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嫁山贼 > 第44章 第44章
 
自候知府扬长而去,于廷坚便一直保持着同一个姿势,半晌幽幽的轻叹一声。

“掠影,他是不是对本官失望至极?”

话音刚落,忽然梁上出现一道黑影,如鹞子翻身,快若闪电,悄无生息的落在地上。

若有人在此定会惊叹此人轻功超群,竟然可以飞檐走壁,来影无踪。

“主子,不必介怀,待大事既成,侯大人定会理解您的一片苦心。”黑衣人站在屋内光线昏暗的角落,声音沙哑僵硬,仿若很久没有说过话似的。

于廷坚摇了摇头,“景山一直认为我秉承教化,最重本分规矩,其实他才是幼时一同开蒙,恩师曾问过我们一个问题:如今盛世升平、国泰民安,百姓安居乐业,能臣贤相人才辈出,人才济济,诸位为何还要辛苦读书,执意科举做官?”

“位卑未敢忘忧国,吾虽渺小,却也愿为生民立命,为天地立心,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当时他如此说,其实我并不以为然,大道俨然的话谁都会说。可他,却是真得用一生来践行承诺。”说着低低笑了起来,他这个兄弟外刚内柔,是一个真正的好官!

所以即使他知道自己是被胁迫的,可大错已成,无法挽回,他们终究是回不到少年时亲密无间的时光了。

楚王!只要一想到此人,于廷坚就觉得内心戾气丛生,眼眸越发凌冽如冰,这么多年自己忍气吞声、做了无数不愿做却不得不做的事情,不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能扳倒他吗?

这一天就快到了

于廷坚起身慢慢走到轩窗前,微风拂过衣摆沙沙作响,他望着头顶的一轮明月,嘴角微翘。

“明日多派几个人悄悄打探靖北侯动向,还有秦州各商户官绅之间的关系,越细致越好,注意这里是景山的地盘,小心不要被他发现。”

“是。”下一秒黑色身影如鬼魅般消失不见。

————

府衙晚宴直到月朗星稀众人才逐渐散去,薮儿有点疲惫的爬上马车,今晚于大人的一番话让她成为众矢之的,不少人跑来和她套关系,打听她是否认识钦差大人,她解释的口干舌燥,可看样子没有半点作用……。

薮儿接过夕露递来的醒酒汤饮了一口,有点疑惑于大人的行为。

“小姐,我帮你按按额头舒缓一下。”夕露柔声细语轻靠过来,慢慢揉搓了几下手指,便轻轻的按压起来。

“嗯。”不一会随着夕露温柔耐心的动作,薮儿有点昏昏欲睡。

“小姐这段时间连轴转,实在太辛苦了。”朝云拿着一张微湿的绢子替薮儿净面,心疼的压低声音道。

夕露没有说话,只是低头认真的按跷,看到这样的小姐,她们俩个心疼极了,但却什么忙也帮不上,只能做些这样力所能及的小事,帮忙疏解一下小姐的压力。

夜色如水,明月高悬,此刻已临近子时,长街上鸦雀无声,唯余马蹄清脆的踢踏声。

拐过街角,朝云掀帘子,远远地就看到一个笔直挺拔的身影站在常府门口,如同暗夜中的恪尽职守的护卫者。

“好像是常公子要不要叫醒小姐?”朝云有点犹豫。

夕露看了她一眼,轻轻掀开帘子一角瞄了一眼,沉吟片刻,还是决定叫醒薮儿。

大晚上的一直等在外面,莫不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小姐,小姐”薮儿迷迷糊糊感觉到有人在叫自己,勉力睁开眼睛,缓缓移动身子坐了起来。

“小姐,常公子在外面。”

正好此时马车停了下来,薮儿原本略带迷茫的眼神逐渐清明,眼神复杂万分。

半晌她拂了拂衣袖,整理一下凌乱的裙摆,轻轻掀开车帘走了下去。

……

“是在等我吗?”

常毅看着离自己有一丈远的人,思绪万千,有许多话想说,可最终溢出口的只有一声低叹。

“此次钦差大人驾临秦州,目的复杂,可能并不仅仅是为了御贡,你要小心。”

“你怎么会知道?”薮儿蹙了蹙眉,眉梢微拧。

“是瑞风他们无意中听到的,但是不清楚具体缘由。”

薮儿微张了张唇,想要问什么,突然又想到候知府当时疑惑的话,那路上的贼人仿佛只是单纯的为了拖延时间她忽然泄气的弯了弯嘴角,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多谢。”薮儿轻轻屈膝一礼。

