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赵旬旬池澄 > 第五章 小姨和小姨夫 5
 
莫非谢凭宁考虑的是只有他和邵佳荃先赶回去才算是一家人团聚?这倒也说得过去,但并不能改变现在气氛诡异的事实。

“那个……小姨夫,一路辛苦了。要不我们先到附近的茶座坐着等一会儿?”赵旬旬强忍别扭问道。

对方顿时失笑,“你叫我小姨夫,我全身汗毛都竖了起来。佳荃她装什么长辈,她爸也就是你老公外公的远房堂弟,早出了五服,只不过他们家亲戚少,所以走得勤。以后你别叫她小姨,看把她美成什么样了。”

“哦……”赵旬旬怔怔地答了一声。

“旬旬,让你留下来陪我真不好意思。”

他不让她叫小姨夫,可这声“旬旬”叫得还真是和蔼和亲。赵旬旬想说,其实我也不好意思,没敢说出口,干笑,“哪里哪里,一家人,客气什么?”

“其实我和佳荃还没结婚,只不过有这个打算罢了!”

赵旬旬一噎,又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去了。小姨夫啊小……不,年轻人啊年轻人,你告诉我这个干什么?

“……”赵旬旬不知道该叫他什么了,她苦着脸指着值班室,“我去看看办事的人回来没有。”

他欣然跟在她后面,仿佛看穿了她的想法。

“你为什么不叫我的名字?”

赵旬旬心想,我哪知道您老哪位?忽然记起初见的时候似乎邵佳荃是介绍过他名字的,只不过当时她和谢凭宁都沉浸在天下掉下个小姨夫的震惊中,所以后面的话基本上没听进去。

好在给她制造了一个困境的人又主动给她解围。

他似笑非笑地绕到她面前,言简意赅地说:“池澄。”

“好名字。”赵旬旬为了表现诚意,还刻意做思索状片刻才回答。

让她扩大崩溃面积的回答出现了。

“怎么好?”他看似一脸认真地问。

“嗯……”赵旬旬快要咬破了嘴唇,“驰骋江山,很有气势。”

“可惜不是那两个字。”

“池城,有城有池,也挺好。”

“也不是那个城。”

她记起了多年前化学课上一时走神答不出老师提问的窘境。难道要她说,我根本不在乎你是哪个池哪个城,除非我“吃撑”了。

可是她是赵旬旬,从小被教育要礼貌有加,循规蹈矩、对人礼让三分的好孩子赵旬旬。

“那请问是哪个‘cheng’?”她好学而谦虚。

他不由分说地抓起她的手,摊开她的掌心,用手指在上面比画着。

“就是这个‘cheng’!”

悲剧的是赵旬旬被他的惊人之举震撼得太深,只记得掌心痒痒的,至于他指尖的笔画,根本没有看清。

“三点水再加上一个登山的登。”他笑道。

早说这句话不就没前面一系列的口舌和比画了吗?

她恹恹地说:“哦,阳澄湖大闸蟹的澄。”

“你说清澄的澄我会更感激你。”

他把手插在裤兜里,歪着脑袋朝她笑,的确笑容清澄。年轻就是好,长得好也占便宜,赵旬旬看在那张脸的分上原谅了他。什么小姨夫,他看上去和邵佳荃年纪相仿,就是个小屁孩。当然,这原谅是在他继续开口说话之前。

“赵旬旬,你为什么叫赵旬旬?”

“因为顺口。”

“顺口吗?旬旬旬旬,到底什么意思?是寻找的寻,还是鲟龙鱼的鲟?”

“八旬老母的旬!”赵旬旬气若游丝。

“这个字用在名字里很少见,是不是……”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