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赵旬旬池澄 > 第二十四章 女二号的残局2
 
“我怎么会想这个蠢念头。”谢凭宁抓过邵佳荃的手检查她的伤口,邵佳荃忍着痛想收回手,抵不过他的手劲。

她看着旬旬怀里的猫,低声自嘲道:“我把它捡回来的时候它才那么一点儿大,赖在我怀里赶都赶不走。它早不记得我了,人离得久,很多东西都会忘记,何况是只猫?”

谢凭宁仔细看过她的伤口,果断地说:“你现在赶紧跟我去医院,不及时处理是要出问题的!”

“不用,包扎一下就好。难得大家都在,何必为了小事扫兴?”邵佳荃拒绝。

“我看你是搞不清状况,狂犬病的死亡率是百分之百。我送你去,现在就走!”谢凭宁说着就去拿他的外套。在场的亲友都劝邵佳荃听他的,小心为上。邵佳荃看了一眼池澄,他双手插在裤兜里,面无表情。

“去医院吧!用不用我陪你?”池澄问道。

“不用了,我带她去就好。”谢凭宁说这话时已抓着邵佳荃的伤手走到了偏厅门口。

既然中途出了状况,主角都已提前离开,过不了多久,留下来的客人们也陆续散去,被一只猫搅得遍地狼藉的空间里就剩下了非主非客的两人。

池澄挑起一块完好的蛋糕,随便找了张椅子坐下,轻描淡写地对忙着把猫哄进猫包的旬旬说:“你老公倒是个性情中人。”

旬旬恨恨地瞥了他一眼,准备走人。这时餐厅的工作人员推门而入,目睹现场的状况,淡定地问:“请问哪位埋单?”

旬旬瞠目结舌,又看向自己身边的“同伴”,见他低头去挑蛋糕上的水果,好像什么都没听见,之前在众人面前的慷慨与绅士风度不知跑到哪里去了。

她闭上眼,又张开,确信自己横竖是逃不过去了,这才接过账单,上面的数字跳入眼里,更是一阵无名悲愤。

池澄这个时候却好奇地探头来看,嘴里啧啧有声,“你老公还挺慷慨的,就是记性不太好。”

旬旬哆嗦着去翻自己的包,池澄看她分别从四个不同的位置摸出现金若干,数了数,又绝望地从记账本的侧封抽出了一张银行卡,这才免于被滞留餐厅抵债的命运。

等待服务员开发票的间隙,旬旬抱着猫包,瘫坐在另一张椅子上,也顾不上姿态不够端庄优雅,愣愣地出神。

她忽然想唱歌,王菲的那首《不留》,只不过歌词需要换几个字眼。

怎么唱来着,对了……

“你把十二点留给我,水晶鞋给了她,

把无言留给我,距离给了她,

把身体留给我,心给了她,

把老猫留给我,狂犬疫苗给了她,

把家务留给我,浪漫给了她,

把账单留给我,聚会给了她,

把小姨夫留给我,外甥给了她……

如果我还有快乐,见鬼吧!”

古人所谓的“长歌当哭”也差不多是这么回事吧。

池澄见她脸色阴晴不定,好心问道:“看你的样子跟难产差不多,其实不就是钱嘛!”

旬旬说:“不关你的事。”

“来吧,我来当一回圆桌武士。我送你回家。”他放下蛋糕,拍了拍手站起来。

“不用!”

“别逞强。公车都没了,我不信这回你还备着打车的钱。”

“说了不用你管。”

“底气挺足,哦……想着你的银行卡呢?现在几点?临近年末,以你的警觉性,不会不知道一个单身女人半夜站在提款机前会怎么样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