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雪压红杏豫梅于海军 > 第9章 书中还有保险套
 
刘志田把三轮车还给看门老李后,就直接在学校食堂吃了晚饭,虽然晌午豫梅说了很多感谢他的话,一再让他晚上过去一起吃,可他觉得自己只是顺手之劳,老在人家白吃也不好意思,而且杨树村的日子过得并不富裕,他一个大小伙子吃一顿都快顶人家三口子了。

吃完饭,刘志田在空旷的校园里逛荡着,平时这个点他们怎么也能凑个三五个人打打篮球,晚上再打打牌什么的。现如今,为了给杨树村小学腾地方,住宿的老师基本上都搬走了,有搬回自己家的,有就近投靠亲戚的,像他们这几个“无家可归”的就搬到了杨树村。

听着门房李大爷的屋里传出阵阵广播的声音,刘志田推门走了进去,“李大爷,您这儿又听评书呢。”

“是啊,你们都搬走了,这学校就剩我这个孤老头子了,好在还有这么个匣子,能听听评书,我呀,最爱听单田芳的隋唐演义了。”老李坐在椅子上,双腿搭在对面的单人板床上,手里摇着蒲扇。

“这不梅大夫和靳老师还住在学校里呢。”刘志田拉过一个凳子坐到了门口。

“人家小闺女儿跟我一个破老头子有什么话儿说,再说了,梅大夫那张嘴,我可惹不起。”老李向里挪了挪腿,给刘志田腾了个大点的地儿,好让他把腿伸开。

“梅大夫,其实人挺好的。”刘志田往里坐了坐,看着眯着眼摇着扇子的老李。

“那你咋不找她,还跟王老师搞对象呢?”老李回过头看着刘志田,“欸,对了,大田,你在杨树村住的怎么样?住谁家啊?”

“李大爷,挺好的,我住在村南口张玉海他们家。”

“哦......,是南头儿张家那个老四吧,他二哥在村里当村干部,他在镇里头上班,他媳妇儿长得挺俊的那个。”老李撂下腿,起身从茶缸里给刘志田倒了一杯。

“那个......,应该是吧,我今儿个也刚去,没怎么问,不过觉得人倒是挺好的,住的地儿也挺好的。”刘志田吹开浮着的茶叶抿了一口杯里的茶水。

“那可不,我看你小子就是艳福不浅,刚来咱们杨树镇没两年,你看这又是王老师,又是梅大夫,现在还有那豫家的二丫头。”老李吐着嘴里的茶叶梗儿说着,“你小子还不知道吧,豫家那二丫头当时俊得可是出了名儿的,不止在我们李庄儿,就是在整个杨树镇那抢着给保媒的都排成队了,说是门槛子都踢破了一点儿也不邪乎,当时在镇中就有多少小伙子都想着她睡不着觉呢”

“李大爷,您这茶叶末子可是越来越够味儿了。”刘志田低着头喝着水。

“你小子,别打岔,你说人家豫梅长得好看不。”老李把茶缸放到桌上,“当时啊,豫梅好像是跟杨树村于家一个小子搞对象呢,后来那小子当兵走了,一直没回来,后来就给说到张家了。杨树村不大,就张家跟周家两个大家子,其它的都是小姓儿,张家的成分好,四个生产队有三个大队长是他们家的,那时候张家老头儿还是村主任,能嫁到这样的人家也算是挺好了......”老李像说评书似的回忆着那陈年旧事。

“李大爷,天不早了,我看您也该锁大门了,要不我先回去了。”刘志田其实也无心听着那些琐事,尤其是那个年代的恩怨纠葛。

“你别走啊,我这儿还没说完呢......”老李站起来想按住正要起身的刘志田。

“李大爷,改天我再跟您待着,我这回去晚了也影响人家睡觉。”刘志田放下茶杯站起身。

“你小子,晚上可别净想好事儿,小心尿炕......”老李一边眯着眼笑着一边拍着刘志田的胳膊。

从镇中出来以后,天也就刚擦黑,盘算着这么早回去也没什么事儿干,刘志田在柏油路上慢慢悠悠地晃着,可顺着路旁那一排整齐的大杨树不知不觉就到了村南口。

“大田,这么晚才回来,晚上饭吃了吗?没吃,锅里还熥着呢。”豫梅打开插着的大门,虽然现在外面遛弯儿的人多,可张玉海不在家,天一黑豫梅还是让两个孩子把门插好。

“嫂子,我在学校吃过了,真是麻烦您了。”刘志田走进院才发现屋里都黑着、街坊四邻的院子也都黑着,“嫂子,这是停电了还是怎么着?”

“刚才大喇叭喊说是一个变压器坏了,估么着今儿晚上不给电了,一会儿我给你拿根儿蜡先点着。”豫梅让刘志田在院里等着,自己进了屋。

“刘老师,好。”

“刘老师,好。”两个孩子坐在晾台的凉席上看着刘志田。

“以后不在学校,你们就别叫我刘老师了,叫我大田叔就行了。”刘志田蹲下来摸着张晓辉的脑袋。

拿着豫梅给的白蜡跟洋火,刘志田回了东院。可能是时间太早,也可能是晌午的午觉睡得有点长,刘志田躺在炕上清醒地翻着身子,怎么也睡不着。借着窗子透进的亮光,刘志田穿着裤衩下了炕,到后墙柜里翻腾着看有没有什么可以消磨时间的,翻到最后他才想起来,自己把书什么的都放在办公室里了。

穿好衣服,拿着手电,刘志田又来到西院的晾台上,“嫂子,四哥那儿有没有杂志或者小说儿什么的,能借我看看吗?”

“等会儿啊,我给你去找找。”豫梅起身进了屋。

“我给您照着点儿吧。”刘志田打着手电在后面跟着豫梅。

“大田,就这几本儿吧,你先将就看着,赶明儿我再给你找找。”豫梅从床头拿起一摞杂志递给刘志田。

“嫂子,这就够我看一阵儿的呢。”

刘志田把蜡固定在炕沿上,趴着身子翻着那些封面印得花花绿绿的生活杂志,心想这些杂志在农村估计只有这些“干部”家里才会有,估么着都是政府机关订的。趴了一会儿,刘志田放下有些酸麻的膀子,平躺着身子,顺手从底下拽出一本杂志,“吧嗒”,有个东西从杂志里掉到他的胸前。刘志田把东西拿过来一看,发现是两个连在一块儿还没开封的保险套。

刘志田放下杂志,在一晃一晃的烛光中,看着那两个透明的小塑料袋子,左手的手指下意识地顺着保险套那凸起的“圆圈”转动着,塑料袋那锯齿状的边缘痒痒地挠着他的手心。看着保险套在那乳黄色的液体里随着手指的压力蠕动着,脑子里浮现着傍黑老李的话还有刚才杂志里那个有些激情的家庭故事,刘志田的右手顺着腹部伸进了饱满的黑色三角裤。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