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苍西西玄夜 > 041 侍寝
 
面对着不仅家世背景强大而且貌美如花,才情俱佳的新人,她们不得不为自己将来在后宫的地位捏一把汗。

“那照姐姐这样说,岂不是咱们在皇上心中的地位很快就会被取代?”蔡昭容有些担忧的问道。

“咱们?妹妹可莫要把姐姐我与你放在一起,妹妹几时又在皇上心中有过什么样的地位?”冷笑着嘲讽道,清妃的表情尽是不屑:“不管这次进宫的是何方神圣,我定然不会让她们把我在皇上心中的地位夺了去。”

“哟,清妃姐姐这话说得,咱们自然是不能与姐姐您在皇上心中的地位相提并论。不过不管怎么说,姐姐你也伺候皇上够久了,怎么这肚子……”李妃有些厌恶清妃说话的那语调跟傲慢的气质,她直喇喇的就一下子说到了清妃的痛处。

“你说什么?”果然,清妃闻言,脸色一变,恶狠狠的瞪着李妃。

“不是吗?如今皇上可是被姐姐您一人霸占着,姐姐是不是也该学着容妃姐姐和贤妃姐姐那般,多劝劝皇上要雨露均沾啊?”李妃倒也不怕清妃的气焰,她依旧口没遮拦的说道。

“你……你居然敢说我霸着皇上。皇上爱上哪上哪儿,岂是我能干涉的?妹妹自己没本事倒是怨起我来了,这话我定然会跟皇上说的,让皇上还我一个公道。”

清妃对于李妃的指控气得浑身发抖,说着眼睛都红了。

“行了,清妃姐姐,李妃妹妹口没遮拦的,你跟她置什么气啊。你大人有大量,就别放在心上了。再说,皇上国事繁忙,哪有时间管这些琐事啊。”

容妃见事情似乎脱离的原来的轨道,赶紧出言安慰劝阻道。

“哼……我倒是要看看,这后宫之中果真可以胡言乱语么?容妃妹妹你也别劝我了,好好护着你肚子里的孩子吧,指不定多少双眼睛盯着呢。这次我定然要叫皇上给我一个公道。”

清妃丝毫不领容妃的情,她起身,长袖一甩,便朝门外走去:“这春,不赏也罢。”

见到清妃气恼的走了,还扬言要将这件事告诉给皇上,李妃的心里开始有些打鼓了。

但是表面上,她依旧强装镇定的道:“跟皇上说,皇上指不定会站在谁这边呢。”

“妹妹啊,你这次可闯祸了。谁人不知道现在宫中是清妃独宠,她的父亲可是颜臣相,你跟她斗,不是自寻死路吗?”贤妃看着李妃摇了摇头,叹气道。

“我……我哪有要跟她斗,是……是她说话太盛气凌人,完全不将我们放在眼里。”听着贤妃的话,李妃开始觉得有些心虚,她烦闷的搅着手中的帕子,心绪不宁。

“行了,行了,皇上也不一定会将此事放在心上呢,妹妹也莫要太忧心,不过几句玩笑话罢了。皇上马上就要来了,妹妹有些日子没见着皇上了吧,可千万别让他看你这愁眉苦脸的样子。”见李妃开始害怕,贤妃又出言安慰。

容妃只在一边静静的看着,并不说话。另外几个昭容昭媛和一些级别较低的嫔妃一听到皇上要来了,立刻悄悄的抚了抚自己的头发,整了整衣裙,全都一副倾国倾城的模样。

不时,门外传来“皇上驾到”的通报声。

众佳丽闻言,全都起立往门口看去。

一抹明黄的出现,顿时让原本有些沉静了的厅内马上明亮起来。

“臣妾见过皇上,皇上万岁。”齐刷刷的一片请安之声回响在厅内。

“诸爱妃都平身吧。”大手一挥,玄夜凤目扫过众人,接着直接往首位上走去。

“谢皇上。”语毕,众人皆坐下。

玄夜坐在首位上静静的看着面前的美女如云,这些都是他的枕边人,但是,他却没办法从中去寻她的身影。

“今日是赏春节,不知诸位爱妃可有准备什么好节目助兴啊?”玄夜的表情温和,语气带着一丝节日的愉悦,大声问道。

一旁的容妃闻言突然微微皱眉,难道玄夜没发现清妃不在这厅内吗?他为什么没有开口问?

