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赵旬旬池澄 > 第七章 肉色火车2
 
这一带虽然离他们居住的区域不远,但家里有赵旬旬这个称职的主妇,谢凭宁素来不关心这些,所以一时间竟想不起如何向池澄推荐,只得把目光转向沉默着置身事外的妻子。

“啊?哦!”赵旬旬一副如梦初醒的样子,她指着远方,“出了酒店大门往右过一个红灯就有个商场。我不知道你要买什么,不过日常的东西应该足够应付了。很近,走几步就到了。”

“往右过一个红灯,是面朝酒店的右边还是背朝酒店?”池澄继续问。

谢凭宁看了眼手里还替邵佳荃提着的行李,回头对妻子说道:“旬旬,我送行李上去,看爸妈还有什么事,不如你陪池澄去一趟,女人心细,你对路也熟……”

赵旬旬迟疑着建议道:“不如等佳荃和爸妈聊完了再和他一块去吧。”

“爸妈不知道聊到什么时候,我怕到时太晚就耽误了。好了,听话,你们快去快回。”

还没等赵旬旬再度抗辩,谢凭宁已经走进了电梯间。

“抱歉又给你添麻烦。”池澄还是一脸内疚。

赵旬旬还想客套来着,结果发现那句“没关系”就是挤不出来。他是挺麻烦的,而让她不安的是,她预感到除了他之外,还有更大的麻烦在等着她。

“你不是在这个城市待过吗?”赵旬旬瞥了池澄一眼。她有些意识到,礼貌和客套用在这个人身上没什么用。

一辆出租车看见赵旬旬招手,停靠在一旁。

“你刚才不是说很近吗?走几步就到了,何必打车?”池澄示意司机离开,这才回答赵旬旬,“在这里生活过五年,三年前离开的。”

赵旬旬心情复杂地眺望远方遥不可及的红灯,信口问:“你今年贵庚?”

“二十五。”

果然是个小屁孩,赵旬旬第一次觉得年龄也能给她带来优越感,她成了生活阅历上的巨人,俯视着池澄,“三年前你应该还在上学吧,那时我已经工作了三年。”

“大四,正准备毕业。”

“因为毕业去了上海吗?”

“也不是,因为那时家里出了点事,自己也遇到了些问题。”一直看着左侧车流的池澄转过来面朝赵旬旬。

“自己的问题是失恋吧。”赵旬旬勾起嘴角。

“你又知道?”池澄笑着问。

“二十二岁的年轻人遇到的最大问题,既然不包含家庭因素,那除了感情挫折,就只能是肉体创伤,出现了大的伤病。看你的样子四肢健全,也不像病后余生,那就多半是失恋。”

“你像个神婆。”

赵旬旬说:“我亲生父亲是个神棍,职业的。”

“真的假的?”池澄失笑,“你的料事如神就是遗传自他?”

赵旬旬也笑,“什么料事如神,我记得他预测坏的事情通常都会灵验,好的就很少。唯独有一次,他说神仙告诉他会有富贵的晚年,结果几年前他从某个有钱的傻瓜那里骗到了一笔横财,刚到手还没捂热,就因为喝多了死在车轮下。死时是挺富贵的,相对于他这辈子来说,只不过他没料到的是晚年来得那么快。”

池澄观察赵旬旬的脸色,发现她确实没有太多悲戚之色,才接着这个话题往下说:“那笔钱最后留给了你?”

“嗯。但是横财不是好东西,来得快也去得快,很快我就稀里糊涂地花了。”赵旬旬说。

池澄说:“这不像你。”

赵旬旬一怔,嗤笑道:“你知道什么像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