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沈月容燕城 > 第14章 做梦
 
刘贵妃喜不自胜,心道沈月容也有今天,由此对燕城完全信任没了一点疑虑。

父亲说的不错,男人大多是喜欢听话的,燕城也不过如此。沈月容虽然端庄清丽却总是和燕城唱反调,起初会觉得与众不同,但时间久了就会感到厌烦,只有她这种听话懂事还乖巧的女人才能留得住男人。

但此时的燕城虽怀里抱着她,心中却在想着沈月容。

他从前总是想着办法打压沈月容,也不过是因为这女人常常为了大局考虑而不顾他的感受,他作为一个丈夫自然不喜欢妻子的目光不在自己身上,所以才想引起沈月容的主意。

只是现在他彻底明白了,对于他来说,怎么样都不重要,只要最后还是沈月容就好,

“爱妃既然没事了就先回宫吧。”燕城低下头轻轻拍了拍刘贵妃的肩膀,“朕还有要事在身,实在没有办法陪你。不过等爱妃回宫以后就可以看见朕给你的惊喜了。”

刘贵妃撒娇般地撅起嘴巴,不舍道:“知道啦知道啦,臣妾不会耽误国事的。”

燕城点头,看着渐渐远去的刘贵妃,眼里的墨色翻腾起来。

珍惜吧,好日子可没剩多久了。

贵妃的日子和刘家的日子,都长久不了了。

……

刘贵妃回到宫里着实吓了一跳,桌上整整齐齐地摆放着各色珍奇异宝,简直叫人离不开眼。

晶莹剔透的宝石,上好的翡翠镯子,镶着玛瑙的簪花以及数十匹花色精美的布料。

看来,她取代沈月容的时候指日可待了。

此后的日子里,刘贵妃确实没了机会跑来沈月容面前蹦跶了。

虽然燕城下了命令说是要把沈月容禁足凤鸣宫,可转头也以关怀刘贵妃的名义叫她少出门。

换句话说,就是把刘贵妃软禁了。

不过刘家上下依然沈浸在这种被提拔的喜悦之中,完全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在他们看来,皇上先前已经丢了一个孩子,现在自然是更加看重刘贵妃肚子里的孩子。

刘贵妃也是满脑子都是燕城的深情模样,向来敏感的她这一次毫无怀疑的相信了燕城,当然还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燕城虽然常常说自己事务繁忙无法陪伴,可那些上好的赏赐都是准时送到她的寝宫的。

就算她托人去找皇上说用不着这么多,燕城也是笑着回复说希望她生产之后可以用上,穿得漂漂亮亮的成为一个母亲。

不过自从刘贵妃过上了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日子,对外界的联系就少了,所以燕城这期间一直去沈月容的凤鸣宫一事也被瞒得严严实实。

左相虽听到风声,但也只是觉得后宫就是为了享受,反正他的女儿会生下皇上的第一个孩子,其他人不足为惧。

沈月容则这段时间过得苦不堪言,她也说不上来燕城到底哪里变了,只是觉得自己好像做什么都有一种被看透的感觉。

沈月容当然不知道,自己无比信赖的贴身宫女春茗在前段时间已经“弃暗投明”,彻底倒戈去了燕城的阵营……

第一天。

“回皇上,皇后娘娘说明天她要把你送的那件水绿色的衣裙剪烂。”

“哦?”燕城揉了揉眉心,“朕以为她应该很喜欢那件衣服的。”

春茗抬头,眼里带上了些许难堪:“皇后娘娘说,那身衣服是她见过最丑的衣服,明明用的都是最好的布料,可是款式实在叫人难以上身,说皇上您的眼光差得令人发指。”

燕城愣了一愣,随后挥了挥手,嘴角微微勾起:“是吗,明天朕叫人再做一件给她送去。”

第二天。

“回皇上,皇后娘娘说要把您赐的那株千年人参拿火烧了。”

“月容不是会暴殄天物的人。”燕城挑眉,“所以最后她是怎么处理那株人参的?”

春茗转移视线:“皇后娘娘没烧了人参,但是把它送给了御膳房的厨子。然后把院子里那棵价值千金的兰草拔了个干净。”

“兰草啊。”燕城低头思索,“那不如下回在院子里种些瓜果吧,她若喜欢拔了就再种,若是不拔日后成熟了就直接供给御膳房。”

第三天。

“回皇上,皇后娘娘说她要把之前西域进贡的那套茶具给砸了。”

“她不喜欢那套茶具?朕之前见她挺爱不释手的。”

“皇后娘娘说这茶具再好看也是皇上送的,砸了就砸了。”

燕城眼里渗出一点笑意:“朕这里还有一套,你明天送去。她舍得砸一套可不舍得砸第二套。”

次日沈月容看着自己桌上又多了一套一模一样的茶具,气得差点把外边新种的瓜果苗给踩了。

……

这样的日子一长,沈月容逐渐出现了一种黔驴技穷的错觉。

无论她想到什么办法去气燕城,燕城每次都可以笑嘻嘻地把她安抚回来,就好像是跟人串通好了一样。

“春茗啊,你说本宫什么时候才能出宫呢?”沈月容喝着茶,用的茶杯就是上回砸完之后狗皇帝又叫人送来的。

春茗每日都要趁沈月容睡着的时候偷偷去御书房和燕城禀报沈月容的行踪和想法,原先还有点觉得对不起沈月容。

可现在的春茗已经彻底认定了沈月容就是在无中生有,只要沈月容回头,皇上绝对会毫不犹豫地甩开一切直奔她而来。

但不知道为什么皇后娘娘本人对于这件事完全没有任何的自觉,总觉得皇上心里一直有着刘贵妃。

所以春茗现在已经彻底决定自己要为了皇上和皇后娘娘的绝美爱情献出一份自己的力量,比如说不断地在皇后娘娘的耳边说皇上的好话。

“皇后娘娘为什么总想着出宫呢?”春茗试探性地问道,就好像只是平静无波地提出自己的疑惑一样,“毕竟我们这些做下人的都看得出来皇上心里是有娘娘的,要是换做刘贵妃怕是绝对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一个劲儿的往上凑。但是娘娘,你为什么总想离开呢?”

沈月容有些感慨,上一世她气势汹汹地跑去质问燕城,连春茗都没有带过去。不知道自己死了以后,春茗后来又怎么样了呢?

她用手托着下巴,表情落寞:“春茗,本宫做了一个梦。”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