玄夜此言一出,所有妃嫔皆跃跃欲试。

首先起身的便是蔡昭容,她穿着一袭水蓝色的薄纱裙,带着一种飘逸如风的气质:“皇上,臣妾前日新习得一首曲子,愿今日献给皇上。”

“如此,朕便听听看。”面带微笑的应允,玄夜的眼神说不出的魅惑,看得所有人都心神不禁为之一荡。

原本李妃想第一个站出来献艺的,没想到被位份比她低的蔡昭容捷足先登,她心下有些气恼,待蔡昭容起身正准备去抚琴时,她悄悄伸出脚一绊。

蔡昭容没料到脚下会突然有障碍物出现,她来不及收脚,稳稳的绊在了丽妃的脚上,直直的扑倒在地。

“你……”膝盖狠狠的磕在地上,手掌也被擦破了皮留出血来。她回过头恨恨的看着李妃。

“怎么回事?”高位上的玄夜自然是将一切都看在眼里,他不动声色的问道。

“回皇上……”蔡昭容刚刚想向玄夜禀明实情,但是却被李妃抢先开口阻止了。

“回皇上,蔡昭容妹妹刚刚不小心被裙子绊了下脚,摔倒了,请皇上不要怪罪。昭容妹妹的手都擦破了,看来是没办法弹琴给皇上您听了。”李妃狠狠瞪了蔡昭容一眼,然后换上一副可惜的表情对着玄夜说道。

“来人啊,快扶蔡昭容回宫去吧,记得宣太医给瞧瞧。”贤妃嘴角露出一丝冷笑,接着她出口吩咐道。

很快几个宫女和太监就上来讲悬泪欲泣的蔡昭容扶了出去。

“对了,朕怎么没看到清妃啊?”暗暗的观察的厅内众人的表情,他发现对于蔡昭容的摔倒,居然没有一个人是觉得惋惜的,她们除了冷漠便是不经意露出嘲笑的表情。突然发现似乎清妃不在厅内,他开口问道。

一听到玄夜提起清妃,李妃心下一颤,但是马上她有镇定下来。

“回皇上,清妃姐姐刚刚跟妹妹们一起玩笑了几句,不知是不是身体不适就先行回宫了。”容妃温婉的回答着玄夜的问题。她知道,玄夜并不是真的在乎清妃在不在场,他不过是想知道清妃不在场的原因。

“玩笑几句?说的什么啊?也说出来让朕听听。”薄唇一勾,凤目扫过大厅。

“不过是臣妾们的几句体己话,皇上您也要听吗?”贤妃闻言,赶紧出言笑道。

“哦?既如此,朕不听也罢。”笑着端起手边的美酒对着他的妃子们朗声道:“今日赏春佳节,诸爱妃与朕同庆,朕先饮一杯,今日谁的才艺最得朕心,便是谁来侍寝。”

一听到“侍寝”二字,所有人眼立刻泛光,全部都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能够侍寝是所有进宫女子的唯一盼望,她们进宫时都是怀揣着能够携伴君侧的梦想而来,可是现实却是如此残酷。

多少个日夜独守空房人不知,一朝白发换青丝。这便是宫中女子的悲哀啊!

与玲珑宫的喧嚣热闹相比,此时的御奴宫苍西西的房间则显得异常冷清。

御奴宫的宫女太监们都凑在寝房内吃酒聊天过节。

因为苍西西的特殊身份,她一直被排斥的。

而苍西西自己,也原本就不喜欢太过吵闹的场面,她一个人靠坐在床头,手捧热茶,吃着叶青从慕昭宫给她带来的点心,心中一阵酸楚。

前几天,她偶然从别的宫女太监那里听闻玄夜马上要纳两个妃子进宫了,虽然他身为帝王,本该后宫佳丽三千,但是她依旧觉得心痛难耐。

他到底不是从前的那个他了。

他都有多久没来看过她了?他还记得在这个萧索的宫殿内还有她的存在吗?

赏春节原本是家人相聚团圆的日子,可是她却只能在这吃人的深宫之中独自饮泣。

她的父亲就在宫外,可是她却多久未见过他老人家的面了?

想起往年的赏春节,她与林锐之一起在小花园的月下品茶,吟诗,手谈,那是一幅多么温馨和谐的画面,只是此刻却早已一去不复返。

她并没有多么贪念林锐之的温柔,只是跟玄夜现在的冰冷相比,她很自然的都觉得原来自己曾经是那么的幸福啊。

为玄夜留在宫中,她不后悔。

但是,为玄夜,她让林锐之满门被流放,让自己无法见到父亲,在父亲跟前尽孝道,她怎么也原谅不了自己。

内心的煎熬跟挣扎让她整个人都形容憔悴。

从前玄夜经常一个温暖的眼神,一句漫不经心的话语都能让她将自己内心的那些惭愧深深压下,但是现在她还要自欺欺人到什么时候?

玄夜,已经忘记她了,遗忘得那么彻底。

眼泪,不自觉的留下来。

那皎洁的月光透着窗子撒进点点光芒,只是看在她的眼里,终究不过是一片清冷。

她还记得自己当初作的那首诗“若待来年花开时,满庭春艳满庭香。”,此时春天已经来临,只是那满庭的鲜花真的会如期开放吗?

思绪一阵凌乱,越是想得多便越觉得心痛难捱。

深深吸了口气,她只觉得一阵恶心又泛上心头,赶紧起身跑到了门外。

她现在越来越奇怪,为什么陈太医说她身体没事,但是她最近恶心反胃却越发严重起来?难道她得了什么不治之症吗?

赏春节的热闹气氛还未散尽,皇宫中再一次被那耀眼的大红给染透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