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雪压红杏豫梅于海军 > 第39章 心机暖男真面目
 
“嫂子,晓辉的事儿您不用担心,那孩子的家长没到学校来闹事儿,下个礼拜晓辉就能回学校上学了。”刘志田跟豫梅、张晓芸一起走在回家的路上。

“麻烦你了,大田。”想起家里大事小情都麻烦刘志田,豫梅心里着实过意不去。她平时都是跟刘志田错开时间回家,生怕学校和村里再传出什么更不好听的闲话。

“没事儿,嫂子。这次主要是梅兰去找了王校长,说两个小孩子打打闹闹本不是什么大事儿,非要闹大了对学校也不好。”刘志田也知道是教务处的李老师故意找茬儿,李老师跟豫梅的过节他这几天也听说不少,像豫梅这样柔和的性子怎么能是李老师的对手,他真有点儿为豫梅在学校的工作担心。

“梅大夫真是个好人,那天她就帮着我们说话来着,她这样做,不会得罪李老师吧?”豫梅心怀不安地看着刘志田,虽然梅兰嘴茬子也挺厉害,可李老师毕竟是学校的教务处主任,可不是那么好惹的啊。

“嫂子,您放心吧,在镇中连王校长都怕梅兰三分,您说谁还敢惹她?”刘志田满脸深意地笑着,“嫂子,您在食堂的工作还好吧?”

“挺好的,食堂的师傅们都挺照顾我的,尤其是杨师傅,都没给我安排什么重活儿,就跟平时在家做饭刷碗的活儿差不多。”豫梅带着感激的语气跟刘志田念叨着,能给她安排这样的工作她已经非常满意了,就是再苦再累再有人跟她使绊儿找茬儿她都能忍得下去。

“那就好,嫂子。”刘志田若有所思地看着路边两排大杨树的尽头,“不过,嫂子,那个杨师傅您还是注意点儿,以前我们住在学校的时候,听几个女老师说他偷看过她们洗澡。”

“是吗?”豫梅略感诧异地问了一句,“我觉得杨师傅人挺踏实的,也挺热心的。”

“我也只是听说而已,嫂子,您平时还是多留意一下儿吧。”刘志田又叮嘱了豫梅一遍。

回到家,豫梅和刘志田看着李强正在院子里扶着窗台慢慢练习走路,李强说他的腿好的差不多了,想过几天就把夹板纱布拆了,这种半身不遂的生活他可是受不了了,豫梅跟刘志田答应他礼拜五带他去镇卫生所看看,医生说没问题就给他拆了。

由于上午带着李强去了卫生所,晌午豫梅一到食堂就赶紧忙活起来,她知道这一上午的活儿都是大姐跟老王头帮着她干的。

“这才来几天就开始请假,你看人家这班儿上得多自在。”打饭的大姐用勺子磕了磕盛满米饭的大盆,嘁着鼻子嘟囔着。

“这能怪谁,还不都怪咱没人家那个命......”打菜的大姐佯装着叹了一口气。

“什么命,就她那寡妇命,我宁可在这里累死!”打饭的大姐一脸嫌弃地看了一下后厨。

“欸,我听说她家里还养着一个半大小子呢,你说这小寡妇咋啥人都能勾搭呢?”打菜的大姐把脑袋贴过来小声嘀咕着。

“这种破鞋搁我们年轻那会儿,早就给她带着帽子挂着牌子拉出去游街去了,不斗死她算!”打饭的大姐气愤地把勺子插在米饭里,摆出一副正义凛然的样子。

“豫梅,你这刚从镇上赶回来,先歇会儿吧。这些活儿大伙儿下午一块儿干也能干完。”杨贵福看着豫梅回来就马不停蹄地在后厨忙活着。

“没事儿,杨师傅,我就是陪人去看个病,一点儿也不累。”豫梅把倒干净的泔水桶放好,又坐在马扎上跟老王头一起择着菜。

“豫梅啊,我跟你说,”老王头把脑袋贴了过来压低声音说着,“你可小心着点儿老杨,你没听说过吗,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老王大哥,我觉得杨师傅人挺好的,对咱们大伙儿也挺照顾的。”豫梅低着头择着手里的菜,她最不愿意听别人的闲话了,更不愿意拉这个老婆舌头。

“你这刚来几天,能看出个屁啊!”老王头瞄了一眼周围,发现杨贵福在案子边上切着菜,“大伙儿谁不知道,老杨跟你来之前那个打菜的娘们儿有一腿。”

“老王大哥,这话以后您还是别说了。”豫梅仍然低着头干着手里的活儿,她只希望自己在这里平平安安地干活儿,每个月能有两百多块的收入,能养活着晓芸晓辉俩人读完书就够了。

“哎呦,我说老王,你这贴着耳朵跟人家小媳妇说什么悄悄话儿呢?小心人家老杨再揍你一顿!”打菜的大姐走进后厨,拿着手里的勺子在老王头眼前有模有样地比划着。

“老爷们儿说话,你这娘们儿瞎插什么嘴!”老王头瞪了一眼打菜的大姐。

“欸,老王,说说,我也听听,”打菜的大姐顺势蹲下身子,好奇地看着老王头跟豫梅。

“大姐,老王大哥就是告诉我这菜怎么择又干净又快。”豫梅看着勺子上的菜汤嘀嗒到地上,赶紧把择好的菜推到一边。

“我跟豫梅说,让她提防着点儿老杨,可别让这老家伙的阴谋诡计得逞了!”老王头低着脑袋把刚才的话又复述了一遍。

“什么得逞了?嗯?”杨贵福不知什么时候悄悄走到几个人身后,手里还拿着刚切菜的片刀,“你们这打菜的不好好打菜,择菜的不好好择菜,我看我要是再不好好管管你们,你们这偷奸耍滑的本事怕是要得逞了吧!”

“老杨,我这不是肚子疼吗,正准备找个人替我呢。”打菜的大姐赶紧捂着肚子一脸委屈地看着杨贵福。

“是啊,大姐,我这就过去。”豫梅接过大姐手里的勺子,到水龙头下洗了洗手,赶紧去了前台,大姐也匆匆忙忙地跑出后厨去了厕所。

“我说老王头儿,看来那天的事儿你是没长记性啊?!”杨贵福晃悠着手里的片刀,低着头冲老王头憋着嘴,“我这刀可是不认人的啊,你要是再胡说八道,小心我割了你的舌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