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雪压红杏豫梅于海军 > 第17章 酒后意乱情又迷
 
“大田,这砖这么码就行了。”张玉海一边给刘志田示范着一边铺着棒子架底下的砖头。

西院剥好的棒子在晾台上晒得差不多了,张玉海跟豫梅商量着准备在东院的空地上搭个棒子架,把已经晒得干松的棒子先都放到里面,等打棒子的有时间再脱粒装袋交给粮站。今天下午张玉海特意早回来一会儿,跟豫梅两个人就忙活了起来。刘志田回到家,怕俩人忙不过来,赶紧过去帮着一块儿干。

底座跟四周的柱子都做好了,张玉海拿起散在地上的转莲(向日葵)杆开始把四边围起来。豫梅跟刘志田推着小推车去装棒子,张玉海一边围着,两个人一边往里面扔着棒子,不一会儿,满晾台的棒子就都给圈到棒子架里了。

“大田,今儿个多亏了有你了,平时在家不怎么干活儿吧。”张玉海看着刘志田浸满汗珠的额头,拍了拍他的胳膊,“晚上让你嫂子炒几个菜,咱哥俩儿好好儿喝几盅,解解乏。”

“是啊,大田,晚上你过来啊,我这就回去做饭去。”豫梅拍了拍身上的浮尘跟棒子毛,推着小推车回了西院。

刘志田洗了澡换好衣服来到西院东屋,看到豫梅早早撂好了桌子,桌上摆了油炸花生仁、切好的灌肠还有一瓶二锅头,“嫂子,就这俩菜就够了,您别忙活了。”看着豫梅正撩着门帘往屋里端着炸咯吱。

“大田,这几个都是凉菜,你们先喝着,我再给你们炒俩热的。”豫梅放下盘子,看着刘志田穿着正是那天拿给自己的那套短袖短裤。其实,那天回来看到院里晾衣绳上挂着的衣服,刘志田心里特别不好意思,尤其是自己那两条黑色的三角裤,因为他知道在前一天晚上那似幻亦真的情境里自己又情不自禁地释放了。

“大田,来,赶紧坐下。”张玉海打开酒瓶给自己跟刘志田一人倒了一盅。

“四哥,我自个儿来吧。”刘志田赶紧接过张玉海手里的酒瓶。

“大田,满上啊,这是咱哥俩儿头一回正经八百地在一块儿坐着,来,这第一杯咱哥俩儿先干了。”张玉海举起酒盅,刘志田赶紧迎了过去,一仰头那两盅白酒就进了两人的肚里,刘志田又给两人满上。

“爸,我要吃灌肠儿。”张晓辉跑了进来,两只胳膊趴在圆桌上,眼睛盯着桌上那盘切好的灌肠。

“来,儿子,张嘴。”张玉海用筷子夹了两片放到张晓辉的嘴里,“行了,出去玩儿去吧。”

张晓辉一边嚼着还一边吧唧嘴,把嘴里的都清干净了,还眼巴巴地看着桌上那“丰盛”的菜肴,只有在平时家里来人的时候才能有这么多菜,好不容易逮到一回,他可不愿意轻易放过。

“来,臭小子,再给你来两片儿。”刘志田早就看穿了这小子的心思,用蘸着白酒的筷子又给张晓辉夹了两片。

“哎呀.....,辣死了。”张晓辉嚼着嘴里那两片沾着二锅头的灌肠,感觉一股辛辣直接就到了嗓子眼,把刚才那些美好瞬间带走,不过这感觉也就是一眨眼的功夫,灌肠弹软的香味很快就掩盖了白酒的辛辣,他还是很享受地咽了下去。

“看样子,你小子还能喝两口儿。四哥,要不就让他在桌子上吃吧。”刘志田红着脸笑着看着张晓辉。

“跟你说过多少回了,来人吃饭不能上桌。”豫梅把炒好的鸡蛋西红柿放到桌子上,用一只手打了一下张晓辉的胳膊,让他下来。

“嫂子,就让他在这吃吧,又不是外人,一会您跟晓芸也过来吃吧。”刘志田看了一眼豫梅又看了一眼张玉海。

“就让他在这儿吃吧。”张玉海吧唧着嘴里的酒跟豫梅说。

看着刘志田红通通的脸跟脖子,还有那被染得有些发红的眼角露出的笑意,豫梅觉得这俩人喝了不少了,“玉海,你们喝得差不多了吧,要不一会儿我把烙饼端上了吧。”

“就一人刚喝两盅,是吧,大田。”张玉海拿起桌上的酒瓶晃着,“你看,这刚不到半瓶儿。”

“是啊,嫂子,没喝多少。”刘志田拿过酒瓶又给两人倒上,“嫂子,要不您跟孩子们先坐着吃吧,难得四哥有空儿,我跟四哥再喝两盅。”

两人这一喝一瓶酒很快就进去了,张玉海让豫梅再拿一瓶,刘志田给拦住了,他觉得两人喝得也差不多了,张玉海虽然看着还清醒,可说话已经开始囫囵不清了,草草地吃了几口烙饼,刘志田有些晕晃地回了东院,张玉海看着刘志田走了,也顺势倒在了床上。豫梅跟张晓芸收拾着桌上的剩菜,把能留下的都归置到一块儿,剩下的让张晓辉都倒给家里的柴狗。

刷完碗,豫梅给打着呼噜的张玉海盖好薄被,想着刘志田刚才在饭桌上那通红的脸跟身子,她推开东屋的纱门穿过月亮门来到东院。看着屋里黑着灯,豫梅心想刘志田已经躺下了,这二锅头不仅上脸更容易上头,回想刚才两人那有些晃悠的步子,加上这些年张玉海里倒歪斜的样子,她觉得这酒真不是什么好东西,以后她一定不能让她家晓辉喝酒。

“嫂子,您过来了。”

站在窗户下面的豫梅顿时吓了一跳,她回过身更是不好意思,刘志田只穿着一条黑色三角裤正从茅房那边儿朝自己走过来。虽然是背对着月光,可豫梅还是能清楚地看到刘志田那凹凹凸凸的身体,尤其是刚从茅房出来的时候,刘志田下意识地抻开三角裤的松紧带松了松里面,那松紧带打在身上的声音她似乎都可以清楚地听到。看着刘志田的身形越来越清晰,豫梅赶紧转过了身子。

“嫂子,您过来了。我没事儿,就是有点儿上脸。”刘志田来到豫梅身后。

“哦......,那就好。”豫梅没敢抬头更没敢回头,她感觉两个人离得很近,整个身体都被身后那散发着酒味儿的热气包裹着,似乎刘志田胸腔的一起一伏她都能清楚地感知到,自己的脸跟身子也不由自主地升高了温度,“我看你没关窗户,怕你喝了酒晚上受风。”豫梅赶紧伸手去关窗子。

“嫂子,我自个儿来吧。”刘志田也把手伸了过去,两个人的胳膊碰到了一起,他感觉到了豫梅身上有着跟自己一样的热度。

“行,那你自己关吧,我先回去了。”豫梅赶紧神不守舍地回去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