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莫桑榆慕容止 > 第228章 一见钟情
 
大家不知道舞蹈何时结束,也不道何时画成。

待到回过神来时,陈千灵欠身向大家礼道:“小女子献丑了。”

陈千灵退下了,擂台上开始比试起来。

卓明征不可一世地看着大家,想跟本少爷争,结果就只有死。

他向身后的杀手,“你去。”

凌婳月眼神一凝,这卓明征还真是胆大妄为,她看向妖妖,“妖妖,本宫记得,方公子不是已经死了吗?”

妖妖脸色惨白,刚刚凌婳月见到方公子,没有任何反应,她以为她不再注意到这一点,但她的脸色马上就恢复了。

她对着她浅浅一笑,“我家公子在世的时候,觉得这方家公子还有用,就派人秘密救下来了,现在你都进宫了,我觉得时机合适了,便把他放出来了。”

凌婳月目光不着痕迹地在妖妖的脸上看了几遍,以妖妖的心性,不可能做得这么滴水不漏。

他想起金照夕,想起楚应狐,她总有种错觉,仿佛他还在自己的身边,默默地经营着这一切。

妖妖看着凌婳月沉思,忙说道:“月月,公子在世的时候,的确做了很多,我只是遵循着公子的思路去执行。”

凌婳月点点头,转过头去,看向楼下的大厅,目光悠远了。

妖妖看凌婳月沉思的样子,双手紧紧抓在栏杆上,又心虚地补了句,“月月,你放心,不管公子做什么,我做什么,都是为了帮你。”

凌婳月回过神来,朝她微微笑了笑,“我当然相信你们,不过以后作这种事的时候,要提前跟我说,我不想你置身危险之中。”

妖妖暗暗松了口气,她咬了咬嘴唇,然后问道:“月月,如果公子还在,他一直对你好,你会爱上他吗?”

百里玄看向凌婳月,他心里有同样的疑问。

感情是可以换来的吗?

凌婳月看了看妖妖,发现百里玄也正看着自己,百里玄的心思,她自然懂。

凌婳月没有正面回答,只是暗然说道:“可惜楚应狐已经不在了。”

“我是说如果,”妖妖急切地看着她,“如果公子还在,你们已经走到了那一步”

凌婳月的心像被猛地击了一下,一种无力在心里蔓延开来,她和楚应狐已经有了夫妻之时,楚应狐死了,她心里的某一部分,也跟着死了。

“你在乎过公子对不对?”妖妖很想知道答案。

“他是我最重要的人,”凌婳月转过头来,目光坚定,“但是妖妖,那可能不是爱情。”她想起了慕容止,心里一阵阵疼痛,她想起秦殇,心里有恨,恨里带着一丝痛,甚至还有一点担民忧。

心会痛,才是爱情。

“爱情,仿佛是一种力量,会驱使着人向对方靠近,那是一种令人无法靠近的力量。”

妖妖恍惚地点着头,她不懂,但确实感觉到了一股力量,在控制着自己的内心,向着对方靠近。

她想回宫,她心里担心着秦殇,他现在还是沉沦麻痹自我中,还是已经振作了,毕竟月月现在已经是德妃了。

“妖妖,妖妖?”凌婳月喊了她两声,她才回过神来,“你有喜欢的人了吗?”

“没没有,自从见了我们家公子之后,这天下的男子,我妖妖都看不上眼。”

她掩饰得太明显了,凌婳月心想,妖妖爱的人,最可能是秦殇,她心里震颤。

百里玄回味着凌婳月的话,沉默地看着大厅中央。

大厅里的擂台上,已经比试了好几个回合,那名黑衣杀手站在擂台上,虎视眈眈地扫向大厅,大家都不由缩了缩身子。

这人阴得很,对对手痛下杀手,好几个打擂台的人都受了重伤,他们是想攀上陈家大小姐这门亲事,但更不想在此刻送了性命。

卓明征见大家都不敢上擂台,觉得时机到了,便上台去。

陈千灵坐在后方看着,一见此情形,不由担心起来,她正要站起,周云汐按住了她的手,“大小姐不用担心。”

卓明征一台擂台,横眉看向自己的手下,眼睛凸起,浑身散发着暴度戾之气,很是渗人。

他咆哮了声,向自己的杀手冲去。

他们早就安排好了,杀手也拿出三成功力来接招,而卓明征却招招杀死手。

凌婳月盯着卓明征的一举一动,此人连太子都不放在眼中,再经过上次的风波,他心里已经极度扭曲和阴暗。

卓明征从小好武,再加上身材魁梧,力气很大,几个回合下来,他在气势上已经占了优势。

陈千灵越看越害怕,不由自主地去拉周云汐的手,“周姐姐”她就算是死,也不会嫁给卓明征。

“妹妹放心,姐姐绝对不会让你落入这种歹人的手中。”

