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赵旬旬池澄 > 第二章 小姨和小姨夫 2
 
曾毓听完差点想问候赵旬旬全家,考虑到杀伤范围太大这才作罢。她恨自己又一次掉进了对方阴暗又荒谬的陷阱,在此良辰美景时刻,更让人不能原谅。

“因为这些,你就怀疑他会跟你离婚?难道不许他挑错领带是因为眼花,洗澡时间过长是因为便秘?”

赵旬旬说:“不会,他是个规律的人,而且做事从不像这样慌乱而无章法,我有预感会发生一些事。”

“你有预感?如果你的预感准确,这个世界已经毁灭了很多回。”曾毓想也不想就回答道。

这一次,赵旬旬又沉默了许久。

曾毓有些后悔自己态度太过生硬,再怎么说,就算对她吐槽的是个陌生人,这种时候安抚几句也是应该的。

她还在组织语言,赵旬旬又说话了,听口气,看来是在一番深思熟虑后做出了艰难的决定。

“我手里还有一笔私房钱,凭宁他是不知道的,我打算转到你的户头,让你帮我保管,万一……”

万一她老公真的变心了,还什么都不给她这个下堂妻。

万一离婚后她一无所有,连自己的私房钱都被过错方剥夺。

她前一秒还在为她的婚姻担忧,后一秒已经在安排退路。

……

曾毓已经丧失了与她理论的意志力,只问道:“为什么替你保管钱的那个人是我?”

赵旬旬反问:“你说我还能找谁?难道找我妈?”

曾毓想了想,这个理由确实成立。

赵旬旬的亲妈、曾毓的继母是一个对金钱有执著追求并热衷理财的中老年妇女。她会炒股,但是把钱交给千挑万选的经纪后,却连股票是拿来干什么的都不懂;她把每一笔手头的钱都攒起来存银行,但经常找不到她的存折在哪里;她跟买菜的小贩为了一毛钱理论十余分钟,却在理论的过程中被小偷摸走钱包。有时候曾毓也认为万事万物的存在必有其道理,也许正是因为赵旬旬从小生活在她妈身边,才物极必反地走了另一个极端,充满了忧患意识。

这些年来,曾毓替赵旬旬保管过备用钥匙、开启另外一份备用钥匙所在的保险柜的备用钥匙、证件副本、保单号码、过往病史复印资料、各种形式的资金若干笔。赵旬旬就是要保证哪怕自己的生活彻底被摧毁,哪怕有她生存痕迹的地方被付之一炬或黄沙覆盖之后,她还能继续生活下去。曾毓还相信即使自己这个备用基地也被彻底毁灭,她在别的地方必定会有另一手的准备。

曾毓说:“钱替你保管没有问题,但是过一阵你就会知道只是神经过敏。”

赵旬旬在那头好像笑了一声,“我比谁都但愿如此。”

第二天,赵旬旬所“预感”的那个人果然浮出了水面。

下午时分,她刚换洗过家里的床单,熨平了最后一道褶皱,就收到了谢凭宁发来的短信,上面是一个航班号和到达时间,还有一行简短的说明:小姨从上海回来探亲,你和我一起去接她。

赵旬旬当时就想,完了,这回不知道会被曾毓损成什么样。她怎么也没想到他要接的人是个亲戚。虽然与谢凭宁结婚三年,她从来不知道他还有个在上海的小姨。不过这也说得过去,他从来没有提,她也没问。

谢凭宁痛恨迟到的人,看到时间并不宽裕,赵旬旬也没敢耽误,换了套衣裳就赶紧打车奔赴机场,与下班就过去的丈夫会合。

到了约定的地点,谢凭宁已经到了。赵旬旬问:“今天周末,怕吃饭的地方不太好找,要不我们提前预订个位子?”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