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全民征召 > 第六章 晋阶青铜
 
  “我去你大爷的……”

  在李牧有气无力的说出这句之前,一只有力的大手就已经将他的整个身体拽出了沼泽并将拖上了岸。

  李牧躺在泥泞的草地上就像一摊烂泥般,他气若游丝,但很显然他还活着并且正在慢慢恢复意识。

  好在刚才灌入耳鼻和口中泥水已经吐了出来。

  他的胸口不住的起伏着,此刻的他看起来就像一头饥饿的狼正在贪婪的呼吸着新鲜的空气,尽管这空气中还伴有大量的沼气。

  但他并不在乎他正在“死老头你不会真的想让小爷我沉尸沼泽吧!”

  其实到了现在,李牧已经连皮笑肉不笑都做不到了。

  他只是强撑着,想讲完他的故事,

  肺里已经变得空空如也,李牧只好大口喘息了一会儿。

  “其实,知音姐……的歌,我,一直,在听”

  宋可菡听到这里眼泪已经缓缓流下。

  “会……怎么会,会去电……电台……工……工……作……作……工作?宋可菡说的很勉强。

  “那是一个镇子,我十岁……十岁那年,在广播,广播里听到她,她的声音,”

  “是……是……就是是因为……因为她……她!”

  李牧没有笑,因为他已经没有多余的气力去牵动下颚的肌肉。

  但他还是对宋可菡讲出原因,只是他沙哑的声音似乎已经真的哑了。

  黑暗中他只是一直重复做着张口闭口的动作。

  几个月后,宋可菡再次问起他时,他的大致回答是这样的。

  “对,对。十岁那年,我淘了盘旧磁带。歌声好听,我没想到十年,十年之后她,她真的活了。(李牧想说的应该火了,估计宋可菡以为是活,或者说在她心里她听到的就是活)(梵知音)她唱了,唱完了这首歌。”(这句话宋可菡显然有些听不大懂了。因为她五年前才认识梵知音。

  那时梵知音还不叫做梵知音,她用的还是原名,樊莺。

  但在哪之后,才起了个艺名,叫做梵知音。

  李牧讲完了这段故事,然后宋可菡耳边就断断续续的响起了一阵哼唱声。

  她知道,她记得这首歌的名字,她还知道几天以前她还和她紧紧抱住的男人一起哼唱过。

  可是,可是她却始终听不清楚男人唱的是什么。

  尽管这已经是李牧用他最大的声音在哼唱。

  于是宋可菡就一遍一遍的在脑海里搜寻着,搜寻着这些词曲。

  最终她只在脑海里搜寻到歌名《路尽头》(未改编版)

  路边的灯闪闪烁烁

  不回家的人徘徊在路上

  路边长椅孤独再无人争

  街角老人哼唱着无声曲

  听见港湾的船吱呀无眠

  咖啡店空空荡荡

  旧电话亭好像诉说往事

  卖唱人的新歌无人听

  陌生的人走近又走远

  街角华灯照亮了谁的影

  走走停停又会遇见谁

  遇见能否说声好

  有情人霓虹下等到天亮

  刹那抬头

  长街尽头已不见了谁

  天上星星总那么是安静

  偶尔瞧瞧

  你眼角泪痕多么无情

  一路纹伤却从不悲

  问一问自己未来的路

  可还憧憬,可还美丽

  一遍遍

  问自己还有完没完

  任狂风吹过

  任惊涛骇浪

  不退缩 化茧成蝶

  任枯草成堆

  任江海干枯

  不后悔

  总是不停向前冲

  一路向前总有尽头

  我问自己还有尽头

  现在回头还有依偎

  长歌尽头终有尽头

  路的尽头总有尽头

  只是为了梦想不回头

  因为梦想没有尽头……

  李寒最后还是没有哼唱完这首歌,不是因为他忘词。

  不是因为他缺氧。

  只是因为他困了。

  当最后一丝力气用完,他没有再哼唱,谁也不能够妨碍李牧唱完人生当中最后一首歌!

  因为他在梦里仍然继续哼唱着这首歌。

  不知过了多久,李牧终于醒了过来。

  一片黑暗中,却传来诡异的水流声。

  李牧觉得诡异,是因为那根本就不像是正常的流水声,该有的声音。

  李牧反而觉得那流水声十分有律动。“对就是律动感。”

  李牧在心里念叨着。

  “就像,就像筷子轻敲只盛了半杯水的玻璃杯一样”

  只不过他听到的并不是敲击一杯水的声音,而是几千个汇聚成的声音。

  李牧很想休息一下积攒一点点力气。他感觉他和宋可菡一直在往下掉,不是之前垂直缓慢的往下掉而是斜着在往下掉,速度比刚开始要快很多。

  李牧觉得他们俩人似乎在泥里往下掉落了很久。

  李牧知道虽然现在比刚开始快了很多,但在泥浆里他们的掉落速度依然很缓慢。

  而且随着他们的掉落,那诡异的敲击玻璃水杯的水流声也越来越清晰。

  突然间李牧感觉他被什么锋利的东西划了一下,他感觉整个背部都火辣辣的疼。

  疼痛让他稍微恢复了一点力气,所以他赶紧把宋可菡挪动到了自己上边。

  李牧在黑暗中模了模宋可菡的防化服,发现她的防化服并没什么较大的破损。

  这才把悬着的心放下来,也松了一口气。

  李牧才松了一口气,突然,他感觉一直包裹着他们两个人的泥浆竟然全都不见了,这诡异的感觉令他十分不舒服。

  然后李牧整个人都悬空了。这种感觉让他觉得非常不好,他把怀里的宋可菡抱的更加紧了一点。

  悬空的感觉并没有持续太久,果然下一秒他整个人就像人肉沙袋一样被摔在了什么坚硬的地板上。

  李牧感觉他的几根肋骨应该是断了。而且屁股居然火辣辣的疼。

  反正过了一会,他感觉全身都痛。

  果然他一个人承受了两个人的身体重量。好在宋可菡是个年轻女孩儿,要不然可能现在就直接吐血身亡了。

  李牧没有将压在身上的宋可菡推到一边,他不敢推,万一宋可菡受的伤比他更严重……

  “这里太黑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