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赵旬旬池澄 > 第二十三章 女二号的残局1
 
池澄则明显比她要适应眼前的环境,熟络地与来人交谈,以寿星未婚夫的身份对女主角大行绅士之道。看来昨天旬旬的一番开导起到了一定的作用,很明显的一点就是,他在目睹了餐厅那一幕之后,回去并没有对邵佳荃摊牌,甚至在面对他前日还扬言痛揍的谢凭宁时也未发作,至少到目前为止还没有。

旬旬有那么一丁点儿的后悔。如果当时她没有拦住池澄又会怎样?让他肆意而为地大打出手闹一场,会不会更畅快一些?随即她又鄙视自己的阴暗,她自己做不出来,却把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实在是没有意思,只图一时之快也并非她的处事原则。

灯光熄灭,烛光亮起,烛光熄灭,又换了灯光。唱生日歌,许愿,吹蜡烛,切蛋糕,大家齐声祝贺,王子亲吻公主,气氛达到了高潮,群众演员赵旬旬也随着轻轻鼓掌。池澄当着邵佳荃的面给她戴上了一条璀璨的项链,口哨声四起,不用问也知道这份礼价值不菲,幸福的女主人公配合地扬起醉死人的笑容。

过了一会儿,邵佳荃转向身畔的谢凭宁,巧笑倩兮,似乎在问他今天打算送自己什么礼物。谢凭宁淡淡地将她叫到一旁,从隐蔽处捧出了一个鼓鼓囊囊的包,吊人胃口的是那包里仿佛还有活物轻轻在动。

就连旬旬都不由自主地伸长了脖子,好奇地等待。她的丈夫在邵佳荃出现后总能带给她耳目一新的感觉。然而就在谢凭宁拉开拉链的瞬间,她忽然如醍醐灌顶。出门前她还纳闷呢,怎么一早上都没有见到自家的老猫咪,还以为它又钻到角落里睡懒觉了,原来早被有心人带到了这里。

这一刻她是纯粹地为那只猫感到难受,被装在包里好几个小时该有多憋屈。

拉链尚未彻底打开,旬旬再熟悉不过的那个黄色的猫头就迫不及待地钻了出来。邵佳荃起初一愣,回过神来的瞬间竟然红了双眼。她起初还想掩饰,睁大眼睛露出夸张的惊喜,或许是自己都意识到那笑容太难看,侧过脸深深吸了口气,语调里已带着哽咽。

她朝那只猫伸出了双手,旬旬只听见她沙哑着声音唤道:“菲比,我的菲比。几年不见,你都老成这样了。”

旬旬张嘴想要劝止,可惜没来得及。长期养在家里的猫本来就害怕外界,何况被关在黑洞洞的猫包里老半天,乍一挣脱,突然面对那么多陌生的人和刺眼的灯光,会做出什么样的本能反应已不言而喻,哪怕它面前的人曾经与它有过多深的渊源。

“啊!”在场的人都只听见邵佳荃一声痛呼,定下神来便已见她捂住自己的一只手,再松开时掌心沾满了血迹。惊慌失措的猫咪在她白皙的手背挠出了三道极深的血痕,爪子所经之处皮开肉绽,煞是惊人。

谢凭宁大怒,抬脚就要踹向那只猫,被邵佳荃使尽拉住。

“不关它的事!”

猫咪趁机蹿了出去,在它完全陌生的空间里恐惧地疯跑,撞倒了桌上的酒杯和蛋糕,眼看就要跳上墙角的矮几―那上面点着数根香薰蜡烛,而窗帘近在咫尺。

旬旬唯恐引发火灾酿出大祸,想也没想地扑过去按住了那只猫。老猫龇牙弓背做攻击状,旬旬躲过,将它抱在怀里安抚地摸着它的皮毛。不枉这三年来的朝夕相处,它感受到了熟悉的气息,一会儿之后终于不再狂躁,缩在旬旬怀里瑟瑟发抖。

“难怪都说猫是没心肝的动物,养不熟的畜生!”谢凭宁朝那只猫怒目而视。旬旬抱着猫,觉得自己仿佛无端地与闯祸的家伙并入了一个阵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