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赵旬旬池澄 > 第二十章 熊和兔子3
 
旬旬没说什么。事实如此,他也看见了,总不能栽赃说是别人未婚妻主动把手塞到谢凭宁掌心里。

“就像这样?”

池澄模仿谢凭宁的姿态把手覆在旬旬手背上,握紧。

旬旬立马缩手。

“不是这样?”他困惑地皱眉,趁她来不及反应,扳过她的脸飞快在她嘴唇上啄了一口,“难道他还这样?”

旬旬忙不迭推开他,这下她是真的怒了,脸涨红得如熟透的番茄。再怎么年轻没个顾忌,这般行径也绝对太过了,简直就是变着法子占她便宜!

“你……”

池澄的反应却比她更大,用力一拍桌子,“谢凭宁他真的敢这么做,岂有此理!”

旬旬被他拍桌子的声音吓了一跳,他却仿佛没事人儿一般,浑然不觉自己方才有何出格,再度化身受害人和道德的审判者。

“停!你刚才在干什么!我警告你,有事说事,不要动手动脚!”迫于他的正气凌然,旬旬的警告相比之下气势顿时弱了半截。

池澄愣了愣,一脸无辜,“什么?”在旬旬翻脸之前,他才恍然大悟地“哦”了一声,“你是说不许‘这样’!”

看他的样子竟像是打算把刚才的动作重复一遍。旬旬简直要气疯了,这个人根本不可理喻。她想甩手就走,可坐的位置靠墙,另一端则坐着池澄。

“叫你不要动手动脚,你没有嘴吗?”旬旬怒目而视。

“我动的不就是嘴?”

旬旬咬了咬自己的下唇,淡淡的甜味,蓝莓圣代!也许她该给KFC写封建议信,禁止向儿童售卖蓝莓圣代,这味道实在是少儿不宜。她不打算继续与他交谈下去,推了他一把强行离开座位。

“我道歉还不行?别生气!”池澄放低了姿态正色道,可旬旬却明明看到他眼里的笑意一闪而过。

她警惕了起来。

“你对谁都是这副模样?”旬旬冷冷地看着池澄。

池澄笑了,“当然不,我又不是花痴。”

那你为什么这么对我?旬旬犹疑着,还来不及问,他已给了答案。

“我喜欢你。从第一眼看到你开始。”池澄说得坦坦荡荡。

这算什么跟什么?

旬旬深吸口气,“我是结了婚的人,你也有未婚妻,你的未婚妻还是我丈夫的小姨,你就是我们未来的小姨夫。虽然你的未婚妻和我的丈夫之间有些暧昧,但她还是你的未婚妻,我丈夫还是我丈夫,小姨还是小姨,小姨夫也还是小姨夫!”她说完,觉得好像更乱了。

池澄笑得益发灿烂。

“你看,你到现在还是多血质。我都没把话说完。我喜欢你,是因为你身上有种气质和我妈很像。”

旬旬又臊又恼,差点没步曾教授后尘。她留着最后一口气使劲把池澄一推,池澄没防备,歪向一边,趔趄了几步才站稳。旬旬趁势从座位的死角里跨了出来,逃也似的推门而出。

她在被阳光照得白亮的马路上走着走着,忽然问自己,这是怎么了?当前困扰她的问题明明是谢凭宁和邵佳荃的关系,为什么不知不觉间变成她和池澄暧昧地不欢而散,真正的麻烦反而丝毫没有解决?她是朝着餐厅的方向去,可去了之后又该怎么做?难道真如池澄说的冲进去揍他们一顿?那样除了出一口恶气,又能给她带来什么后果?

旬旬冷静了下来,停在距离锦颐轩百来米的地方,慢慢摸出手机,给谢凭宁打了个电话。

“喂,凭宁吗?你不是发短信叫我到锦颐轩?我到了这附近,但找不到锦颐轩在哪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