两人相视而立,却相顾无言。

一阵冷风吹来,吹起薮儿单薄的衣裙,她忍不住哆嗦了一下,半边身子微微发凉。

常毅看着她,快速解下身上的披风,默然上前几步轻声道“夜风寒凉,小心伤着身子。”说着将手上的披风要给薮儿穿上,却被一双纤纤素手拦住。

“不用了……”薮儿微顿一下,坚决果断的拒绝了,然后静默一瞬,微不可察的点头示意一下,转身步履缓缓进了林府。

一直在一旁静默看着两人的朝云夕露看着自家小姐沉默的背影,也顾不得说什么,急忙跟了上去。

徒留常毅呆在原地,手上还保持着给薮儿穿戴披风的姿势,落寞的看着三人离去。

从那以后,薮儿再也没有见过常毅,无论清晨出府巡视店铺,还是晚间归来,常府的那扇朱红大门永远岿然不动紧紧闭阖,仿佛里面不曾住过人。

---------

半个月后,御贡如期开始了。

大宋御贡至今已有百年历史,之前多在江南富庶之地举办,北境偏远之地这还是头一次,所以自从当今圣上谕旨昭告天下后,北地所有的平民百姓均翘首期盼这场盛事。

御贡分为两日,第一日商户展示参选布料,验收质量,合格者登记造册,第二日现场制作成衣,轮番展示,最后由评审官定夺名次,第一名者入选,一跃而上成为皇商。

薮儿到的时候,崇明街人山人海,马车险些被堵在半路。

正当她们着急赶不上御贡的时候,忽然出现三个汉子,其中两人帮忙驱散人群,一个上前接过张伯手中的缰绳,灵活的避开百姓,长驱直入直接驶进会场。

“吁”瑞风一抖缰绳,将马车停在一边,利落的翻身下地。林老爹掀开车帘一瞅是熟悉的人,笑吟吟的下了马车,肥胖的手掌轻拍瑞风单薄的脊背,哈哈大笑“多亏你们几个,咦,小毅人呢?”

林老爹睁着一双闪烁精光的小眼睛四下打量一番,没看到常毅,好奇的问道。

“大哥他们早就来了哝,这不是过来了。”瑞风正欲说话,猛一抬头看见常毅许霃叔侄俩联袂朝这边走过来,眼神一亮,忙指着他们道。

正站在车辕上准备下车的薮儿,听见此话,下意思的抬头望去,神情一阵恍惚。

大半个月没见,常毅消瘦了许多,此时一身玄色长袍,腰系玉色鞶革,越发显得身形修长挺拔,只是脸上的神色算不得好,仿佛笼罩了一层云雾,凛冽如霜。

“小姐?”朝云伸手欲扶薮儿下马车,却不想半天小姐没动静,有点疑惑的抬眸望着她。

薮儿回过神来微摇了摇头,然后扶着朝云的手下了马车。

“小毅你们来啦。”林老爹笑呵呵的走上前同常毅等人打招呼。

“伯父。”三人齐齐拱手叫道。

“伯父哪里的话?这样的大日子怎么能少的了我们。”许霃摇了摇折扇,嘴角噙着笑意。

“真是热闹,在京城这样的场景可不多见,这次我还真来对了!”许霖一脸兴奋的看着周围人山人海,鼓乐喧天的景象,脚下不听使唤的就想越过众人挤进去看热闹,被眼疾手快的许霃一把拽住,眼神威胁的扫了他一眼,许霖顿时蔫了下去。

“好,好……”林老爹乐的合不拢嘴,今天是个大日子,事关林家基业,原本今日早晨他还有点忐忑,这会看到自己在意的后辈们都来了,忽然内心呼的一下子安稳下来,厚厚的手掌抚着短短的胡须,心里很是安慰。

“爹,时间差不多了,我们该去席间侯着了……”薮儿莲步轻移走向众人轻声道。

林老爹点头,殷切的叮嘱道“我让小厮给你们在看席留了前座,视野广阔,看的十分清楚,你们过去吧。”

“多谢伯父好意。”三人再次齐声道谢。

“爹,我们走吧。”薮儿淡淡扫了某人一眼,扶着林老爹慢慢的越过众人走了过去。

常毅失神的看着前方的倩影,眼神沉寂,手背青筋直露。

半个月了,自从上次看到苒苒决绝的态度,眼中丝丝缕缕的怨怒,他就再不敢出现在她的面前,既怕招惹她生气,又怕自己管不住自己,既然注定没有结果,还是不要在轻易靠近为好。

许霃转头正好看见他这副失意的模样,轻叹一声,伸手安慰的拍了一下常毅的肩膀,目光担忧的望着他。

常毅回过神,勉力扯起唇角,示意自己没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