陈千灵握着她的手,又安心了些。

周云汐美目里闪过一丝沉思,思考着对策。

卓明征左拳打向杀手的胸口,凶手伸手掌,挡住他的拳头,卓明征身子前,抱停了杀手,右手一把匕首已经送进杀手的腹中,他抬起头,眼睛发红,身上的戾气,如野兽一般。

卓明征退开,杀手倒在地上,他吩咐他的手下,“把他带下去,喂找最好的大夫。”

他的原意是,带下去喂狗。

这些人都是他们卓家花钱请来的狗,而他这一刀,已经要了这杀手的命。

自从被废了之后,杀人,也变成了他的一大乐趣之一。

这杀手到手都还在诧异,自己的主子会对自己痛下杀手。

杀手被人抬走之后,卓明征看向大家,谁还想要上来和本公子比试?

大家都不由退退,定得罪君子,务得罪小人,谁也不敢上台去比试。

后台,周云汐安慰陈千灵,“还有一局呢?”

主持比赛的人宣布第一轮武赛,卓明征胜出。

下人们来清扫了擂台来,准备文赛。

下人们搬上棋局,主持的人解说道:“这是一盘珍珑棋局,这盘棋局是我朝奇才神机子,从佛经“天龙八部”中演化而来的棋局,利用盘征、死活、手筋、杀气等方面技巧,波及全局,是本朝最有难度的棋局,谁第一个解了这残局,就是获胜者。”

大家一听这棋局出自神机子之手,便勇跃上场,一来想膜拜神机子,二来这是文试,不会有性命之忧。

卓明征身边的老书生缩着身子,他知道少爷的用意,但他深知自身才能,不要说是出自神机子的棋局了,就是一般的棋中高手,他也不可能取胜。

卓明征转过头来,看老书生缩得像乌龟似的,眼睛跟要吃人似的,“你赶紧给本公子上去,让别人赢了这棋局,本公子杀了你全家。”

老先生颤颤巍巍地走上擂台,大厅里顿时有些怨气。

卓明征已经用这种卑劣的手段赢了一场,还恬不知耻地这么做。

大家小声议论起来。

“太过份了。”

“真不要脸。”

“不公平”

“看那老头的样子,根本解不了棋局。”

“他们已经胜了一局了。”

卓明征听到议论声,愤怒的目光向他们扫过去。

大家不由闭上嘴巴。

擂台上,老书生愁眉苦脸,不要说解棋局了,就是看着满盘黑白子,都不由一阵头疼。

想到卓明征那句杀你全家,他又强迫自己去看棋局。

过了好一会儿,擂台上还没动静,老书脸不时抬袖擦着冷汗,有人朝台上抱怨道:“老头,不行下来吧,本公子还等着呢。”

“一把年纪了还上台,估计家里老婆都成黄脸婆了。”

“那样子还敢上擂台,真不害臊。”

“都快入土的人了,还想着女人。”

“难道是要陈家大小姐去做妾?”

“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这些人被卓明征的残暴吓到,但现在台上的人他们可不怕,借机好好羞辱下卓明征。

老书生只觉这些声音萦绕在脑海里,眼前黑白子仿佛会游动似的,他很快便觉浑身发热,头晕目眩。

卓明征听着这些声音,怒不可遏,“棋局都破不了,本公子要你有何用。”

老书生眼前一花,人“哐当”地倒在擂台上。

台下“哈哈”哄堂大笑。

卓明征大步跨上擂台,命令手下,“把人拖下去。”他自己看着棋局,不由抱住的头,只觉一个头有两个大,痛苦不已。

他转过身来,“本公子破不了这个棋局,本公子也是第一名,陈家大小姐,必须得嫁给我了。”

他看向后台,“陈小姐,明日,本公子就上门提亲。”

他原本只想抢抢女人,但现在他心里多了些打算,如今自己没有官衔,身份低下,矮人一低,既然陈小姐的父亲是尚书,娶了她,到时候再让母亲想想办法,他便可成为人上人。

“本公子想试试这棋局!”

百里玄从楼梯上走下来,一身玄色衣袍,玉簪束发,鬓边墨发浮动,面如冠玉,不怒自威,眉宇间有着秦越第一公子的高冷傲娇。

陈千灵闻声看去,情不自禁站了起来,灵动眸眼里,仿佛春临大地,万物复苏,情窦初开,如花怒放。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