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雪压红杏豫梅于海军 > 第8章 吃饭吃出旧相识
 
“晓辉,这是镇中的刘老师。”豫梅见刘志田拉开东屋东边的纱门走了进来。

“刘老师,好。”张晓芸跟张晓辉不情愿地把眼睛从电视移开,看了一眼刘志田,又回到了电视里包青天那扣人心弦的案情里。

豫梅见着刘志田上身换了一件白色的卡背心,脚上也换了一双深蓝色拖鞋,撂下筷子站起身,一只手把圆桌南边的椅子向外拉了拉,“刘老师,您就坐这儿吧。”

“嫂子,我自己来就行了,您叫我志田就行了,要不您叫我大田也行,在家他们都这么叫我。”刘志田拉开椅子坐下,拿了一块已经撕好的烙饼。

“大田,家里也没什么新鲜菜,院儿里有什么就吃什么,你可别嫌不好吃啊。”豫梅把桌上的烧茄子跟西红柿炒鸡蛋向刘志田那边推了推,其实往常家里吃饭一顿也就一个菜,今个儿毕竟有生人,豫梅从东院回来又赶紧炒了一个鸡蛋西红柿。

“嫂子,我够得着,您看我这胳膊这么长,您就别忙活了。”刘志田夹了盆里的烧茄子尝了一口,“您这茄子烧得可比我们学校食堂好吃多了,这味儿比镇上的饭馆儿都强。”

“嗨......,我也就是瞎做,不能跟人家厨子比,这你四哥还嫌我做的没什么味儿呢。”豫梅又拿了一块儿烙饼递给刘志田。

“欸,嫂子,我四哥呢?怎么半天也没见着呢?”

“这些天,上边儿老来检查的,不是今儿个去这村儿下乡,就是明儿个去那儿,见天不着家,有日子没在家吃饭了。”豫梅一边嚼着嘴里的烙饼,一边带着一丝怨气地说着,“欸,大田,我听你说话跟我们这儿差不多,你们家也是杨树镇的?”

“嫂子,我们家在市南边儿,得过了铁道呢,离咱们这儿得有个六七十里地。不过我十几岁就到市里上体校了,所以南边儿的口音也就没什么了。欸,嫂子,您就是杨树镇的吧?”

“嗯,我是从镇东边儿的李庄嫁过来的,离这儿也二十里地呢,一年也就过年回去那么两趟。你平时礼拜都回去吧?”豫梅的眼睛不自觉地从刘志田那儿转向了电视。

“我也是一两个月才回去一趟,市里去我们那儿的车一天就两趟。平时没事儿就待在学校,跟他们打打球,要不就给田径队的训练训练。”刘志田的眼神也到了电视那里。

“大田,你也得有二十五六了吧,这还没成家呢吧,搞对象了吗?”豫梅夹了一口西红柿,看着刘志田的侧脸,这是她第一次这么近地看着刘志田,发现他脸虽然有点黑,有的地方有点儿坑坑洼洼,但鼻子是又高又挺,眉毛的粗重一直延伸到眼角,下巴似乎还残留着一些早晨没有剃干净的胡茬;伴随着嘴里食物的下咽,透过紧实的脖颈,喉结一上一下地扯动着露在背心外面那棱角分明的锁骨。顺着搭在圆桌上的手臂,在刘志田上臂那凸起的“小山丘”后面,豫梅看着腋下那郁郁葱葱的汗毛,似乎又陷入了晌午的场景。

“谈着一个呢,还没订呢。”刘志田回过头,发现豫梅正盯着他。

豫梅赶紧回过神儿,顺手又拿起一块烙饼,“来,大小伙子,多吃点儿。”

“昨日像那东流水,离我远去不可留,今日乱我心,多烦忧......”,“哎呀,怎么到这儿就完了。”张晓辉一边失望地嘟囔着一边在凳子上晃着身子。

“看完了,就赶紧吃饭,每次吃饭都是别人儿等着你。”豫梅稍稍瞪了一眼张晓辉。

张晓辉有些委屈地嚼着嘴里的烙饼,时不时地看着坐在对面的刘志田,慢慢地把凳子向左边的张晓芸身边挪动着,然后跳下凳子贴着张晓芸的耳朵嘀咕着。

“你们俩人不好好吃饭,瞎嘀咕什么呢。晓辉,别一有人你就来劲啊。”豫梅尽量压着自己的声音和怒气,“大田,这孩子让老人儿给惯坏了,也没个吃饭的相,你可别笑话啊。”

“没事儿,嫂子,小小子,淘点儿好,我小时候比他们可淘多了,我看这小子挺机灵的。”刘志田放下手中的烙饼,站起身凑到两个孩子脑袋中间,“来,让我也听听,你们两个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就不告诉你......就不告诉你......”张晓辉一边哼着一边赶紧坐回凳子上。

“肯定是背着你爸跟你妈没干什么好事儿,回头等着你爸来收拾你,到时候可别怪我们都不帮着你。”刘志田摸了摸张晓辉的头,又回到椅子上。

“我才没有呢,我跟我姐说你右肩膀上好像有个疤,跟电视里包青天脑门儿上的那个月牙儿似的。”张晓辉一边晃着身子嚼着烙饼一边辩解着。

“跟你说过多少遍了,跟长辈儿说话要说您。”豫梅拧了一下晓辉的大腿,“好好儿坐着吃饭。”

“嗨......,这个是当年在体校跟市一中的打架,有个小子他妈下黑手给砍了一下,后来缝了两针,好了之后就落下这个疤了。”刘志田很不经意地说着。

“那为什么打架啊?”张晓芸好奇地看着刘志田。

“比赛打篮球,谁也不服谁,就嚷嚷起来了,后来就打起来了。”刘志田看着有些错愕的豫梅跟张晓芸。

“还是你威力不够,你看我是我们村儿的老大,他们都可服我了。”张晓辉沾沾自喜地嚼着嘴里的鸡蛋。

“还老大呢,上回是谁让人给追得跑到二大爷家的茅房里不敢出来了。张晓辉,我发现你现在说瞎话都不带打草稿儿的。”张晓芸没好气地白了张晓辉一眼。

“那天刚好我肚子疼,我不能拉裤兜儿里吧,谁说瞎话了,不信你去问问他们。”张晓辉昂着头反击着。

“切,你敢说你没说瞎话,刚才你跟我说得是刘老师身上的疤吗?”张晓芸也昂着头看着张晓辉。

“晓芸,他到底说什么了?!”豫梅有些生气,心想这两个孩子当着生人的面儿拌嘴,太没大没小了。

“他说那天您在地里晕倒了,好像就是刘老师抱着您,把您送到镇中医务室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