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雪压红杏豫梅于海军 > 第25章 月黑风高人不归
 
吃完晌午饭,豫梅夹着烧好的煤来到刘志田的东屋,上午她过来拎暖壶的时候摸着烟囱就凉了,屋里已经几乎没什么温度。豫梅把炉子边上烤在椅子背上的秋衣秋裤拿开,打开炉盖,把里面烧得已经褪色的蜂窝煤夹了出来,放进刚烧好正冒着火苗的煤块,又续了两块新煤。

豫梅转身拿起刚放在炕沿的秋衣秋裤,准备搭回去,但她发现衣服已经干得差不多了,再放在炉子边烤着怕给烤糊了,便把衣服叠了起来。豫梅拿起那浅灰色的秋裤发现后腰的地方开了一圈线,松紧带已经脱离腰部漏了出来,再抻一抻几乎没什么弹力了,想着家里还有富余的松紧带,她准备拿过去顺便给刘志田换了。

豫梅回到西院,在里屋的台历里不停地翻着,“晓辉,你动没动过这台历?”

“没有。”张晓辉盯着电视头都没抬。

“欸?那天我给你大田叔量的尺寸就夹在这里了啊......”豫梅自言自语地嘟囔着。

“妈,都这么多天了,要不您等我大田叔回来再量一遍吧。”张晓芸来到豫梅身边帮她一块翻着。

天一擦黑,在王美丽家草草吃了晚饭,刘志田顶着呼呼的北风便往回走,心想这他妈都是什么天儿,白天下大雪,傍黑就起风,好在道上的雪没被压瓷实——时不时地还被突如其来的旋风给卷上天。

“大田,你回来了,你咋不戴上帽子呢?!”豫梅打开门看着风尘仆仆的刘志田。

“哦,可能是刚才风太大给吹掉了。”刘志田靠好自行车,拎起前车筐里的袋子跟豫梅进了里屋。

“小子,看我给你带什么来了。”刘志田一进屋就晃悠着手里的袋子。

“这是什么啊?”张晓辉把眼睛从电视里拔了出来,好奇地盯着那白色的塑料袋。

“你自个儿看看。”刘志田把袋子交给跑过来的张晓辉,“嫂子,这是中午的生日蛋糕,美丽特别给晓芸、晓辉他们留的。”

“妈,您快看,是奶油蛋糕......”张晓辉把袋子放到圆桌上,跪在桌边的椅子上,打开里面的纸盒,伸出手指头蘸了一下,抹进嘴里。

“大田,真是麻烦你跟美丽了,还惦记着他们俩。晓辉,还不谢谢你大田叔。”豫梅用手扒拉着两眼冒光的张晓辉。

“谢谢大田叔。”张晓辉又下了一手指。

“臭小子,别一人儿吃独食,给你姐拿一块去。”刘志田用手拍了一下张晓辉的后脖颈。

“好凉啊。”张晓辉顺势缩了一下头。

“大田,你赶紧到炉子边上暖和暖和吧。”豫梅一边让着冻得满脸通红的刘志田一边搬了个凳子放到炉子边上。

刘志田拉开身上的羽绒服,坐在炉子边上烤着手,“嫂子,四哥还没回来啊?”

“没有呢,还不知道几点呢。”豫梅给刘志田倒了一杯热水放到身边的窗台上。

“您这是做活呢?”刘志田看着炉子边春秋椅上放着的针线什么的。

“哎呀,你不说我差点儿忘了,大田,你站起来我给你量量。”豫梅到春秋椅上拿起松紧带。

“嫂子,您这是......?”刘志田放下水杯一脸茫然地看着豫梅。

“下午我去你那屋给你添煤,看见你这秋裤松紧带坏了,家里刚好有富余的,正准备给你换一个呢。”豫梅拿着松紧带示意着刘志田。

刘志田站起身,撩起上身的深灰色毛衣,“嫂子,真是麻烦您了。”

“大田,你看这么紧行吗?”豫梅弯着腰把松紧带绕过过刘志田的腰部。

“行,”刘志田有些不好意思地应着。

“行,你先坐着再暖和暖和,我这一会儿就给你换好了。”豫梅用手指掐着松紧带坐到春秋椅上。

刘志田坐在凳子上,手里端着水,透着炉子里那熊熊的火苗,看着豫梅拿起一个黑色的发卡子,把松紧带一头拴在上面,顺着裤腰把卡子塞进去,用手隔着裤腰把卡子娴熟地向前推着,一会儿卡子就从另外一头出来了。

豫梅解开拴住的黑卡子,把松紧带两头打了两个死结,用手抻了抻裤腰,然后把秋裤叠好放在春秋椅的椅背上,“大田,搁这儿了,一会儿别忘了拿啊。”

“嗯......,嗯,麻烦您了,嫂子。”刘志田赶紧收回愣住的双眼,下意识地端起水杯喝了一口水。

“我再给你倒一杯吧。”豫梅看着刘志田端着个空杯子。

刘志田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的窘迫,”不用了,嫂子,我这也暖和得差不多了,就不打搅您歇着了。”

“还不知道你四哥什么时候回来呢,”豫梅拎着暖壶给刘志田的杯子满上水。

“四哥最近挺忙的啊......”刘志田时不时地抬头扫着电视里的电视剧。

“是啊,也不知道都瞎忙什么呢?他们外边儿的事儿我也不知道,你四哥他回来也没怎么提过。”豫梅看着电视剧里那哭倒在贞节牌坊下的女主角,自己也有些失了神,“过去的女人命可真苦,你说那都时候儿是怎么过得啊......”

“这些都是电视剧编出来糊弄人的,”刘志田看着入神的豫梅,“嫂子,我听说这边儿建开发区正准备从镇上调人呢,我看四哥这么能干,肯定能过去,到时候您就跟着享福吧。”

“嗨,在哪儿都是给公家干活儿,都一样,我也不图你四哥升官发财,只要家里吃得上饭,够两个孩子上学念书就行了。”豫梅似乎也想起张玉海前一阵跟她唠叨过这事,还叮嘱她现在都还没定下来,谁要是问起来一律都说不知道。

“那可不一样,我听说开发区的工资可比现在高了不是一星半点儿呢。”刘志田喝了一口水,“现在镇中的老师们也都嚷嚷着想归开发区管,毕竟这开发区也是在咱们杨树镇建的。”

“这开发区真有这么好?”豫梅半信半疑地看着刘志田。

“那可不,嫂子,您没看新闻说吗,人家南方早就开始搞了。我有个同学去了南海,就是上次给我打电话的那个,他说他是用手机给我打的,就是那种没有电话线可以拿着随便移动的电话......”刘志田津津有味地跟豫梅说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