”

“拿来。”

她粗鲁地抢过他手里的钱,打算让他马上停车,她自己回家,就算冒着深夜遇到变态的危险,也不比眼前的情形差到哪儿去。

就在旬旬寻找适合下车的地点时,才惊慌地察觉池澄开车走的方向已偏离送她回家的任何一种路径,这让她再度感到安全感的极度缺失。

“停车!你这是去哪儿?”她睁大眼睛看着身边的人,“现在就放我下来。”

池澄用电视剧里奸角的常用表情阴森森地道:“急什么?我带你去个好地方。”

不管他是认真还是戏弄,旬旬是真急了,拍着他的胳膊,“别闹了,再闹我要叫了。”

池澄喷笑,“你得捂着胸口,夹紧双腿,要不就贞洁不保……你再拍我的手,小心方向盘一歪,砰!精尽人亡,不,车毁人亡!”

旬旬不闹了。她停了下来,低头把脸埋进双手里,什么也不想听,不想说,不去想。反正她已经衰到极点,没人比她更失败了。窝囊地围观自己丈夫和另一个女人旧情绵绵,末了还要被个小屁孩当猴一样耍。

“不吓你了,我跟你开玩笑的。”这时池澄把车停了下来。他的呼吸撩动旬旬鬓边的碎发,像是凑过来仔细看她怎么了,“你没事吧?说句话。好吧,我让你骂几句……哭了?这回换你吓我了!”

“别动!”旬旬放下双手,抬起头,以免他再一个劲地拨拉她的手指,求证她到底哭没哭。

看到她眼里除了倦意并无泪痕,池澄松了口气。

旬旬茫然地看着窗外,他并没有把她劫持到荒山野岭为所欲为。车停靠的地方是个宽阔的地下停车场,没有熟悉的痕迹,并不似她去过的任何一栋大厦。

可她现在甚至不想问他究竟把自己带到了哪里。她一度以为与谢凭宁共筑的小家是最安稳的藏身之处,哪想到全是幻觉。谢凭宁的心是座虚掩的空城,如今四面洞开,只有邵佳荃可以呼啸而过,来去自由。旬旬住在里面,翘首以望,困坐愁城。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